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艺之旅②:去翡冷翠赴美的宴会

 

在这里出门散步去,上山或是下山,在一个晴好的五月的向晚,正像是去赴一个美的宴会,比如去一果子园,那边每株树上都是满挂着诗情最秀逸的果实,假如你单是站着看还不满意时,只要你一伸手就可以采取,可以恣尝鲜味,足够你性灵的迷醉。阳光正好暖和,决不过暖;风息是温驯的,而且往往因为他是从繁花的山林里吹度过来。他带来一股幽远的淡香,连着一息滋润的水气,摩挲着你的颜面,轻绕着你的肩腰,就这单纯的呼吸已是无穷的愉快;空气总是明净的,近谷内不生烟,远山上不起霭,那美秀风景的全部正像画片似的展露在你的眼前,供你闲暇的鉴赏。

这是徐志摩《翡冷翠山居闲话》的段落,讲述的,正是翡冷翠带给诗人的感觉。

比起从英文 “Florence” 转成的“佛罗伦萨”,由意大利原文“Firenze”而来的“翡冷翠”,无论音义,皆是上乘之作,艺术君也更为偏爱。

可惜,这个如同源于佛教+七龙珠的“佛罗伦萨”,在中文语境中流传更广,只能让人慨叹:文化和历史总是充满不那么美丽的误读和误会。

艺术君此前针对此次意(艺)之旅做的调查中,到目前为止共有236人参加,其中有这么一道题:

你希望更多侧重古典艺术,还是现当代的先锋流派呢?

结果有 210位艺友选择了第一项:

当然是古典的文艺复兴!现当代的还不太明白呢!

占总人数88%,如此,文艺复兴的大本营佛罗伦萨当然要占据一条线路的重头戏。

所以,佛罗伦萨以及周边的锡耶纳、比萨就构成了意(艺)之旅的第二条路线。

接下来请允许艺术君做简单介绍。

文艺复兴根据地——佛罗伦萨(Firenze)

恐怕很多人没有想到,鼎鼎大名的佛罗伦萨,实际面积却小得很。然而,这里却孕育了人类文化历史上最光辉灿烂的成果。简单列举几个吧。

圣母百花大教堂:佛罗伦萨的地标,在热门游戏《刺客信条》中多次出现,布鲁内莱斯基的天才穹顶更是人类建筑史的奇迹。

乌菲奇美术馆:像艺术君这样的艺术爱好者直接泪目,不解释,T_T

学院美术馆:咱们一起去看米开朗基罗神的《大卫》吧。

巴杰罗博物馆:多纳泰罗的《大卫》在这里,我们一起找不同,看看哪个大卫更娘?当然,这里还有很多米开朗基罗神的神作,不能错过。

如果你像艺术君一样,看不够米开朗基罗,那过足瘾之后,就跟艺术君一起到圣十字教堂,去米神的墓前献一束花吧。

看够了吗?如果不够,让我们去布兰卡奇小礼拜堂看文艺复兴之叔马萨乔的湿壁画《圣彼得的一生》,或者去皮蒂宫看提香的《绅士》、拉斐尔的《椅中圣母》,如何?

真是怎么看也看不够啊!

比萨不只有馅饼和斜塔

比萨的海军曾经在地中海横行一时,由此为这个城市积累了大量的财富和文化遗产。

除了必然要去看的斜塔,在它所在的奇迹广场,还有大教堂、洗礼堂、纳骨室。

还有这座建筑奇葩骑士宫。

比萨的圣马蒂奥国家博物馆中,保存有比萨和佛罗伦萨12—17世纪的大量艺术品,比如西蒙尼·马蒂尼的祭坛画《圣母与圣子》,安德烈亚·皮萨诺14世纪创作的雕塑,值得前往。

佛罗伦萨曾经的对手:锡耶纳(Siena)

当意大利还曾是一个个城邦的时候,锡耶纳曾与佛罗伦萨争执牛角,如今,佛罗伦萨依旧是意大利最美丽的中世纪城镇。

锡耶纳市政厅中,有两幅湿壁画永垂艺术青史——《好政府的寓言》和《坏政府的寓言》,洛伦泽蒂这两幅画作奠定了中世纪一系列重要的绘画风格。

锡耶纳的国立美术馆有文艺复兴之父杜乔的作品,这里也是意大利收藏锡耶纳流派作品最多的地方,它们倾向于晚期哥特风,色彩鲜艳,清丽优雅,绝对是双眼的盛宴。

此外,锡耶纳大教堂,是意大利最大的教堂之一,融合了雕塑、油画、罗马哥特多种艺术形式和风格。教堂内有多纳泰罗和米神的雕塑,佛罗伦萨没看够,来这里没错的。

在锡耶纳和佛罗伦萨中间,还有一所古城:圣吉米尼亚诺(San Gimignano),这里被称作“千塔之城”,因为城中遍布中世纪修建的古塔。

如今,这个小镇包含艺术气息,城中还遍布高级百货商店,赶上打折季,来这里扫货就对了。

以上,就是意大利艺术之旅的第二条线路:佛罗伦萨。

最后,请允许艺术君篡改徐志摩那一首《翡冷翠的一夜》,表达自己对翡冷翠的心情:

你永远是我头顶的一颗明星:

我要变一个萤火,

在这园里,挨着草根,暗沉沉的飞,

黄昏飞到半夜,半夜飞到天明

如果你想回头了解第一条线路:米兰。可以点击【阅读原文】再回味一下。

怎么样,艺术君规划的这两条线路,你最喜欢哪条呢?来投个票吧!等有了结果,艺术君就会开始做一个报价,大家就可以报名参加了哈~~~
很抱歉,请在手机微信登录投票

你想让艺术君陪你去米兰,还是佛罗伦萨?(单选)

  • 米兰!最爱米兰!!

     

  • 当然是佛罗伦萨,还需要理由吗?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Read more

 

想起来,一个月前,有时候出门还要穿羽绒服,今天下午,艺术君的书房已经热得必须要开空调了。

夏天,就像尾随在一个懵然无知者背后的凶犬,你还在感叹桃红柳绿,它已经猛地扑了上来,吓得你一身大汗。

艺术君这两天还在紧张地准备“意大利艺术之旅”的路线,一旦就绪,马上就会放出,供大家选择。

今天送给大家看几张与夏天有关的画。

有夏的酷热,

Vincent van Gogh – Summer Evening

夏的清风,

Claude Monet – Summer

夏的清晨,

Jean-Baptiste-Camille Corot – Summer Morning

还有夏的欲望。

Francois Boucher – The Four Seasons Summer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Scan QR Code via WeChat to follow Official Account

意(艺)之旅路线①:米兰!米兰!!

 

这两天,艺术君在规划艺术之旅的路线。看了又看,真心觉得:怎么就看不过来呢?看到克雷莫纳,眼睛就溜到了旁边的皮亚琴察,往南不多远就是帕尔马,原来都这么近啊!!

选来选去,只能是忍痛割爱,一次以一个大城市为中心,尽量辐射旁边其他各具艺术特色的中小城镇。

今天先介绍第一条线路:米兰!米兰!!接下来还会再确定一条线路,大家可以看看这两条不一样的路线,想一想自己希望走哪一条。

米兰这条线路位于意大利西北部的伦巴第地区,如地图所示:以米兰为中心,涵盖周边的曼托瓦、克雷莫纳、贝加莫和帕维亚。维斯康蒂、斯福扎、贡扎加,这些热爱艺术的家族主导了伦巴第地区的历史。

米兰

不需过多解释,下面这些城堡、美术馆和其中的艺术珍品,就是理由。

  • 斯福扎城堡:内有米开朗基罗最后一件雕塑《圣殇》,在他临死前几天,还在雕琢这件未完成的作品。

  • 布雷拉美术馆:位于布雷拉国立美术学院之内,馆藏曼泰尼亚、拉斐尔等文艺复兴大师精品无数。

    布雷拉馆藏:The Kiss,Francesco Hayez

  • 安布罗西亚纳美术馆:有艺术君最钟爱的卡拉瓦乔,还有波提切利、拉斐尔、提香、乔尔乔内。

    水果篮 by 卡拉瓦乔

  • 米兰大教堂:世界最大的哥特式教堂之一,如题图。
  • 当代艺术博物馆:乔治·莫兰迪、基里科,还有艺术君喜爱的莫迪里阿尼。
  • 圣玛利亚感恩堂:两个字——《最后的晚餐》。

其他还有斯卡拉歌剧院,等等,不再赘述。

伦巴第之都帕维亚(Pavia)

位于米兰以南30公里,地处波河的支流提契诺河畔。在568至774年间为伦巴第王国首都。其历史可追溯到前罗马时期。城市内保留了许多精美的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建筑,拥有一座历史悠久的大学。市内有意大利境内第四大的主教座堂——帕维亚主教座堂,达•芬奇和布拉曼特曾参与教堂建设。

城镇北郊外,有绝对要去的帕维亚修道院,它始建于1396年,是这里最富盛名的罗马风格建筑(融入了少量哥特式风格),拥有繁复的回廊和精致的雕塑,以工艺创新和多色彩著称。当然少不了艺术品,拉斐尔的师傅——佩鲁吉诺——在这里有祭坛画留存,还有文艺复兴时期画家安布罗焦·博尔戈高的作品。

贡扎加家族的曼托瓦(Mantua)

又称“曼图亚”,古罗马最伟大的诗人维吉尔的诞生地,贡扎加公爵300年来的度假首选,罗密欧的流放地,威尔第《弄臣》故事发生所在地。游遍欧洲各大宫廷的莫扎特父亲都认为:这是他所见到的文化气息和学术氛围最好的地方。

杜卡勒宫:又名公爵宫,是贡扎加家族的豪宅。

德泰宫:朱利奥·罗马诺为贡扎加家族设计的赛马场。

其中最惊人的当然是巨人厅:

巨人厅,朱里奥·罗马诺(意大利),1532年,风格主义,湿壁画,高:约105厘米(中央人物),德泰宫,曼图亚

朱里奥·罗马诺(约1499-1546),在罗马师从于拉斐尔,于1524年搬迁到曼图亚。在那里,他是贡扎加公爵(Dukes of Gonzaga)的宫廷画家。他将古典的建筑规则与文艺复兴的规范结合在一起,成为风格主义艺术的缩影。1524年,他开始为贡扎加的费德里克二世(Federico II)在德泰宫作画。整个计划的雄心不断扩大,最后形成了巨人厅里(1532-1535)这件惊人的作品。

罗马诗人奥维德的《变形记》中,记载了那些反叛的巨人的故事,他们想要攀登奥林匹斯山,挑战众神,结果被朱庇特的闪电击中,落至地面。湿壁画以绝佳的技艺,展现出引起错觉的艺术手法。其中,墙壁的构造似乎要倒向又惊又喜的观赏者。墙与天花板之间看不到用作分隔的装饰,湿壁画构成了一个不受打扰的球形虚构空间,鹅卵石形成的地面与矮墙的错视画融为一体。那时,野心勃勃的费德里克刚刚被查理五世皇帝封为公爵,奥林匹亚的胜利,可能是对于打败法王佛朗索瓦一世的一种颂扬。

名琴之城克雷莫纳(Cremona)

在历史上拍卖价格最高的乐器中,斯特拉迪瓦里小提琴占据了前5名。克雷莫纳,就是制琴师安东尼奥·斯特拉迪瓦里的故乡,这里有斯特拉迪瓦里小提琴博物馆,可以去里面聆听一下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小提琴拉出来的悠扬乐声。

此外,这里还是农业中心。美食,是选择这里的另一个理由。

山顶的艺术小镇贝加莫(Bergamo)

这是坐落于山顶的一所宜人小镇,威尼斯的艺术灵感和壮丽建筑对这里影响深远。

著名的卡拉拉美术馆就坐落在小镇上,内有皮萨内罗、克里韦利、曼泰尼亚、贝利尼、波提切利、提埃波罗、卡纳莱托,拉斐尔;超过1800幅从15世纪到19世纪的画作。

卡拉拉馆藏:《圣塞巴斯蒂安》,拉斐尔

卡拉拉美术馆对面有现代艺术馆:其中藏有20世纪当代意大利和外国艺术家的作品。例如薄邱尼、巴拉、莫兰迪、马西莫坎皮格利、卡索拉蒂沙维尼欧、德·基里柯、瓦西里·康定斯基、萨瑟兰和曼祖。都是如雷贯耳的名字。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怎么样,这个线路看了之后,你心动了吗?欢迎留言,告诉艺术君你的想法。接下来,艺术君会继续发出另外的线路。到时候,再请大家给出自己最喜爱的选择。

另外,还要说明下:意大利古迹众多,常常不定期修葺,如果去上述景点出现修缮不能参观的情况,我们会选择其他类似地点,而且完全不用担心没的选,因为实在太多啦。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满壁风动,天衣飞扬”的罗马浮雕

 

第一次看到这件浮雕的图片,总觉得似曾相识,后来想起来,换个头,这不就是吴道子的《八十七神仙卷》吗?

相比绘画而言,浮雕当然在技术上更具难度:一凿子下去,如果出了问题,很可能就前功尽弃了。从年代上说,这件浮雕比吴道子还要早600年左右。所以,毫无疑问,如果艺术君有机会去梵蒂冈,一定要去当面好好端详端详。

对了,如果你想跟艺术君一起去梵蒂冈的话,可以在后文参加“意大利艺术之旅”的调查哦,大家的反馈会决定本次艺术之旅的路线呢。

接下来就来看看罗马艺术家的《文书院浮雕:罗马皇帝韦斯巴芗入城》。

罗马艺术家,活跃于公元1世纪晚期,文书院浮雕:罗马皇帝韦斯巴芗入城;约公元93—95年,高:206厘米,大理石,格列高利世俗博物馆

Roman artist, active late 1st century, Relief from the Cancelleria: The Adventus of Emperor Vespasian, ca. 93–95 AD, Height: 206 cm; Marble, Gregoriano Profano Museum

在古罗马,皇帝入城仪式一直都是重大事件。这件作品称为“文书院浮雕的浮雕作品 B”,刻画了韦斯巴芗从巴勒斯坦返回罗马的时刻,他刚刚结束犹太战争。作品也表明他正式称帝。韦斯巴芗身边士兵环绕,他在优雅地向参议院成员致意,这些成员都穿着独特的长袍。韦斯巴芗后面,有一位支持者,高举丰裕之角,其中满是水果,象征丰饶与繁荣。“文书院浮雕(A 与 B)” 的名字来源于罗马的文书院宫。一九三零年,这两块浮雕在那里的地下发现。皇帝图密善是韦斯巴芗的儿子,浮雕中对他有极为显著的刻画,特别是浮雕 A 之上。由此有人认为:两块浮雕由图密善委托,以颂扬弗拉维王朝造福罗马帝国。这件作品充分体现了罗马历史浮雕盛期的高超技艺,当时是公元一世纪到二世纪;其古典而宏大的气势,能明显看出是受到奥古斯都时代的持续影响。

  • 韦斯巴芗Vespasian,全名:提图斯·弗拉维乌斯·维斯帕西亚努斯[Titus Flavius Vespasianus],罗马帝国弗拉维王朝的第一位皇帝,69年至79年在位。他结束了尼禄皇帝死后的战乱纷争。在他10年统治期间,积极与罗马元老院合作,改革内政,重建经济秩序。后世普遍有正面评价。
  • 犹太战争[Jewish War]。亦称“第一次犹太战争”。是犹太人民反对罗马征服者和本国统治者的起义。公元66年,罗马派驻于犹太行省的长官为了征收当地积欠的行省税,进入耶路撒冷的犹太神殿,将神殿内的财物抵充税款。犹太人将之视为亵渎的严重行为,爆发起义。66年,罗马的叙利亚军团平乱,但却受到挫败。其他各地犹太社群也出现骚乱现象。此后,罗马皇帝尼禄派兵前往镇压,占领加利利,70年攻陷耶路撒冷,大批犹太人被卖为奴,圣殿彻底被毁。
  • 文书院宫[Palazzo della Cancelleria]是罗马的一座宫殿。为教廷文书院所在地,享受治外法权,是不受意大利管辖的梵蒂冈飞地。兴建于1489年到1513年,是罗马第一座全部采用文艺复兴风格建造的宫殿。
  • 图密善Domitian,全名:提图斯·弗拉维乌斯·多米提安努斯[Titus Flavius Domitianus],81年至96年在位,为弗拉维王朝的最后一位罗马皇帝。他偏重扩张军力及司法威信,而对于百姓则严苛残酷,他执政的中后期开始对元老院采取敌视的态度,逐渐引起皇室及贵族的恐慌,96年9月18日,图密善在寝宫卧室被侍从及管家刺杀身亡。
  • 弗拉维王朝Flavian,罗马帝国的一个历史阶段,上接四帝内乱期(公元69年,罗马帝国在一年中出现了四位皇帝加尔巴[Galba]、奥托[Otho]、维特里乌斯[Vitellius]和韦斯巴芗),下启安敦尼王朝五贤帝时期[Antonine],由韦斯巴芗开创,结束于图密善,共计三位皇帝。

 

如果你想有机会跟艺术君去看这件浮雕,来参加“意大利艺术之旅”调查吧:
很抱歉,请在手机微信登录投票

1.你以前去过意大利吗?(单选)

  • 去过,不过都是浮光掠影,没有深入了解,还想再去呢。

     

  • 没有,这次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2.你想去哪些城市呢?(单选)

  • 一线的米兰、罗马、威尼斯,难得有机会,这次都必须走一趟~~

     

  • 意大利有很多不那么出名的城市,比如帕多瓦、费拉拉什么的,好想去逛一圈!

     

 

3.你希望更多侧重古典艺术,还是现当代的先锋流派呢?这会决定路线安排。(单选)

  • 当然是古典的文艺复兴!现当代的还不太明白呢!

     

  • 先锋,必须先锋啊!古典的我都门儿清!

     

 

4.如果前往某个热门美术馆,你希望享受VIP待遇,只向我们精英团开放吗?(单选)

  • 必须的!我要跟波提切利的《维纳斯的诞生》亲密接触!

     

  • 没所谓,人多了还热闹呢,哈哈哈。

     

 

5.住宿方面,还想跟大家确认一下:(单选)

  • 别墅、古堡好诱人!就它了!

     

  • 还是四五星酒店比较好~~

     

  • 小旅馆也可以接受哈。

     

 

6.谈钱不伤感情,对于这样的一次“意大利艺术之旅”,大家愿意花多少钱呢?(单选)

  • 3万~4万

     

  • 4万~5万

     

  • 5万以上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译自《梵蒂冈博物馆全品珍藏画册》,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Read more

霍克尼:如何做到Bigger than bigger?

 

在北京的《春至》中,老头霍克尼展出了两件视频拼接作品,比如下面这件:

是12张55英寸的显示屏拼接而成的。

这样的作品,是他对西方文艺复兴以降古典绘画的根基——“透视”——思考的一个小小成果,更惊人的产出,是那幅艺术史上最大的纯风景油画,同时是完全在户外完成的最大的油画:《沃特附近较大的树(Bigger Trees Near Warter)》,就是题图里这一幅,整幅画由50张画布构成,长12.19米,高4.57米。

这么大体量的画,而且是在室外完成,虽然是用多幅小画布拼接起来的,但想要完成它,面对的挑战常人难以想见,主要是下面这两个问题:

1. 绘制油画的过程需要时间,素描,打底稿,构图,等等等等。如果以自然风景,特别是树,为主题,树的形状和叶子每天都在发生变化,那该怎么保证主题的一致性?

2. 这么大的作品,要拆到50幅小画布上完成,应该如何构图,如何确定第3行第五块上到底画什么?它又怎么跟周围的画布形成完整的画面?

在《更大的信息》第五章《更大更大的画》中,作者盖福特与霍克尼详细讨论了这幅画的创作过程。章节伊始,讲述了这幅作品带给人的直观感受。

本章内容以摘录为主,艺术君不再做太多分析,而是希望大家和我一起体会这件作品的震撼。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幅画占据了整整一面端墙。它由50张小一点的画布构成,加起来有 40 英尺宽,15 英尺高。主题依然是可称之为“普通英国乡村”的主题:小小的树林,后面的背景处还有一个小树林,前景中有棵大一点的西克莫槭树,纵横的枝杈在你头顶伸展。右边是—幢房子,左边一条弯弯的路伸向远方。前景中盛开着一些水仙花。离画比较近的时候,很像是站在一棵真正的树下。普通尺寸的画和这种尺寸的画之间的区别不仅仅是尺寸的问题:普通的架上绘画是看里面的内容;像这么大的图像却是站在画前,抬头观看的。

这幅画中包含传统透视构成的元素——一边有一幢房子,另一边是蜿蜒的路——但是,事实上,是树的结构创造出了画面的空间。主要构成元素是网状的光秃秃的枝杈,在两边的上方构造出拱形。它很复杂,复杂得就像人体血管的结构:是一个有机体系,无法轻易简化成欧几里得几何学的直线和锐角。抬头凝视着这幅画,你会迷失在它的多样性之间,但是,这种感觉却是令人愉悦的。这是霍克尼喜欢的短语“自然之无限”的对应。而你,观众,正置身于这种无限之中。

霍克尼:它不是虚幻的东西。这幅画不会让你想:“我想走进画里。”你的思想已经置身于画中了。这幅画吞没了你,这是我希望人们体验这幅画的方式。它是—幅巨大的画作,没有多少画有这么大。

盖福特:虽然这么大,但是近距离看,你会看到画是由迅速、自由、书法式的笔触构成的。

霍克尼:我脑中有一种反摄影的东西,但是还有中国画和毕加索晚期的作品——意思是说,作画痕迹历历可见,是用手臂大胆地做出来的。

站在前面的观众会直觉地产生共鸣。我很清楚,照片做不到这样;照片不能以这样的方式向你展示空间。照片看的是表面,而不是空间,空间比表面还要神秘。我想,在完成的画中还存在―种在场感。

盖福特:怎么开始的?

霍克尼:我已经画了不少幅由六张画布构成的画了。画完之后,我们会进行复制——六画布构成的画共有九幅——每行三幅画,共三行。在洛杉矶我把它们挂在我的床头,在那里我看到了54张画布构成的图像。随后我想到,可以做一张这么大尺寸的画,就用做其他比较小的画那样的方式做:用数码摄影能帮助你看明白自己手头正在做的作品。之后,我想:天哪!这会是一幅巨画。不过挂在柏林敦馆大画廊的端墙上会很好。那个大展厅——可以用。为什么不呢?我发现了—种方式,可以为夏季展览做出引人注目的风景来。这颇具挑战性。但是我意识到电脑能帮上忙。因此我问皇家艺术学院是不是可以让我用那面墙。他们说行。

之前,1月份时我曾画过三幅该主题的画作。从洛杉矶回来后,最初的两天里我会每次去那里坐上三个小时,就是看那些树枝。我几乎是躺着的,以便仰视。之后我开始画素描,不是很详细的素描,因为我不想把画成的素描只是简单地放大而已。素描应该指导我了解每一张画布要放在构图中什么地方。画本质上是一蹴而就的——我的意思是说,一旦开始,就要继续画下去,直到完成为止。需要很多很多的规划,不过我们做得相当快。最后期限不是夏季展览,而是春临人间的时候,那会让一切都发生变化。母题在冬天是如此这般,但是,在夏天就是密密簇簇的树叶了——那样你就看不到内部了,那在我看来就不那么有意思了。我喜欢冬天的树,觉得它们妙极了。画这些树的问题在于当时的光线不是那么多。12月和1月里,这里每天有六个小时光照就很运气了。

直到霍克尼为止,风景画的历史很多是在关注在哪里——室内还是室外——作画的问题,其中也包括霍克尼。与大多数绘画主题——人的面部和身体,静物,内景——不同的是,风景显然不能在舒适方便的画室里观看。唯一的例外是窗外能看到的风景。17世纪以来(如果不是更早的话),画家们就在室外,在对象前工作了。他们的对象就是自然。当然,对于18世纪晚期及19世纪初期的柯罗等风景画家而言,这是一种普遍的行为。但是,这种方式只用于创作速写或小型画。巴黎沙龙与伦敦皇家艺术学院展览中通常会展出的那种大型作品太大了,没办法搬到外面。要在户外创作那种尺寸的画,实际困难太大了。然而,包括康斯坦勃尔与莫奈(后者宣称1866年左右自己让人挖了―条沟,把自己的《花园中的女人》放在里面。把画升起或放低,以便在画布的不同部位进行创作)在内的几位19世纪艺术家却深受吸引,在户外创作大型画作。

单单运送未干的油画就是一个逻辑难题。在户外风景中进行创作时,霍克尼通常的步骤是在一辆轻型货车里装上颜料和原材料,开车到工作的地点。这比听上去需要更多的规划。其他必要的准备之外,还要造一个能存放50幅画布的架子。但是,对于霍克尼而言,在户外风景中画大型油画最关键的困难——莫奈亦如此——在于,很难退后,将正在画的部分与作品的其他部分联系起来看。

电脑技术和数码摄影提供了解决办法。他一次在—张画布上进行创作,同时由让―皮埃尔拍照打印出一切。这样他就可以一直比较当时做的东西和之前完成了的东西了。

霍克尼:我利用了电脑能几乎立刻刻进行复制的一面,也就是数码摄影。数码摄影能让你将长方形的画面组装起来,整体地看,这样我就能立刻看到画中发生的一切。如今,技术使得我们可以做各种各样的事情,但是我不认为有人会想到电脑能辅助绘画。电脑是一种极好的工具,但要用好它却需要想象力。若是没有电脑,想要画这幅画是不可能的,除了将素描放大之外别无他法。

盖福特:那样一来户外感就没有了,我想。

霍克尼:是啊,那样的话你在画油画的时候就不是在对身前的东西作出反应的。

这幅画后来被命名为《沃特附近较大的树》。它或许是艺术史上最大的纯风景画,并且一定是完全在户外作的最大的画了。就这样,它带来了一种崭新的视觉体验。夏季展览结束后,霍克尼一度将挂画的画廊变成了某种装置。与原作难分彼此的高品质全尺寸照片挂在其他墙面上,营造出完整的环境。你被树包围了,置身于油画树林之中。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除摘录《更大的信息》部分外,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霍克尼:西方的大错误是引入了外部消点和内燃机

昨天中午发出了“意大利艺术之旅”的调查,诸位艺友的反应非常积极,超过100多人都参与了调查,让艺术君充满信心。如果你还没有参加这个调查,或者想看到大家的想法,可以点击【阅读原文】去看具体的调查情况。

这个调查还会开放几天,艺术君希望多多收集大家的反馈,然后把这次艺术之旅设计得足够精彩、足够贴心~~

下午,艺术君去798的佩斯北京画廊看了大卫·霍克尼的《春至》展览。所有的绘画作品,都是由霍克尼在 iPad 上完成的,现场还有两件视频作品,极富震撼力,令人无法移动脚步。

拍摄了一些照片,给大家简单看下。这些照片正好可以反映《更大的信息》一书中的核心观点,在第四章《描绘的问题》中有明确表述。

第一件视频作品:

以下是艺术君用霍克尼的拼接方法拍摄的他的视频,建议大家将手机转过来观看。

第二件视频作品:

请横过来手机屏幕。

请注意下面第一幅照片中霍克尼的话。

看到他用 iPad 表现出来的笔触,艺术君想到一个问题:从笔触的角度而言,如果数码设备的屏幕够大、够敏感,是不是就能成为最直接表现艺术家想法和感受的设备?

接下来带大家读《更大的信息》第四章:描绘的问题。

1970年代末期,霍克尼开始使用宝丽来作画:

霍克尼:它们回答了一个问题:宝丽来只能做小图像,如何用这形形色色的小图像做出大一点的画来?

盖福特: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对于摄影的质问却让你变成了利用相机的艺术家。

霍克尼:我认为我要仔细研究一下人们所谓的这种绘画的替代物。我开始从各种视角看摄影。他们说透视被融入到了相机之中。但是,我的实验表明,当你把两三张照片放在一起的时候,就会改变透视了。我做的第一张我觉得改变了透视的画是在日本。在那里我拍摄了《1983年2月漫步京都龙安寺禅园》。我转来转去,把它做成了长方形,从不同位置进行拍摄,然而,任何别的照片会将它表现成三角形的。

盖福特:你的意思是线条会向后退,在线性透视里。

霍克尼:是的,但是当然,空间的确是长方形的。做那个的时候我非常兴奋。我觉得自己做出了一幅不采用西方透视法的照片。花了我一点时间。我不太懂中国艺术,甚至去中国的时候也是这样。我做的摄影让我喜欢上了中国的卷轴。

霍克尼上周的中国之旅,专门去了中国博物馆看《康熙南巡图》。

霍克尼:我说过,西方的大错误是引入了外部消点和内燃机。

盖福特:那个怎么了?

霍克尼:它把你推开了。几年前我去看皇家艺术学院的雅各布·梵·雷斯达尔(Jacob Van Ruisdael) 展,我想:天哪,根本就没有置身风景之中。风景无处不在。

盖福特:你的意思是说,以单点透视建构的画中观众自动地处在了画外?是从一个固定的点画的,因此,你,刘观看者,也同样地被固定了?

霍克尼:十分十分固定。

盖福特:因此没有所谓的“正确的”透视。

霍克尼:没有,当然没有。

对于他说的“西方的大错误”,艺术君觉得:内燃机确实提升了人们对于大自然的掌控能力,但与此同时,也把人类和大自然之间的距离变得越来越远,因为越来越快了,就没法“长时间观看”自然。

以前,人类作为自然之子,从自然中来,终将到自然中去。离自然远了,心里就没有了根。现在,乃至不远的将来,如果人类完全不需要自然,借助生物基因工程之类的技术,就可以创造出来自己,甚至意识都可以完全保存下来,无所谓死亡,也就不会复归自然;到那时,人类将会是什么模样?那样的后代还会觉得自己需要自然吗?这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2003年,霍克尼展出了自己一系列的水彩肖像画。

他从直觉出发,

又一次在寻找某种新的东西,新的空间、新的创作方式。……这个项目多少有些挑战,因为在这种媒介中,艺术家若是做两层或三层以上的渲染就会变得混浊黯淡。这使得肖像中常见的那种观察和修改方式变得非常困难。

霍克尼:我用水彩是因为希望由我的手带出一种流动感,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我学到的中国式作画态度。他们说绘画需要三样东西:手、眼、心。有两个是不行的,好的眼力和心是不够的,好的手与眼力也是不够的。我觉得这非常非常好。因此,我做起了水彩。

《文学回忆录》第十九讲记载了木心先生这样几句话,可做对照:

一个艺术家要三者俱备,头脑、心肠、才能,这首诗就是一个好例子。在座各位可以自己评评自己:三者俱备否?如果缺一,赶紧补一;缺二,问题大了;缺三,事情完了。

在我看,各位都是三者俱备,问题在三者不均衡。有的头脑好,心肠好,才能还不够些。有的才能、心肠好,头脑要充实——这都是正常的,正是每个人的风格所在。

说开去——

托尔斯泰,才能、心肠好,头脑不行。

瓦格纳,才能、头脑好,心肠不行。

柴可夫斯基,头脑、心肠好,才能不行。

不过这是比较他们自身,或者说,是和三者全能的最高超的人比较。要是和二三流人物对照,托尔斯泰的头脑、瓦格纳的心肠、柴可夫斯基的才能,那是高出百倍千倍。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或参加艺术君关于“意大利艺术之旅”的调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Read more

那条关于印象派的 MV

那天,在半醉的状态下,给大家介绍了关于模仿印象派画作的 MV,还问大家认识多少其中的画作,很遗憾,没有人完全回答出所有的作品。我们就来看看到底都有哪些画家的哪些巨作吧。

点击【阅读原文】,前往查看该 MV。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ad more

Scan QR Code via WeChat to follow Official Account

抽象、自然主义和摄影艺术中的陷阱

 

上周六,大卫·霍克尼的《春至》在北京佩斯画廊开展了。路过的朋友发来照片,排队人流蜿蜒曲折,热情高涨。作为一个一向不爱凑热闹的人,艺术君当然没有去,就连他老人家在北京的几次讲座,我也只是静静期待各大公众号发出对话实录。在我而言,还是要做一个安静的艺术君,带着大家一起读这本《更大的信息》吧。

哦,对了,今天拿到了另一本《忠于生活:与大卫·霍克尼25年的谈话录》,比起《更大的信息》,这本书的排版和印刷看上去明显粗糙些,实在有些对不起老霍同志。

今天进入第三章《自然主义的陷阱》,本章讲述了霍克尼对于自然主义、抽象艺术和摄影的深入思考。

题图为霍克尼自然主义时期的作品《American Collectors (Fred and Marcia Weisman)》。

自创作伊始,至关重要的技术能力便是他艺术创作的基础:并且霍克尼一直是一位出色的素描家。

据说,佩斯北京本次展览中的画作多是霍克尼用iPad 完成的作品,到了晚年,他的风格愈加稚朴喜人,但千万不要认为他的基本功不扎实。比如书中记录的这个故事,讲述人是霍克尼在英国皇家艺术学院的同代人兼毕生好友基塔提:

霍克尼和我同一天到达皇家艺术学院,跟大约18个别的孩子一起。挂在那边墙上的骷髅是他画的。我觉得那是自己见过技术最纯熟、最美的素描了。我上过纽约和维也纳的艺术学校,有相当丰富的经历,但从未见过如此美妙的素描。

接下来是霍克尼对于抽象艺术的看法。

霍克尼:弗朗西斯·培根是我遇到的第一位对很多抽象艺术不屑一顾的睿智画家。他引用贾科梅蒂的话。贾科梅蒂说过很多抽象都是“手帕艺术”——覆盖着污迹与滴下来的东西。这很逗人。……关于抽象我一直认同培根的看法,我常想:你该如何将它更推进一步?它没有出路。就连波洛克的画都是死胡同。美国批评家克莱门特·格林伯格(Clement Greenberg)响力极大。他宣称:“如今不可能去画一张脸了。”但是德库宁的回答——“对,不去画脸是不可能的”——我一直认为更睿智一些。我想,如果格林伯格的话是对的,那么我们所拥有的视觉世界的一切图像就是照片了。这不可能对。不可能那样,那样就太无趣了。这些言论一定存在某种错误。

波洛克也是艺术君非常欣赏的艺术家,只是现在还没有机会深入看到他的真迹。然而,抽象画走入难以自拔的泥潭,这也是不争的事实。当我们突破了表现现实的框线之后,我们却发现自己的想象力是如此匮乏。“凭空画点什么,还不能跟别人一样。”抽象艺术家们永远要回答这样的问题。所以只能从媒介的角度入手了。

“不去画脸是不可能的。”这句话,说明了我们作为人的本质,也说明了艺术的本质:即便你画的是静物、风景,甚至是抽象的形状,你的出发点,你关注的,依旧是人。

他的创作开始致力于寻找挣脱自然主义陷阱,描绘世界的方式。也可以这么说,即,他寻找着与镜头看世界的方式不同的方式来描绘世界。

霍克尼:多数人觉得世界看似照片。我一直认为照片几近正确,但是少了一点点东西,失之毫厘,谬以千里。这是我所探索的东西。

……

我一直知道照着照片没办法画得非常好,因为不能像生活中那样看到体积、感知体积。当然,没有规则。如果你制定了关于某事的规则,那么就会有别的艺术家过来打破它。

……

摄影是大多数人看待世界的方式——甚至包括世界的色彩(尽管摄影的色彩做得不是很好)。因此,我对摄影进行了长期的观察,亲身参与其中——但是同时我一直在想摄影有什么问题。

就艺术君自己的经验,用iPhone5S 自带的相机,以不加任何滤镜的模式拍摄,出来的照片与艺术君眼睛中看到的色彩是有差异的,反而是要用某个滤镜处理之后,才更接近眼睛看到的颜色。回想起来,以前用数码相机拍摄出来也是如此。因此,数码相机有个所谓的评价标准,就是“色彩还原度”。大概越贵的相机,比如莱卡,越好吧。

前面那句“如果你制定了关于某事的规则,那么就会有别的艺术家过来打破它”,深得我心。艺术本来就是不断突破桎梏、寻找自由的过程。在感知桎梏层面,艺术家比平常人更加敏感。

霍克尼:欧洲的画家们征服了我们观看世界的方式——我们观看世界的方式就是这样。但是,我认为我们观看世界的方式正是问题所在。我认为摄影与相机对我们有深刻影响。但是我想摄影也给我们带来了损害。

……

我们认为照片是终极现实,但是它不是,因为相机是以几何的方式进行观看的。我们则不然。我们的观看方式带有几何性,但同时也是心理的。倘若我在看那边墙上勃拉姆斯的照片,那么在我看的这一刻它会变得比门还大。因此,以几何方式衡量世界不是那么正确。

盖福特:你的意思是主观地心理地看?

霍克尼:是的。此刻,在我看你脸的时候,它在我的的视野里显得相当大,因为我集中关注着你而不是别的。但是,某—刻,如果我就那么移动目光,看向那边,那么你的脸就会变小了。不就是那样吗?眼睛不是思想的一部分吗?如果你在看埃及的画,那么法老比任何其他人都大三倍。考古学家测量过法老木乃伊的长度,得出结论说它并不比普通公民大些。但是,事实上他的确大一些——在埃及人头脑里。埃及人的画在某种程度上是真实的,但却不是几何的。

埃及人的表现手法,在我们中国人的古画里同样可以看到。如下面的《步辇图》局部,

还有《历代帝王图》局部。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除摘录《更大的信息》部分外,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你想和艺术君一起去意大利看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吗?

 

时至今日,只要有机会和年轻朋友交流,艺术君总会建议他们:一定要走出国门,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特别是欧洲!

当你走在历经数百年沧桑的石板路上,当你坐在路边遮阳伞下闻着咖啡香,当你望着路边阳台上一盆盆五颜六色的鲜花,当你看到他们干净整洁、热情洋溢的菜蔬市场,当你漫步崇高雄伟的大教堂、或是与古典大师们的煌煌画作为伍的时候,你的心中一定能体会到:这就是艺术的力量,这就是文化的力量,这就是人类文明菁华的力量。

艺术君曾经多次说过:梵蒂冈的西斯廷教堂,是我人生中最想去的第一圣地。现在,如果有机会和艺术君一起去梵蒂冈,你愿意吗?

艺术君有个好朋友,一年之内,他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呆在意大利。他自己也是一个艺术迷,天时地利人和,他对意大利现当代的艺术如数家珍,他说:“在现当代艺术版图中,意大利同样占有重要位置,只是一直以来都被他们文艺复兴的光芒遮掩。”然后天天都在朋友圈里面分享自己的收藏,看得艺术君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下巴都要垂到地上了。

有一天,我们聊起来,都对意大利的艺术氛围感叹不已,羡慕难耐。说着说着,我们就想:像我们这样的人,在国内一定多得是,那为什么不能带大家去亲身感受意大利自己的艺术魅力呢?所以,我们就想发起一个“意大利艺术之旅”这样的精英旅行团。

说起来很有意思,刚去意大利的时候,朋友还觉得对这个地方非常了解。但是待的时间越长,他越来越觉得自己不了解这个地方,因为意大利太丰富、太多样,相隔几十公里的两个小城,可能有着完全不同的文化、饮食和艺术气氛。嗯,扯远了扯远了。。。

拉回这个“意大利艺术之旅”,这个团的目标,一定是要深入感受意大利当地的文化和艺术。为了保证充分服务好每一位团员,在人数上,我们希望控制在10个人,时间上,要10天左右,具体安排会在今年的9-10月份,因为意大利要承办今年的世界博览会,所以6-8月的游客会非常多(小小透露下:据说我们的政府已经向国人卖出了300万张世博会的门票),相信大家不会想要去跟那么多人摩肩擦踵、争夺酒店的。

那么如何做到深入感受呢?

  • 当地住宿——我们可以联系意大利的别墅、甚至古堡,而不是千篇一律的四星五星酒店。(而且说实话,欧洲很多四星五星酒店的设施比起国内来,是差多了。)
  • 当地饮食——我们会带领大家去吃最有特色、最本土化的意大利美食。那么意大利有多少美食呢?如果你和艺术君一样,看过Italy Unpacked这个系列纪录片,恐怕早就食指大动了。
  • 路上出行——我们会专门安排车辆,也可以根据大家需求定制交通路线。意大利作为地形多样化的国家,很多公路的两边都是风景如画、美不胜收。
  • 品味艺术——这就是艺术君的拿手好戏啦。艺术君会准备丰富的故事、纪录片、电影、甚至是书籍,各位站在艺术品面前的团员,不仅能够看在眼里,还能听在耳内,更可以记在心中。

不过呢,对于具体的旅行路线和相关要求,艺术君还是希望听听大家的意见。因此,设计了下面这个投票表格,希望对这种“艺术之旅”感兴趣的同学,能够说说你们的意见,我和我的朋友也好做详细的安排。

再多说一句:如果安排在9-10月份,那么最迟7月也要开始准备签证等各项资料了,所以如果有意参加的同学,请注意安排你们的时间哈。

感兴趣的同学,欢迎就其他艺术君没有提到的问题,给艺术君留言哈~~~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达基教:老辈中国人熟悉的手段,年轻中国人未知的未来

 

在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依附一个以恶俗科幻小说为教义的邪教,要么签下一份长达十亿年的卖身契,每个月只挣几十块到几百块人民币,而且隔不了多久还得向组织捐几十万美元。而且这些人都算得上是人中精英,在好莱坞混得风生水起,为什么会这样?

这在心理学中称为“合理化(rationalization)”作用,以下文字高能预警:

合理化,是指个体对于某些不愿接受之矛盾信仰、言论、想法、行为,以动机等,赋予合乎情理的解释,以及勉强能被接受之理由,以掩饰的方式重新诠释,借由自欺的行为自圆其说,使其能说服自己或被他人接受,以获得自我安慰。

说得再直白一点,就是给自己过去的选择找借口。

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使得人们一旦陷入山达基教的圈套之后,当他们发现某些自己原本无法认可的事情,就会有意识甚至是无意识地说服自己,让自己还能继续坚持下去。

可是,他们却不知道:自己错误的坚持,不仅给自己带来无尽的麻烦,更让自己的家人、特别是孩子承受了无妄之灾。

Miscavige 的侄女 Jenna Miscavige Hill 就是受害者。

Jenna 的双亲都曾是山达基教教徒,在她16岁的时候,父母选择离开山达基教,当时是2000年,但Jenna 并没有这么做。她选择退出,是在2005年,此后成为反对组织的积极成员。

Jenna 指出:对于不支持甚至是反对山达基教的人,山达基教命令教友与这些亲友划清界限。所以,当她父母离开之后,他们写给 Jenna 的信件都被拦截下来,她甚至不能接听他们的电话,这个过程前后长达一年时间。

Jenna 在5到12岁期间,有这样的经历:

我们被迫写下所有的过失(transgression),这就类似基督教里的“罪(sin)”。写下来之后,我们就要接受癔表测试,确保没有隐藏任何想法。你必须持续不断地写,直到你被他们认为清白为止。

如果教友有更小的孩子,遭遇甚至更惨。

昨天提到那个Sea Org,成员之一在《拨开迷雾:山达基教与信仰囚笼》中提到,成员的孩子要与他们的父母分离,并交由幼子机构照看,为了避免他们的父母分心,而忽视了自己该承担的最终责任,去净化地球。这个忠心耿耿、相信山达基教是为了让世界变得更好的人,她在“幼子机构”看到的实情是:

那里有很多生病的孩子。我的女儿病得非常非常严重,发着高烧,没人照顾,躺在浸满尿液的婴儿床上,她的眼睛里都是黏液,眼皮粘连在一起,都睁不开眼,果蝇环绕在她身边……

不仅如此,机构成员常被强制性流产,因为教会把“生孩子”看做是一种不切实际的负担。

前面提到的隔离、划清界限、断绝关系,还是一种相对消极的方式。对于离开山达基教然后站出来反对他们的人,教派会派人跟踪、骚扰、拍摄,有些离开教派的高层曾经被人在家对面录像长达五年。因为这样的人,在 LRH 看来,是所谓的“松鼠(Squirrel)”,是对组织的威胁,在山达基教的教义中,这样的人,是组织的敌人,要采取积极的手段加以惩罚、制裁。

可即便你是忠诚无二的教徒,也没什么家人,还是山达基教的高层人员,就能避免这些,过上安宁祥和的生活吗?

2004年,Miscavige 召集了Sea Org 的高级官员,强迫他们住进两所临时住宅中,门窗都封上木条,只有一个门供人进出,但是有保安24小时看守。这就是所谓的“黑洞”。

他们要在里面生活、睡觉,屋子里臭气熏天,到处爬着蚂蚁,你要是晚上能踏实睡上一两个小时,那就谢天谢地了。在这种情况下:

你的精神就会进入这么一种状态,会变得很容易受控制,对别人言听计从。我们要写出彼此所犯下的,对 Miscavige 和 LRH不忠的罪行,才能离开这个“黑洞”。

山达基教最擅长的,就是让你觉得你是个罪人。

有一种处罚是让犯错的人用舌头舔干净洗手间地板,还有一种是把他们关在箱子里,被一群女人打,还要称作女同性恋。有一台制冷效果强劲的空调,把它调到最冷,然后让风一直往下吹,犯错的人就坐在椅子上,把水从他的头顶浇下去,一直到他真的冻得发紫。

Miscavige 自己还会亲自动手,

Miscavige抽过我巴掌,把我打倒在地,还用脚踢过我,

拳头如雨点打下来,用膝盖顶别人的肚子,打到他倒在地上不能动弹。你会想着站起身来反击,但同时你又会想到 :“我一出手,又有另外75个人来揍我了。”然后你就会被吓怕了。

……

你还会想:“我肯定是犯了很大的错误。”

……

教会中弥漫着危险的气息,大家都担惊受怕,这种情况持续了好些年,不是好几天。

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以为大家都恨不得早点逃出去了吧?

Miscavige带着音箱来到“黑洞”,说 “我要给你们一个教训,我们要来玩抢椅子游戏。”……然后他就开始播放音乐了,暂停的时候,每个人都得找把椅子坐下,只有一个人抢不到就站着。Miscavige警告过他们,说坐到最后的人才能留下来,“其他所有人都要被开除,你们不再是海洋机构的一员了。”他们都争着抢着要继续留在“黑洞”,他们互相推搡、撕扯、拳打脚踢,把椅子都抢坏了 ,衣服都撕成破烂,无所不用其极。但是什么事都没有。

“我心地善良 所以你们都可以留下。但是你们最好坦白,我想听到你们的坦白。”

他真的创造出了一个监狱集中营。

不仅是身体的集中营,Miscavige 还努力修建思想的集中营,他不许教徒们与外界接触,不许看所有批评“山达基教”的材料,不许上网,不许……

思想的集中营和身体的集中营,是洗脑的最佳场所。如果想了解这样的集中营的作用,推荐看《路西法效应:好人是如何变成恶魔的》这本书。

类似于思想汇报的检审、与亲人隔离、划清界限,与外界隔离、划清界限,挑动群众使用暴力斗群众。这些手段,这些毫无人性、残酷折磨的手段,当然不仅仅是山达基教的专利。回看天朝,从上世纪30年代肃清 AB 团开始,到延安整风,再到50年代的三反五反、反右,一直到十年浩劫,老一代中国人经历过的残酷,山达基教这些小玩意儿与之一比,恐怕只能算是小打小闹了。

而山达基教声称的,是“营造一个没有犯罪、没有战争、没有丧心病狂的世界”。

山达基教的两任教主 LRH、Miscavige,都是有个人魅力的人。每当看到这样的人,艺术君提醒大家,一定要警惕:无数集权暴政体制,前面都站着这样的人,而无数人被他们所谓“个人魅力”征服,成为他们的“个人魅力”的牺牲品。那些传销的领导者,不也是这样?

山达基教打着科学的幌子,用的却是不折不扣的伪科学手段。它的另一个译名“科学真理教”,更是要令人警惕了,因为:

如果说这世界上存在唯一的真理,那就是:不存在什么真理。

时至今日,山达基教也看到自己在美国本土遭受的威胁,它也开始向发展中国家推进。如果你去山达基教官方网站,在网站语言选项中,赫然有“繁体中文”。他们已经在香港设立了办事处,因为在他们眼中:在深圳河的另一边,有另一片广袤无垠的土地,这块土地是一块巨大的市场,这块土地是多年来世界上经济发展最快的地区,块土地上的十四亿人们,正处于信仰缺失、内心焦虑的阶段,他们中的老一辈虽然经历过比山达基教更加恐怖的事情,但下一代绝大多数对其所知了了,甚至有一小撮 Miscavige想要让他们完全遗忘过去。这块土地上的十四亿人,大多数已经满足了基本的物质温饱,接下来他们要面对的,是更加艰难的心灵之战。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国内已经有字幕组翻译了这部纪录片,点击【阅读原文】,前往下载页面。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