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仿的寓言,或拿着面具和石榴的女人 by 洛伦佐·里皮

Allegory of Simulation, or Female Holding a Mask and a Pomegranate, Lorenzo Lippi, c. 1650, Oil on Canvas, 71 x 57.5 cm, Musee des Beaux-Arts, Angers.

模仿的寓言,或拿着面具和石榴的女人,洛伦佐·里皮,约1650年,布面油画,71 x 57.5厘米,翁热美术馆,法国

她的手正好在画的边缘,拿着一个半开的石榴向我们伸过来。这个简单而有魔力的手势消除了距离,赏画者立刻被吸引到画作中。看起来很简单的一个图像,变成了几乎实实在在的现实。年轻的漂亮女子正等在这里,等我们接受她给我们的水果。

第一眼看去,人们很容易被年轻女子冷漠的表情吸引、诱惑。她静止的手势,是因为内心平静,还是根本冷淡无情?光滑的前额里是暗藏着某种情绪,还是完全冷漠?这些我们都不知道。她的姿势让我们无法长久考虑这些问题:女子从上往下望着我们,因此,不管我们是否接受,我们都在她的脚下。她,是这个游戏的女主人。

她是刚摘下面具,还是正要戴上?从她的手势我们能推断出来吗?她是否要等我们转过头去才能继续?还是她在看着我们靠近?最后她会借助面具戴上新的伪装,变成新的角色吗?可这个角色会是干什么的?会在什么样的戏院里面?在当前这个时刻,人们可能会对一切都想提问,因为一无所知,而且会怀疑这个年轻女子充满谎言。也许多汁的石榴不仅仅是诱惑,还意味着别的东西——也许是带毒的礼物?这么大,又是过度成熟的水果,也许已经没有味道了,我们也许会放心品尝,因为看到它是合着的,我们才有这个胆量。很多人都知道:贪婪的人很容易对石榴失望,因为被它表皮的亮丽颜色吸引后,又被它腐烂的味道驱逐。她是不是有意在为自己简单的遮蔽加上一些欺骗和虚假的元素?她敢保证只用石榴来吸引我们注意力就足以让我们心神不宁?但是为了让画作取得成功的效果,它需要分散我们的注意力,这样我们就会迷失在其令人畏惧的简洁中,被这个女子欺骗,这个比恶魔还要强悍的女子。

面对这些彼此冲突的印象,赏画者恐怕不知所云。我们看到的图像无助于理解这其中的精妙和神秘。实际上,它们仅仅强调指出我们的无能:无法看到故事的走向,因为画作的主题没有设想出任何发展。就像把我们的头往墙上撞,画家特别用心在模特背后设置了结实的黑色背景,也强调出这个事实。这让我们直接面对诓骗。

漂亮女子的脸很光滑,没有曾经微笑的痕迹,甚至看不出眉毛最轻微的抖动。而那面具,却张开嘴,似乎要说话;女子把手指坚决地放在面具的嘴唇上,强迫它们合着,就跟她的一样。谁是谁的老师?谁是最好的说谎者?

女子的脸初看起来令人费解,但也许只是太过中立了,不过是一个抽象理念的人性化表述,某种心思的图像化展示。她的身体、血肉又是如何?这些没有实际的展现,除了她自己公开表露的掩饰之外,她也只存在于她自己引起的神秘之中。时间对她没有约束力,她的衣裙如此之蓝,没有给她任何温度。这寓言由大理石做成。

故事中最诡异的部分,是她手中似乎将要呼吸的面具。它的肤色似乎是有生命一般,这正是女子缺少的,尽管女子美丽绝伦。也许是因为:这剧场中的简单道具,是女子唯一的体会,唯一体验情感、波折、爱、恨、大笑、死亡和欲望的机会。所有能够让这幅画有生气、能够展现出某些能被认出的现实、能让我们理解的东西,要给我们传达这一切,只能通过那一只面具。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译自《How to Understand a Painting》,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