教皇宫中的湿壁画

 

之前发了很多西斯廷礼拜堂的内容,今天来从总体上了解下梵蒂冈宫。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梵蒂冈宫的大型系列绘画作品,不仅体现在西斯廷礼拜堂、波吉亚寓所和拉斐尔展厅,宫中还拥有大量湿壁画和绘画,都是历经多个世纪的作品。它们由历任教皇委托当时的著名画家完成,主要用于教皇们的私人居住场所。如今,众多类似作品仍留在梵蒂冈宫中,这里主要承担居住和行政管理职能,因此大众无法进入。然而,它们仍然是梵蒂冈艺术遗产的一部分,依旧值得我们了解和欣赏。

目前的宫殿建筑群建设日期可以追溯到十三世纪。其核心建筑在鹦鹉庭院 附近,在尼古拉三世 统治时期完工。由于后续一系列重建和重新装饰工程,当时的建筑和湿壁画现近剩一些残迹。十四世纪中期,建筑工程几乎停滞,原因在于:从一三零九年开始,大部分教皇都住在法国阿维尼翁,直到一四一七年发生“西方教会大分裂” ,教皇才搬回梵蒂冈。

返回之后,尼古拉五世 是第一位委托大量建筑和装饰工程的教宗。他是一名人文主义者,提倡复兴科学、艺术和建筑等方面的古典知识。一四四七年,教皇委托佛罗伦萨画家弗拉·安杰利科装饰自己的私人礼拜堂。一四四八和一四四九年之间,弗拉·安杰利科和自己的作坊选用圣司提反和圣劳伦斯的生平故事,完成了小礼拜堂里面的湿壁画,并将其穹顶变为星空。耀眼夺目的色彩,加上金色的藤蔓卷须图案,将这里变成充满绘画的珠宝盒,使其成为梵蒂冈宫中美丽非凡的房间,而梵蒂冈宫自己的魅力也并未因此缩减毫分。

凉廊同样如此。这里由拉斐尔及其作坊在一五一八至一五一九年间完成,由教皇利奥十世 委托。凉廊原本是空间开放的长廊,文艺复兴时期的作家巴尔达萨雷·卡斯蒂廖内 这样描述完工后的情形:“从古至今,这里大概是罗马最美丽的创造。”狭窄的长廊中有十三处穹顶状柱间跨版 ,上面装饰了来自《圣经·旧约》和《圣经·新约》中的五十二个片段,因此得名为“拉斐尔的《圣经》”。其中最主要的视觉元素,是采取了怪诞风格的华丽装饰 ,布满墙壁和穹顶。怪诞风格的基本原则,是借以丰富的想象力,结合真实的人物形象、动植物、幻想元素、现实和风格化的建筑细节,以及装饰性的、而且常常是古典风味的形状。这是一种全新的装饰风格,来自十五世纪末期重新发现的别墅和宫殿中的古典造型,其第一次大规模全面使用,就是在凉廊和其正上方的比别纳枢机主教凉廊 。这些房间后来成为众多怪诞装饰风格主题的典范。

拉斐尔为梵蒂冈完成了两件重要作品,米开朗基罗同样如此,他不仅完成了西斯廷礼拜堂的工作,还装饰了相连的保罗礼拜堂 。这项工作及其湿壁画由教皇保罗三世 委托,他将其献给自己的主保圣人:使徒保罗。教皇的私人礼拜堂完工于一五四零年,由小安东尼奥·达·桑伽洛 设计;一五四二至一五四九年间,米开朗基罗负责完成两面对立的墙上的湿壁画:《圣保罗的皈依》和《圣彼得上十字架》。

米开朗基罗有众多仰慕者,画家、作家乔尔乔·瓦萨里也是其一,他在一五七一年到一五七三年之间接受委托,为皇家大厅绘制了众多大型场景。该大厅主要用作接待和觐见,今天依然如此,教会历史中的决定性时刻,是大厅绘画选择的主题。其中最重要的两个场景,是《格列高利十一世 从阿维尼翁返回》和《勒班陀之战 》。

接下来几个世纪里,梵蒂冈不断产生重要的系列绘画和湿壁画。在缪斯之厅中,托马索·孔卡 的新古典主义 壁画和天顶画美轮美奂。基亚拉蒙蒂博物馆中,有十五幅半圆壁壁画,它们有其历史和艺术史上的意义,同时令人想起这些收藏的历史。众多作品中,有弗朗切斯科·阿耶 的《将被盗的艺术品归还罗马》,以新古典主义风格完成,其主题是:一八一五年,拿破仑在一七九七年掠夺走的梵蒂冈艺术品得以物归原主。

在拉斐尔展厅旁边,有两个房间,它们当前的装饰完成于十九世纪后半期。这两个房间是:“无沾成胎展厅”和“索别斯基展厅”。后者得名于其主要绘画,一幅可称宏大巨制的油画,由波兰画家扬·马泰伊科 完成,描绘的是一六八三年,波兰国王扬·索别斯基三世在维也纳城外战胜土耳其人。马泰伊科在战役两百周年的时候完成了画作,它最早在波兰第三大城市克拉科夫 展出。后在艺术家要求下,作品在一八八三年送至罗马,作为波兰送给列奥十三世的礼物,教皇还专门为其准备了一个房间。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