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时钟 by 塞尚

The Black Clock, Paul Cezanne, c. 1879, Oil on Canvas, 55.2 x 74.3 cm, Private Collection.

黑色时钟,塞尚,约1879年,布面油画,55.2 x 74.3 cm,私人收藏

一个大贝壳几乎占满壁炉架上所有空间。时钟的脸空空如也,阻止时间流逝。生命在某个不确定时刻冻结,也许是一杯咖啡之后,也许要更早一些。镜子前,有个细长的花瓶。一只柠檬用一抹亮黄跳脱出画面。旁边有个小盒子。颜料厚重,画中物体因此而颓丧,又有些迟钝。气氛不适合聊天。桌布的皱褶用黑色颜料绘制,黑黢黢的,如同主宰整个画作的方形时钟之黑。一个无声的时钟,拥有不可摧毁的权威。

整个构图平衡了黑白。这生活平淡无奇。光明、黑暗、善良、邪恶、纯真、哀悼,都在这里。画布如同一块悬着的石头,扼杀所有逃离的冲动。一切的安排都遵循几何法则,贝壳除外,画家有意选择它承担相反角色。它的曲线复杂,摆脱画作其余部分的僵化。跳跃的红色与其他颜色形成对比,柠檬是它唯一的朋友,酸而新鲜。这里的一切中规中矩。

这时,问题出现,是关于贝壳开口的方向,它就像某种散发奇怪微笑的嘴唇。贝壳暗示某种不一样的生活,某种与众不同的主题。难道某项科学研究以它为对象?可时间和场合都不适合。这起居室里,它的出现很奇怪。平坦的表面,规则的形状,都暗示某种良好的礼仪和习惯,但它就像个陌生人。贝壳充满生机,如同裸体女人一样打开自己,在黑色时钟旁边看起来如此年轻。画家在思考自己的色欲,无疑,他记得过去绘制的静物,其中有头骨、沙漏和花,它们放在一起,警醒关于短暂生命的冷酷无情,还有徒劳无功的肉体欢愉。

塞尚消寂了忏悔室里面的喃喃。损坏的时钟无法准点报时,有人剥夺了它的手;贝壳无法度量时间。也许你应该把耳朵贴着它,聆听心跳的声音,即使在充满琐事的单调乏味的日常生活中,心脏依然跳动。你应该放松自己,让自己被热闹的海之声征服,如果可以启航,就前往任何世界角落,离开这些僵硬死板的墙,远行,肆意于浪巅波峰。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译自《How to Understand a Painting》,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