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到极致的教皇,美到毫巅的寓所

 

阴谋、暗杀、腐败、淫乱,大概很少有人会把这些字眼与至高无上的教皇联系在一起。然而,就在哥伦布发现美洲的那一年,一名西班牙人当上了罗马教皇。为了当选,这位波吉亚家族的后人想尽一切办法,真可谓是威逼利诱,终于得逞。得掌大权之后,他几乎将梵蒂冈这座圣城变成了肯尼迪治下的白宫:派对不断,滥交不停。同时,不断与亚平宁半岛各大公国发生冲突,企图用教皇国的影响力统治整个意大利,乃至欧洲。然而,他还是一个有人文情怀的教皇,将自己的寓所装修成富丽堂皇的艺术殿堂。

这就是历史上臭名昭著、声名远扬的亚历山大六世,以至于六百多年后,美国要专门拍摄一部三季的电视剧《波吉亚家族》,讲述他们家族的故事。

艺术君这两天开始翻译《梵蒂冈绘画大全》中有关波吉亚寓所的部分,特地拿出一部分介绍文字来,供大家欣赏。

一四九三年三月二十九日,教皇亚历山大六世 向意大利翁布里亚地区的奥尔维耶托市 撰写了一封重要的信件。信中,他向当地市民解释说:他们的大教堂必须推迟完工日期,因为教皇需要当时在那里工作的画家平图里基奥,他需要画家去装饰自己在梵蒂冈的私人房间。这些房间现在称为“波吉亚寓所”。在教皇宫殿中,这些房间装饰了极为繁复的湿壁画,数量位居前茅。平图里基奥和助手一共装饰了五个房间,全都布满绘画,这些作品的绝大部分直到今天都未曾改变。

尽管被称为“私人房间”,还是应该指出:早先,这些房间至少还是半官方性质。虽然亚历山大六世的卧房、起居室和藏宝室都在这里,但尤其是前面的区域,延伸到西斯廷礼拜堂和皇家大厅 [Sala Regia]的部分,都会用于官方场合,包括外交接待和正式接见、每年的洗足和为穷人赐福的仪式、与枢机主教们召开的正式教会法庭和议会会议、签署协约,甚至包括聚会。教皇的仪式总管约翰内斯·布尔夏德 有一本日记,其中区分了更为公开的区域和“密室”(意大利语为:camere secrete),后者只有少数宗教和世俗的尊贵人士才能进入,这也是一条规则。在波吉亚寓所中,教皇也为一些高级别的来访者提供客房。一四九五年一月,他的首批客人中,包括那不勒斯的腓特烈一世 、曼图亚的吉安弗朗切斯科·贡扎加二世侯爵 、以及后者的敌手法王查理八世。据说,面对新近完成的湿壁画,法国国王声称:“这般精美的装饰”,是他前所未见的。

查理八世的称赞绝非过誉之词。寓所绘画工程的主题中,结合了基督教、神话、寓言主题,还包括了与教皇本人相关的母题,既是为亚历山大六世量身定做,又满足了这些房间的官方职能。人们眼中的亚历山大六世,既是权力掮客,又是艺术和科学的恩主。他是西班牙颇具影响力的波吉亚(西班牙文为:Borja)贵族家族的后代,族中曾产生过一位教皇卡利克斯特三世 。亚历山大六世还是枢机主教时,就过着穷奢极欲的生活。虽然身居教廷高位,他有十个孩子,并与其中四个的同一位母亲生活在一起。这四个孩子是:乔瓦尼、切萨雷、卢克雷齐娅和戈弗雷多。他们中有些人后来颇为有名。在教皇于1492年获选入职之前,腐败、阴谋、臭名昭著的贿赂、买卖教廷官职,这些故事前后上演。成为教皇之后不久,亚历山大六世将梵蒂冈变成了缪斯们的庭院,就像写给奥尔维耶托的信中一样,他想尽办法,使尽手段,要将最好的艺术家、诗人、学者带到梵蒂冈。在波吉亚寓所中,他的态度体现得最为明显。

寓所中共包括六处房间和耳房,位于尼古拉五世 修建的教皇宫一层。不过,平图里基奥和他的作坊只装饰了其中五间:神秘信仰之厅、圣徒之厅、七艺之厅、使徒信经之厅和预言家与先知之厅 。教皇国大厅是个例外,这里是外交接待和觐见的重要之地。十九世纪末,艺术史学家弗朗茨·埃尔勒 和恩里科·史蒂文森 根据不同的装饰母题,给这些房间起了名字,并得到国际通用。现存的平图里基奥装饰绘画,主要是房间的上半部分,包括弧形空间 和天顶区隔上的人物和装饰性图案。房间下半部的作品,据说主要为装饰性图案,现仅残留一些痕迹。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翻译自《梵蒂冈绘画大全》,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