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福利:高更作品手机壁纸

尽管高更在为人上有颇多值得商榷之处,但作为后印象派三杰之一,他的画作与凡·高和塞尚同样有着不可低估的价值,对同时代和后来的画家也一直持续产生影响。

今天带给大家几张他的作品。

Paul Gauguin – The Red Cow

Paul Gauguin – Village in Martinique (Femmes et Chevre dans le village)

Paul Gauguin – The Ancestors of Tehamana OR Tehamana Has Many Parents (Merahi metua no Tehamana)

Paul Gauguin – Mata Mua (In Olden Times)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止庵笔下的凡·高

 

爱看书的人,大概都听说过“止庵”这个名字,他是周作人研究专家、张爱玲研究专家、作家,跟鲁迅一样,也是学医——口腔科——出身,后来转而从事写作,做过记者。去豆瓣书籍上搜索下,与他相关的书籍有50多本,出版有《周作人传》、《樗下读庄》、《老子演义》、《神奇的现实》等著作,并校订《周作人自编集》、《张爱玲全集》等。

“对我来说,看书之外,大概看画是最有兴趣的了。”这是止庵在《不守法的使者——现代绘画印象》后记中的话。这本书,也正是他对现代绘画的理解和思考,其中对凡·高着力颇多。艺术君将其中有关的部分摘出来,以飨各位艺友。

黑字部分为艺术君标示。

引子部分

现代艺术史与以往的艺术史有所不同,它实际上不仅仅是艺术的历史,而且也是与艺术相关的―切,特别是制造艺术的那个人的经历的历史。现代大众传播媒介使得非纯艺术因素越来越处于重要的位置。我举一个例子,去年夏天罗马现代博物馆曾经失窃,此间电视台报道说,丢失了凡·高等人的作品,我查看报纸发现,这个“等人”乃是塞尚,原来塞尚已经被归到“凡·高等人”里去了,然而这也是情有可原的。在一般受众心目中,凡·高无论是魅力还是名声都已经比塞尚要高得多,至于艺术史上的地位,那是另外一回事了。我也常常想古往今来画家多了,何以单单凡·高这么出名呢,当然他的画画得好,这是无庸质疑的,但是画得好的画家,甚至比凡·高画得还好的画家也不乏其人,所以这并不是惟一的理由。大概除了绘画成就很大之外,凡·高的影响还得力于另外两方面,即经历非凡和在情感上能被大多数人认同。

特里温科普勒斯顿《西方现代艺术》说:一般对绘画知之不多的人们,都知道并能回想起他的绘画来。在某种程度上,他的声望跟他常常痛苦地表现波希米亚题材有关。至于他本人和他那特别不寻常的生活,则如传奇一般。这样,撇开他的艺术不谈 ,仅仅就其生活而言,就足以称得上是奇妙而又迷人了。遗憾的是,他的生活像个谜,人们在这方面了解甚少,从而使对其艺术的了解和研究也变得困难起来。虽然这种情况并非例外,但仍需我们持一种审慎的态度。因为,无论他的生活如何令人费解,终究不能等同于他的艺术。换句话说,完全不了解他的生活,并不等于就不了解他的绘画。危险在于,我们在寻找他的艺术特征时,这特征往往往产生于我们对其生活的了解,虽然可能确实存在着这些特征,但也有可能是我们强加于其作品之上的。

问题在于时至今日,我们已经无法从对凡·高的总的印象里抽掉对他生活的印象而单单留下对他艺术的印象,已经无法忘记他那诸如割下自己耳朵以及最后绝望地自杀这类经历了。虽然这对于凡·高来说未必就是公正的,因为他的生活经历之于他本人可以说是几无任何快乐可言。但是在这里行为已经成为艺术,而轶事显然比学者们的评价要更有分量。

和凡·高比起来,塞尚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可以作为谈资的;另外他情感上的近乎冷酷恐怕也使得大家要远离他而去。现代艺术史上一向有两个路数,其一是有情的,其一是无情的,毫无疑问后者应该更是主流的方向,一般受众却未必接受得了。凡·高是热情的,但是他的热情并不像后来苏丁等那样过分,他到底是个正常人,热情保持在可以被大家接受的程度。如果太强烈了,就又产生抵触。凡·高生活和艺术中的底层意识和苦难意识,也有助于他被大多数人所认同。凡·高被同情,被热爱,而后被景仰,他是咱们凡人的圣人。塞尚则仅仅是一位伟大的画家。虽然我还是认为塞尚的确是要比凡·高更伟大一点儿的。

凡·高笔下的女人

时至今日,凡·高的生平已经成为他的艺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一点在所有现代画家中最为突出。绘画的凡·高和实际生活中的一部分凡·高,是个圣徒的角色,是个像高更说的“为《圣经》所燃烧的人”,或者说,是个博爱的社会主义者,“这个人似乎感觉到属于我们整个时代的自我主义的耻辱,并以伟大的殉道者——他们的命运自古以来就落在我们的身上—方式作出自我牺牲。”(尤利乌斯·迈尔―格雷费《文森特与社会主义者》)他的博爱及于天下万物。也正因为如此,在他笔下,女人差不多是与男人、向日葵、土豆和树木同样的东西,同样都寄予了他强烈的同情。

一般说来,绘画的凡·高似乎并不像我们了解的实际生活中的凡·高那样把女人当成性爱的对象,对这样的话不应简单化地理解,但是毫无疑问,凡·高笔下的女人与诸如雷诺阿或莫迪里阿尼笔下的女人并不具有同等意义。这一点甚至表现在以那些与他发生过性关系的女人为模特儿的作品中,比如石版画《悲哀》(1882年)和油画《在“铃鼓”咖啡屋的女郎》(1887年)等。一八八八年夏天,他在给提奥的信中有番描述:“有一天我看到一位淑静美丽的少女。她有奶油咖啡般的皮肤,灰色的头发,蓝灰色的眼睛,穿着淡红色的印度更纱布所作的衣服,束腰,有一对形状美好的乳房。”但是在他所画的《阿尔的女人》(1888年)中,她也没有被另眼看待,在画家心中很明显还是与同一时期画的邮差卢朗等地位相当。当然偶尔也有例外,如《躺着的裸女》(1887年)他平时喜欢强调体毛的笔触,在这里特别强调了背向观者蜷曲的臀部异常发达的女模特儿的“性”的方面。那是一个后来尤金奥尼尔笔下“大地母亲”似的角色。我在阿姆斯特丹的凡·高美术馆和别的地方里看到过他大量的油画,这方面留下印象的也只有这样一幅。

在我看来,凡·高的女人最有代表性的还是要属《吃土豆的人》(1885年)中的农妇。他对提奥说“我要告诉人们一个与我们文明的人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如果一幅农民画散发出火腿味、烟味和土豆热气,那不要紧,决不会损害健康的;如果一个马厩散发出粪臭,好得很,粪臭本来是属于马厩的;如果田野里有一股成熟的庄稼或土豆或粪肥的气味,那是有益健康的,特别是对城里人。这样的画可能教会他们某些东西。但是,香味并非是一幅农民画所需要的东西。”就像他说的那样,这幅画里的女人首先是作为农民——他同情的对象,同时又是他绝对引为自豪的——而存在,她们的贫窭、朴讷以及身上散发的“火腿味、烟味和土豆热气”,比起其他画家或凡·高自己在《躺着的裸女》中所强调的女人别的方面要重要的多。

凡·高与自然

凡·高仿佛是根本不愿意有所保留的人,他要把自己内心里的一切和眼睛里的一切都揭示给人看。据说塞尚和莫奈曾说,凡·高这荷兰人只不过是个灵魂;那么我们当然可以说出现在他笔下的向日葵、星空、麦田和鸢尾花都是这个灵魂的呻吟或呼喊。只是这样说法还嫌简单。凡·高未必不是要把他的对象留在画布上,只是他画它们的同时往往也画出了自己。他是主观地表现客观,而不是把客观变成主观.在《星夜》(1888年)《阿尔勒风景:树的近景》(1889年)《进入采石场》(1889年)、《暴风雨似的天空和麦田》(1890年)中,这些无疑也还都是实在,而凡·高记录它们时独特的笔触和色彩充分展现了他的灵魂。

萨拉·柯耐尔《西方美术风格演变史》说得好:“虽然凡·高对象征主义美术感兴趣,但他却是从自己周围的世界中选择题材加以表现的,而且也没有明显地参照象征主义;不过,早在那据认为是形成他强烈而又富于个性的自然幻象的精神错乱发作之前,他就已经避免莫奈与雷诺阿的严格的客观态度了,他通过使自然的形态具有生机的精力充沛的神经质的笔触:来传达他感情上对自然的反应。”

凡·高对大自然里的什么都有所“反应”,但他的“反应”并不完全抹杀他对这个“大自然里的什么”的“反映”.这里一定有一种节制,一种协调,或者说―种秩序。对凡·高——同样对其他的人也是如此,但对他尤其如此——来说,这也许太难,但他却常常是很容易地做到了,这是凡·高不思议和独步古今的地方。只是最后一段时间,他似乎压抑不住内心的躁乱,到了《群鸦乱飞的麦田》,在黯淡的天空与明亮的大地的强烈对比中,我们知道凡·高对一切都已经彻底绝望。而在很多时候,比如《兰格罗瓦桥》(1888年)《菜圃》(1888年)和《麦地》(1888年)等,凡·高的大自然都是静谧的,安详的;《树林内景》(887年)该说是色彩的舞蹈了,他自己却仍然保持着克制。这一番话我自信不是妄言,因为有亲身经历为证:那年夏天我在巴黎上从地铁出来,猛然抬头看见一片从来没见过的深蓝,心想这不就是凡·高的天空么,原来他笔下样样都是那么真切的。

凡·高与时代

画家笔下的人物,许多都是忧心忡忡抑或伤心不已的样子(《戴兜帽的农的农妇》1885年;《病人的头像》1889年;K老人》1890年);他自己也加入了这个行列,在一系列自画像特别是一八八七、八八和八九年的几幅中,凡·高的眼神激愤而无辜,似乎看着那个悲惨的结局已经渐渐临近。凡·高一向被视为与命运搏斗的榜样,然而他始终不知道自己何以一定要背负这样的命运;他的确骚动不安,但在更多的作品中,我们看到画家期待的是质朴与平静。这应 该说是凡·高艺术最具感染力的地方,无数世人对他表示同情,未必不是同时也一己类似或者自以为是类似的际遇所感慨。 现代美术史上,没有一位画家能够像他这么充分地给我们提供这方面的契机。凡·高不曾昭示我们什么,然而我们认同于他。在很多人心中,我们都生活在凡·高不幸的年代,而自己其实也是不幸以及抗拒着自己的不幸的凡·高。

凡·高除了关注自我之外,也关注那时的若干社会问题:饥馑,贫困,道德沦丧,堕落,等等;然而所有这些都引发出远远超出特定题材和特定主题的深刻寓意。他的作品仿佛是给未来的世纪亦即现在我们所处的时代写的一篇序言。《吃土豆的人》《阿尔拉马丁广场通宵咖啡馆》(1888年)和临摹古斯塔夫多雷版画的油画《囚犯的操练》(890年)等,都可以被视为具有整体概括性的作品。这里既是一个家庭,一处消遣场所或一群囚犯,又是全世界的缩影;而久久凝视着这一切的是我们在一系列《自画像》里看到的那个人。最后在《群鸦乱飞的麦田》(1890年)中,他和我们一起面对如此凄绝的末世景象而痛不欲生。关于这幅画,Mmn说:“世界只剩下来自地狱的光了。”此外他还说:“高更看到黑暗里的光,凡·高看到光里的黑暗”我们认同于凡,高的境况,更认同于他的感受,而这种感受终将超越某一个我和某一具体环境。从前我写过:“或许我们可以说在人的种种情感之上还有着一个人类情感,它根植于前者又包容前者。”凡·高正是这样一位伟大的感受者;在现代美术史上,他是一系列这样的感受者中最起始的一位。因为有了他们,我们才得以真正看见这个世界发生过什么事情,以及即将发生什么事情。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过年福利:送给像艺术君这样的吃货

春节,是一个用丰盛的家庭筵席庆祝团圆的节日。饱满的花生,象征着过去一年丰富的收成;醇厚的腊肉,更是以往好年景的纪念,又预示未来的富饶和美满。

好啦,舌尖体结束,还是让我们来看看这几张与美食有关的静物画壁纸吧。

如果你喜欢其中某一张,那就【点击原文】,你懂的。

Paul Gauguin – Still Life with Mangoes

Melendez, Luis Egidio – Bodegon pichones, cesto y recipientes

Renoir – Still Life with Peaches and Grapes

Van Utrecht – Banquet Still Life, 1644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ad more

每次过年回家都是一次冒险

 

昨天和前天,“一天一件艺术品”连续两天没有更新内容,因为一直忙于解决一些平时没机会处理的家事。相信所有的女婿和 IT 小能手跟艺术君一样,难得回一次老泰岳家,自然要好好表现,帮着装个软件啊,弄个小米盒子啊,调调手机啊,甚至有机会尝试将两种不同品牌的无线路由器对接起来,搭一个无线网络,这都是题中应有之意。不过这最后一项任务,艺术君很遗憾地没有完成。

做这些事情本就应该,比起家人的团聚、问候和平时难得吃到的美食来说,也算不得什么。不过,古人说“近乡情更怯”,是因为对古人而言,多年不见、不通音信的亲人老友,不知道有了什么变化;现在,在一线城市打拼的年轻人心中,故乡的某些习惯、难以理解的世故人情、甚至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适应的气候,隐隐成为自己需要克服的困难,更何况这些东西很可能是驱使自己当初离开故乡的重要理由。

前两天陪一个6岁的小侄子玩冒险棋,我们俩,他当熊二,我当松鼠,轮流抛色子,按照数字在棋盘上走相应的步数,抵达的格子中,有奖赏或是惩罚,比如允许多掷一次,或是暂定一轮。这样的冒险棋,何尝不是每个人过年回家的心路历程?有些事情有些人,让你期待回家,待上几天,你又迫不及待希望离开这里,回到平常工作和生活的都市,展开人生新的历险了。

如果你可以接受这样的比喻,不妨看看艺术君设计的这个“过年回家冒险棋”,其中有很多主观臆断部分,也肯定不完善,莫要见惯。

每次过年回家都可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从开始计划回家为起点,到到家那一刻为止,是终点;第二部分,从到家第二天早上开始,到踏进平常生活的住所之门为止。

先看第一部分:

  • 起点:开始计划回家
  • 是否有多种交通方式可以选择?
    • 是:进3格
    • 否:进1格
  • 是否需要转换多种长途交通方式?
    • 是:进3格
    • 否:进1格
  • 回家路线是否属于热门回家线路?
    • 是:退2格
    • 否:进1格
  • 是否需要乘坐长途列车?
    • 是:暂停一轮
  • 是否能方便地定到回家的交通票务?
    • 是:奖励多掷一次
    • 否:暂停一次
  • 是否能顺利买到过年回家的礼物?
    • 是:进3格
    • 否:退2格
  • 乘坐飞机回家,飞机准点情况
    • 准时:进3格
    • 晚点3个小时之内:进2格
    • 晚点3-6个小时:进1格
    • 晚点6个小时以上:暂停一次
  • 乘坐火车回家,火车准点情况
    • 准时:进3格
    • 晚点3个小时之内:进1格
    • 晚点3个小时以上:暂停一次
  • 乘坐火车回家,是否有座位或卧铺:
    • 卧铺:进4格
    • 有座位:进3格
    • 无座:进1格
    • 无座还特别拥挤:暂停一次
  • 自驾回家,是否因各种原因堵车
    • 拥堵2个小时之内:进3格
    • 拥堵2-6个小时:进1格
    • 拥堵6个小时以上:暂停一次

经历了上述种种波折之后,恭喜你,终于顺利到家了,父母站在门口等着你,望着日益老去的他们,你心中悲喜交集。

“过年回家冒险棋”第一部分结束,更加惊险刺激的第二部分在等着你。

强调一下:这套冒险棋的第二部分,起点是到家后第二天,终点是踏进平常生活的住所之门,往前进的越多,说明你离离开家的时间越近、心情越迫切。

  • 清早,父母是否允许你睡懒觉?
    • 是:后退2格
    • 否:前进3格
  • 该吃饭了,是否还习惯妈妈的味道?
    • 是:后退3格
    • 否:前进3格
  • 是否需要帮助爸妈大扫除?
    • 是:前进2格
    • 否:暂停一次
  • 是否需要拜访各路亲戚、或者各路亲戚前来拜访?
    • 是:前进2格
    • 否:暂停一次
  • 是否被亲戚逼婚?
    • 是:前进4格
    • 否:暂停一次
  • 是否被亲戚逼娃?
    • 是:前进4格
    • 否:暂停一次
  • 是否被亲戚追问收入和工作?
    • 是:前进4格
    • 否:暂停一次
  • 跟亲戚吃饭,是否被劝酒?
    • 是:前进3格
    • 否:后退1格
  • 要见朋友同学了
    • 开心地想去:后退2格
    • 无奈地前往:前进3格
    • 根本不用见:暂停一次
  • 到了压岁钱的时候
    • 你得给别人发压岁钱:前进4格
    • 别人给你压岁钱:后退2格
  • 在家能否自由自在地看美剧、刷微信?
    • 是:后退2格
    • 否:前进3格
  • 过年回家,不可避免地会遇到熊孩子:
    • 熊孩子真熊!前进3格
    • 熊孩子是乖乖的树袋熊:暂停一次
  • 准备离开家乡了,交通什么的,订票什么的,是否拥堵什么的,请参考第一部分。
  • 打开电梯或者走上楼梯,家里带来的各种腊肠腊肉放在一边,掏出钥匙,打开门,恭喜,你的“过年回家大冒险”顺利完成了!

嗯,一次过年回家,两种不同冒险,这样的春节,这样的心情,你有多少同样的体会?不管怎样,当我们离开家的时候,心里知道:我们的心,有一部分,已经留在了家里、留在了父母身边。

所谓“此之蜜糖,彼之砒霜”,有些冒险事件的影响正负面与否,完全在乎一心,博君一笑而已,诸君也可以设计自己的回家冒险模式。欢迎大家留言分享自己回家的心情感受。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过年福利:人在旅途

 

艺术君今天赶回北京,原本要坐下午5点10分的飞机到成都,结果两次通知延迟,现在已经要延迟到晚上8点20登机了。不过还好是提前通知,而且艺术君离机场挺近的,所以现在还在家里,继续安抚五天没有见到主人的小毕君。

去成都,是为了回娘家。今天的三幅壁纸,就送给已经回了娘家,或者像艺术君一样,还在路上的各对儿小情侣吧,希望大家一路平安,不要像第一幅画中那样,被强盗光顾。

跟昨天一样,点击【阅读原文】,获得三幅画的高清大图网盘下载。

Sebastiaan Vrancx – Landscape with Travellers attacked by Robbers

Isack van Ostade – Travelers Halting at an Inn, c. 1635-49

Nicolas Poussin – Landscape with Travellers Resting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ad more

 

过年福利:雪之壁纸

 

一觉醒来,昨天的小雪在清晨变成了可以涂抹屋顶的笔触。当然要几张雪景以表达愉悦的心情。

风景绘画多为水平方向作品,今日几张也不例外。所以,为了保证大家充分享受其中的美妙,推荐大家点击原文,可以获得百度网盘的下载链接。

Claude Monet – Lavacourt under Snow, 1879

Camille Pissarro – Route de Versailles, Louveciennes, Winter Sun and Snow, 1870

Goya y Lucientes, Francisco de – The Snowstorm, or Winter, 1786-87

Claude Monet – Train in the Snow, the Locomotive, 1875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ad more

艺术一直在那里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过年福利:风景手机壁纸

Pierre Auguste Renoir, Landscape with a House(艺术君好爱这一张!横屏版本到文尾自取!)

Lorraine, Claude, Landscape with the Embarkment of Saint Paula Romana in Ostia

Jacob van Ruisdael, A Waterfall in a Rocky Landscape

Paul Gauguin, Landscape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can QR Code via WeChat to follow Official Account

过年福利:人物肖像手机壁纸

 

David Hockney, Portrait of an Artist (Pool with two figures)

Studio of Peter Paul Rubens, Portrait of the Infanta Isabella

Velazquez, Diego Rodriguez de Silva y, Portrait of a Buffoon with a Dog

Lucas Cranach the Elder, Portrait of Johann Friedrich the Magnanimous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can QR Code via WeChat to follow Official Account

几本关于文森特的书

 

再过几个小时,艺术君就要踏上回家的列车了,不过倒不远,一个多小时,就可以到石家庄。到了初三,艺术君还要奔赴四川,预计25号返回北京。这十来天之中,“一天一件艺术品”还是会更新,但会以推送壁纸为主,一则给大家过年一些好心情,二则艺术君回家也是各种事情,三则还要继续阅读有关凡高的书籍。希望大家多担待吧。当然,有些承诺还是要完成的。

除了昨天的《梵高传》,这两天还集中看了几本其他的书。简单点评下吧,供大家参考。

1、 《凡·高的遗言》

作者是日本画家小林英树。他发挥了日本人特有的缜密和细致,以绘画的技法入手,推断出现在公认的一件凡高素描是赝品,同时梳理出凡高告别人世前一个月的时间线,从而指出:凡高自杀,是因为家庭纠纷,其弟妹乔安娜在其中起到了不可推卸的责任,并且以隐瞒信件、伪造作品等手段,始终试图掩盖此事,使得世人误以为凡高的自杀完全是因为个人精神疾病导致。

在艺术君看来,书中对于凡高作品的技法分析启发很大,包括对于作画方法和透视法的使用等等,帮助像我这样的读者从感受派转向了理性派,了解为何画家的作品如此伟大。这一部分也值得反复玩味。至于他对于乔安娜的指责,如果真相确实如他分析的一般,自然是公正的。而且,凡高家族确实有私藏画家信件的行为,当然,其中涉及个人隐私等话题,复杂难解。

不过,看完之后,艺术君有一个疑问:文森特和提奥去世之后,乔安娜一直投入大量精力和时间,致力于向世人宣传文森特作品和其人的伟大;那么为什么她在1890年7月6日还是要与画家发生正面冲突?而且后来也不愿意让步呢?难道真的是到画家去世之后,才逐步认识到这一点吗?这个问题,书中没有直接给出我明确的答案。

原书日文,翻译行文还是比较流畅的。

推荐指数:☆☆☆☆

2、《梵高原来可以这样看》

适合给孩子看的入门书,跟艺术君推荐的入门书单中的《艺术原来可以这样看》属于同一个系列,以孩子的视角、孩子的问题、孩子的语言对艺术作品发问。如果你了解文森特和他的作品,可以略过。要是想跟孩子一起品味凡高,可以考虑入手。

推荐指数:☆☆☆

3、《从零开始图解凡·高》

台湾作者的书,偏入门,如果你觉得上面那本太小儿科了,可以考虑这本,其中有些延伸的补充资料有些意思,比如凡高曾待过的一些地方的现状照片。

推荐指数:☆☆☆

4、《后印象派绘画史·上》

这套书是艺术君之所以要办读书卡的初衷,前两天跑了两个图书馆都没有借到下册,今天又跑了两个朝阳区的图书馆,终于搞定了(此处略过各种吐槽……),准备带回家仔细研究。

作者约翰・雷华德(John Rewald) 是美国著名的艺术史专家,还写过《印象派绘画史》等系列。

这套书的特点是史料丰富,作者查阅了大量资料,以凡高、高更、修拉等人在十九世纪末的故事,串起全书。

可惜,翻译实在比较差,很多句子,艺术君还得分析主谓宾定状补,才能看懂,严重影响阅读体验。

推荐指数:☆☆☆

最后,买四送一,再推荐一部卡通小说——《守望者》。

与上面的《后印象派绘画史》相比,此书的翻译十分像样,将原书中作者的巧妙安排一一呈现出来,比如某章某页某格中某个东西有啥含义,某章第几页与第几页是镜像对应关系等等,都有详细的译者说明。至于卡通小说本身,引用一段豆瓣上的介绍吧:

《守望者》不论在漫画界与主流媒体都备受赞誉,被视为漫画中的经典作品。《守望者》是美国《时代周刊》2005年评选出的“1923年至今百部最佳英文小说”之一,同时它以漫画这种作品形式获得了雨果奖(有“科幻艺术界的诺贝尔奖”之称)。它的情节错综复杂,画面华丽优美,具备史诗般宏大的主题,称得上是图画小说的里程碑。作者阿兰•摩尔在《守望者》中反映出了对于冷战时期美国公众焦虑的深思,并对传统的超级英雄观念进行了批判。它也彻底颠覆了超级英雄的漫画,是美国漫画新时代开端的标志,“DC漫画必读25部经典”之一!

推荐指数:☆☆☆☆☆

O 了,今天的内容就到这里,艺术君准备踏上回乡之路了,也祝大家一路平安,回到加后,父母能多问这样一个问题:“这次回家,你想看什么书?”而不仅仅是:“你想吃什么好吃的?”

最后,小小尝试一下打赏模式,如果你觉得艺术君这篇文章对你有帮助,不妨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任性地赏个3块!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