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过,看见,再次被征服,而且将继续被征服

还是有不少朋友想看照片,那艺术君就献丑吧。

照片寥寥几张,一则在下水平十分有限,二则很多情景、心情用照片无法表达,尤其是在西栅的美术馆。所以还是推荐各位尽量去那里,用自己的眼睛、皮肤、气味去感受,试着跟先生心灵相通。

说到气味,想起来在晚晴小筑里面,闻见旁边点心铺子飘过来甜糯糯的糕点味,有人间的烟火气,但是不刺鼻,想必当时应为先生所喜。

照片中穿插一些朋友的留言,说得比艺术君好。

对了,还有个请求:如果你去过这里,一定记得里面有一份先生自己整理的年表,如果你拍下了,能否发给艺术君?拜谢!

纪念馆门口的铜牌。

来自 sissi:

先生说:“借我最初和最终的不敢,借我不言而喻的不见。”若先生真的在家,想必我也会在门外踟蹰的。

馆内小院里的竹子,栽在粉墙前屋檐下,竹后有棕榈树高高掩映。先生在世时,应该常在二楼看这两位吧。

先生手书“卧东怀西之堂”,下面那顶礼帽是复制品,原件都在美术馆中。

一些绘画复制品,上面是先生的语句:

那种所谓“灯光与黎明”之间的艺术劳作,画家也许因为忙碌,来不及想到永生。人的自知之明,从狂热的宗教信仰终于冷却为宇宙论……无所谓悲观主义、乐观主义的宇宙家乡观念……明哲而痴心,也只有这样,才能以精练过的思维和感觉来与宇宙对立。

先生作品复制品。

人们看我的画,我看人们的眼睛。平时,画沉睡着,有善意的人注视它时:醒了。我借旁人的眼睛看自己的话,倏然陌生了,便能适意于与自己的作品的分离……周详警辟的评论固然可喜,一声稚气的惊呼更能使画苏醒。

《杰克逊高地》手稿复制品,末尾两句中不知蕴含多少苦痛和安慰:

不知原谅什么

诚觉世事都可原谅

已经不记得这是从“卧东怀西之堂”望出去,还是从“作而不述之室”朝前看的样子了。画面中间,是先生年轻时站在上海美专大铁门前自豪的样子,英气勃发。

来自 Katharsis II :

寒假刚去过!人好少,在里面看了一下午,纪念馆设计的很有层次,真的不想离开。推荐西栅里的木心美术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是看完矛盾故居再看木心的,深深地感受到了阶级属性的不同,人生际遇真的不同,艺术作品的气息和纬度也不同。我觉得木心最伟大之处在于它的世界性。最后听着老柴的悲怆,看着电视里先生那顽童一般的眼神,还有满墙我心心念念的诗句,走出纪念馆,走进西栅也就是走进世界。

木心美术馆,只拍了这么一张,以表敬意。

来自 shinnna:

去年在乌镇,纪念馆还没建好,今年清明朋友邀我,问哪里好玩,我特地带她去了一趟。我们在美术馆馆看完了所有的影像资料,我想木心说不能辜负文学的教养,那么我们不应该辜负自己去看他的那份诚意。

就是这些,过两天分享艺术君这次江南行的一些照片,因为那里面有我爱的中国。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中文文字内容,除引用部分外,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