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框:艺术的终结和世界的开始

于东方艺术而言,画框这种东西,绝对是舶来品。在画廊里看展览,特别是古典大师的作品,除了对着画本身流口水之外,画框也特别吸引艺术君的注意。有的繁复,画框的面积甚至是画的好多倍,有的简洁,普普通通、褪了色的木头,甚至有些蛀眼,但更衬托出其中圣母的虔诚和圣子的威严。甚至有一家博物馆专为画框举办过一次展览。

给大家读《如何逛艺术馆》这一节,就是聊聊画框。

关于像极了小恶魔的宫廷侏儒的故事,艺术君记着呢。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艺术在哪里终结,世界从何处开始

关于画框和艺术的戏剧效果

想想你最喜欢的画,你闭着眼都可以描述的画。现在试着想想它的框是什么样子。奢华茂盛的镶金叶子雕刻?还是简单的黑木条?根本没有框?我出十块,你掏一分,赌你根本毫无印象。

——菲尔·道斯特( Phil Daoust),记者

有一间艺术馆,曾经大胆组织了一次关于画框的展览。没几幅画,但是有很多画框。如果你以为画框不过只是保护画的木头,这次展览可能会改变你的想法。

画框不仅出于实用目的存在。不知道你是否注意过:在窗户里看去,恶劣的天气变得更糟糕了?这样的效果,就来自于画框如何影响你对于内里图像的感受。它们会强化你的视觉经验。或者如画框专家、书籍《定义边缘》作者威廉·贝里(William Bailey)所言:“画框是观者和绘画之间的中介物。”一幅画没有了它们,你肯定会错过很多微妙的色彩平衡和精细,甚至可能更多。所以,很多画家把上框视为创作作品的一部分。“一幅没有框的画,如同一个没有身体的灵魂。”梵高曾这么说。

画框的特别迷人之处在于,它们定义了艺术终于何处,余下的世界在哪里开始。这么细微的决策会引发激烈见解。有些艺术家觉得:画框就像雕像的基座,或者剧院的舞台,应该让画作独立存在。这么一来,它给人的体验就是显而易见的、猝然的存在。有人相信:画框应该提供一种平滑的过渡,让人从真实世界——也就是展厅的墙壁——进入画作的想象王国。

往后退几步,你也许会把整个艺术馆看做你自己艺术体验的画框。白立方看上去很纯净,然而其中有很多“隐秘的”聚光灯,精心选择的墙漆,还有很多其他手法,强化展示作品的视觉冲击力。注意到这一点,你的艺术馆之行就又多了一层有趣的维度:艺术馆的戏剧效果。既然任何画作都只有借助假象才能成立,你也许可以问问自己:哪里是此物的开始,何处是彼物的终结?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中文文字内容,除引用部分外,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铃兰之蛋 by 彼得·卡尔·费博奇

Lilies of the Valley Egg, Peter Carl Faberge(Russia), 1898, Art Nouveau, Gold, enamel, diamond, ruby, velvet, rock crystal and platinum, H(open): 20 cm, Private Collection

铃兰之蛋,彼得·卡尔·费博奇(俄罗斯),1898年,新艺术运动,黄金、珐琅、钻石、红宝石、天鹅绒、石头水晶、白金,高(打开状态):20厘米,私人收藏

这个铃兰之蛋,由费博奇(1846-1920)以新艺术运动风格制作,存世仅有两枚。它的玫瑰粉色交错样式(guilloche)圆顶上,有一颗钻石和红宝石构成的皇冠;它的表面覆盖着绿色珐琅叶、铃兰珍珠和切成玫瑰形的钻石。一个钻石把手可以激活某种机制,显现出三张小肖像照片,是沙皇尼古拉斯二世和他两个大女儿:奥尔加和塔蒂阿娜。这是女皇最喜爱的俄式珍宝之一,她也一直将其放在圣彼得堡冬宫自己的房间里。

来自西伯利亚、高加索和乌拉尔山脉的宝石丰富多样,足以为诱人的构造提供材料来源。1884到1917年,费博奇在为俄国皇家制作56个此类彩蛋时,尝试了140种不同的颜色,令人震惊。费博奇莫斯科工作室主要制作中世纪俄式和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珠宝,同时他们也收到当代法国设计影响。铃兰之蛋在1900年法国巴黎的世界博览会删给展出,当时也是新艺术运动的顶峰时期。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一天一件艺术品”微信公众号】

qrcode_for_one_art_everyday

科瓦人物造像 by 不知名艺术家

Korwar Figure, Artist Unknown(Indonesia), c.1900, Melanesian Culture, Wood and Glass Beads, H: 26 cm,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科瓦人物造像,不知名艺术家(印度尼西亚),约1900年,美拉尼西亚文化,木头与玻璃念珠,高:26厘米,大都市博物馆,纽约

科瓦人物造像来自于伊里安查亚(Irian Jaya),位于新几尼亚岛西部,它的作用是建立生者与死者之间的联系。科瓦这个词的意思是“死者的灵魂”,人们认为逝者的灵魂进入其中。这些人物造像常常是为了安抚非正常死亡的人们的灵魂,比如因难产而死的女性,或是暴力的受害者,也包括一些精英家庭的成员。科瓦人物造像常常放在神圣的地方,比如洞穴,与逝者的尸骨放在一起。

某些人,比如得到神灵眷顾的人,特别擅长雕刻卡瓦人物造像。这些雕刻者有牧师或是萨满巫师的身份,被称为mon,他们是此生与来世之间的媒介。一旦mon将逝者的灵魂吸引到科瓦中,活人就可以请求它的保护,祈求健康或是对未来的预测。

这件卡瓦人物造像,来自于鸟头湾(Cenderawasih[Geelvink] Bay),日期介于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它采取坐姿,双膝拱起,这也是典型的丧葬姿势。用源于当地贸易往来的玻璃念珠用作眼睛,这不仅奢华,而且赋予造像一种洞达、超凡脱俗的眼神。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一天一件艺术品”微信公众号】

qrcode_for_one_art_everyday

Mukudj跳舞面具 by 未知艺术家

Mukudj Dance Mask, Artist Unknown(Gabon), c.1907, Punu Culture, Wood, pigment and kaolin, H: 34.3cm,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Mukudj跳舞面具,未知艺术家(加蓬),约1907年,Punu文化,木头、颜料和高岭土,高:34.3厘米,大都市博物馆,纽约

加蓬的Mukudj面具从20世纪早期开始被人收藏,它们的纤细之美一直受人赞誉。加蓬的男性者会踩着高跷表演复杂的mukudj舞蹈,那时候他们就会带着这些面具,而这些舞蹈也成为Punu文化认同的标志。舞蹈是为了强调社群内的重要场合,而那些异常健壮、灵活的舞者也被认为是吸收了灵性的力量,以完成出色的舞蹈。

这个面具像其他mukudj面具一样,其制作日期介于19世纪到20世纪,人们认为它模仿了社群内某个特别漂亮的女性成员的肖像。Punu对于女性美的理想很明显:宽大圆浑的额头,弧形的眉毛和杏仁状的眼睛,窄窄的脸,小小的下巴,精心打理的头发,头上中间一个突出的发髻,两颊还有风格化的头发曲线;这是当地19世纪的典型造型。白色高岭土涂在表面,代表美丽和灵性,同时与古代神灵世界的洁白构成联系。两眉间的菱形疤痕是感官享受的象征,它分成9份,体现数字9具有的神秘治愈力量。当地人认为:这些神性的力量注入到舞者身上,让他们具有表演高难度舞蹈的技能,同时受到保护。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一天一件艺术品”微信公众号】

qrcode_for_one_art_everyday

Guri Guri by 未知艺术家

Guri Guri, Artist Unknown(Indonesia), c.1910, Toba Batak Culture, Wood and Porcelain, H: 34.3 cm, MoMA, New York

Guri Guri,未知艺术家(印度尼西亚),约1910年,多巴巴塔克文化,木头与陶瓷,高:34.3厘米,MoMA,纽约

多巴巴塔克人位于苏门答腊地区,Guri Guri是他们为自己仪式中盛放药剂的容器所起的名字。Guri Guri中的药剂名为pupak,由被称为datu的宗教人士或是仪式执行者准备。Pupak中混合了有机物质,还有用仪式方式处死的人类的残留。拥有这药剂的datu就可以驱使被处死的受害者的灵魂听从他的命令。

一个guri guri包含两个部分:木头雕刻而成的塞子,还有容器本身,这容器多半是进口的。今天这件的容器,就是来自中国南部的福建省的陶瓷水壶。塞子证明了多巴巴塔克文化中精细的木刻传统,该文化大约存在于1800至1925年之间。它刻画了一个坐在神秘的动物上的人物,这动物名为singa。Singa常与生殖力和保护联系在一起,融合了马、蛇和狮子的特征。

长久以来,多巴巴塔克以其凶猛、好战的部族而闻名,但从19世纪转而信仰伊斯兰和基督教开始,像准备pupak这样的仪式已经消亡殆尽。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一天一件艺术品”微信公众号】

qrcode_for_one_art_everyday

约鲁巴游廊柱 by 伊势的奥罗威

Yoruba Veranda Post, Olowe of Ise(Nigeria), c.1912, Yoruba Culture, Painted wood, H: 154 cm,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Chicago

约鲁巴游廊柱,伊势的奥罗威(尼日利亚),约1912,约鲁巴文化,彩绘木头,高:154厘米,芝加哥艺术研究院

伊克雷的奥勾噶(Ogoga of Ikere)是富有的约鲁巴统治者,在他住所的内部花园外围,布置着一圈精心制作、造型复杂的木头柱子,这就是其中之一。奥勾噶希望用这个野心勃勃的项目,给来访的宾客留下深刻印象,他可以让当时最出色的雕塑家——伊势的奥罗威(c.1875-1938)——为他服务。奥罗威作品独特无二,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馆中都能见到,他的声名得以流传到今天,而且在约鲁巴社群一首颂扬个人成就的歌声中传唱。

奥罗威作品的独特之处在于:很多形象有强烈的纪念碑感,而且他在这些雕塑上耗费大量心力,创作出精细的质地和色彩缤纷的表面。在这件作品中,上述特点十分明显,其中表现的是:奥勾噶坐在王座上,带着珠子串接而成的王冠,上面有一只鸟,他的双手放在膝盖之上。高居王者之后,高度超过王冠之上的女性,是王者的第一房妻子,人们相信她,让她监管带有皇家标记的珍宝。奥罗威表现她威严的姿态,以此强调她的地位和权力,她有权在丈夫登基时为丈夫戴上皇冠。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一天一件艺术品”微信公众号】

qrcode_for_one_art_everyday

 

丹面具 by 未知艺术家

Dan Mask, Artist Unknown(Liberia), c.1912, Dan Culture, Wood and Chalk, H: 24.4 cm,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丹面具,未知艺术家(利比里亚),约1912年,丹文化,木头与粉笔,高:24.4厘米,大都市艺术馆,纽约

丹面具来自象牙海岸和利比里亚,今天这个面具的具体来源不可考。此类面具的性别要根据外貌判断,这个“温柔”的椭圆脸型有着突出的圆形大眼睛,用白粉笔强调出来,其特点表现出这是一个女性。这个古典的雕塑传统用优雅的方式,只表现面部的本质,而且这个脸部完全对称,面部特征轮廓清晰明快,以此强调。

尽管这个面具看起来十分现实,可以追溯到19世纪晚期或者20世纪上半叶,让人想起肖像画的形式,但类似作品实际上被看作是灵性的象征。虽然他们的功能和身份可能得到了规范,这些面具一代传一代,越来越重要,他们的角色各种各样,从保护社区在干燥季节不受火宅侵袭,到用漂亮的舞蹈、歌曲、短剧来娱乐观众的人。这个面具有特别令人愉悦的女性特质,暗示它可能担任“摇摆者(deangle)”的角色,这是一个友善诱人的神灵,与男性进行割礼的营地相关,它会让女人为她们等待割礼的男性家庭成员送去食物。从另一个角度,考虑到它的设计能提升佩戴者的视力,这个面具可能是“gunyege”,在行走比赛中获得冠军的人会佩戴它。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一天一件艺术品”微信公众号】

qrcode_for_one_art_everyday

 

博雷双胞胎面具 by 不知名艺术家

Baule Twin Mask, Artist Unknown(Ivory Coast), c.1912, Baule Culture, Painted Wood, H: 29cm, Musee Barbier-Mueller, Geneva

博雷双胞胎面具,不知名艺术家(象牙海岸),约1912年,博雷文化,彩绘木头,高:29厘米,巴比尔-穆勒博物馆,日内瓦

在西非的博雷社群中,像这样的面具常会在他们类似戏剧表演的娱乐活动(名为Mblo)中出现,包括一系列小品,由带面具的舞蹈者出演,他们会扮演大家熟知的主题,从动物到仿人漫画等等。接续的舞蹈者在动作复杂性和重要性上会不断提升,最终的舞蹈会献给社群最受仰慕的成员。享有这种方式的人,会制作与他相关的面具,这面具被看做是他们具有艺术性的“复制人”,或是“同名人”。

在Mblo的化装舞会中,一个面具常常代指双胞胎,这些人因为带给家族财富而享有盛誉,人们会认为他们共享一个灵魂。这面具会在人们扮演的不同社群种型中出现,或是在娱乐活动达到顶点时露面,以表彰特定个人。今天这件面具,制作时间大约在19世纪晚期到20世纪早期,两张面孔的差异形成对比,表现在大小、面部标记、发型和颜色等方面,这些也是男性和女性双胞胎面具的本质不同点。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一天一件艺术品”微信公众号】

qrcode_for_one_art_every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