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城死敌的传世之作

从今天起,艺术君会带着大家简单浏览艺(意)之旅各个景点的艺术品,并提供一些参考资源,感兴趣的艺友可以做延伸阅读。

先来看第一天,这一天的重头戏是圣母百花大教堂、乔托钟楼、洗礼堂。

一提起佛罗伦萨,必然会想起圣母百花大教堂,她巨大的红色穹顶,是世界上最大的砖造穹顶,已经成为佛罗伦萨的标志。

建造这么大规模的穹顶,绝对是建筑师的噩梦。不过天才的布鲁内莱斯基,用天才的“鱼刺形”双圆顶,让这一切成为现实。

百年之后,米开朗基罗在罗马圣彼得大教堂也建了一座类似的大圆顶,但这个神一般的男人也自叹不如:“我可以建一个比它大的圆顶,却不可能比它的美。”

这个穹顶的具体建造过程和背后的故事,可以参阅书籍《圆顶的故事》。

来看看教堂内的艺术品。

穹顶完成构想图,这是由Andrea di bonaiuto完成的湿壁画,明显的文艺复兴早期风格,人物拙朴,又不失生动,还有国际哥特风格的华丽,十分精彩。

来看细部:

透视法大师保罗·乌切罗的装饰性时钟,你能看出来这是几点几分吗?

Domenico di Michelino完成的湿壁画《但丁与神曲》。

完成米开朗基罗第一本传记的画家瓦萨里所作天顶画,后来由Federico Zuccari补完:

来个细部——《最后的审判》:

Niccolò da Tolentino 的错视画:

教堂精美绝伦的外立面,由Arnolfo di Cambio设计完成。

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都是身兼多职。布鲁内莱斯基不仅是建筑师,也是金匠、雕刻家,他有一个同城死敌,同样也是金匠、雕刻家、建筑师——洛伦佐·吉贝尔蒂。两人有两次最著名的“德比之战”,圣母百花大教堂的穹顶工程是一次,布鲁内莱斯基是胜者。另一次,是为大教堂旁边的洗礼堂设计铜门,吉贝尔蒂成为了胜者。

吉贝尔蒂完成了两套洗礼堂的大门铜雕,最著名的是第二组,共十个矩形场景,其中理想化的自然透视风格,成为人文主义的纪念碑,被米开朗基罗称为“天堂之门”,也启发了后世雕塑大师罗丹的“地狱之门”组雕。

下图为全貌。

来看看其中的两块细部:

面对这样的青铜浮雕,我等凡人也只有瞠目结舌的份儿了。

吉贝尔蒂是个骄傲狂妄的人,性格易怒,当然,他有狂妄的资本。完成这么出色的作品,当然要留下自己的痕迹。

上图中左侧就是吉贝尔蒂在“天堂之门”上的“自雕像”,右边是他的儿子。

而“德比死敌”布鲁内莱斯基呢,在圣母百花大教堂外有他的塑像,望着他负责修建的穹顶:

教堂内,有他的墓。

吉贝尔蒂和布鲁内莱斯基的争斗,在《圆顶的故事》中也有详细讲述。

圣母百花大教堂和洗礼堂内,这些精美的艺术品,如果只看图片,就像你结识了一个貌似天仙的美人,日思夜想辗转难眠茶饭不思,你却只能看她的微信头像。想跟艺术君一起去当面认识这位美人吗?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