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奥斯卡·潘尼扎 by 乔治·格罗什

Dedication To Oskar Panizza, George Grosz(Germany), 1917, Dada, Oil on Canvas, 140 x 110 cm, Staatsgalerie Stuttgart, Stuttgart

献给奥斯卡·潘尼扎,乔治·格罗什(德国),1917年,达达主义,布面油画,140×110厘米,斯图加特州立绘画馆,斯图加特

完成了1914年的6个月兵役后,1917年,乔治·格罗什(1893-1959)再次应招入伍。一场暴力事件加上精神病医院的一段时间,让他最终离开了军队。他的早期素描和绘画毫无政治意义,但战争经历让他的作品发生了根本转变:总是与政治联系在一起的德国军队、贵族、商业、宗教,这成为他的艺术中恶毒讽刺的目标。他变得不愿与人来往,成为一个空想家,而且因此恨上德国人,特别是柏林人。他将自己的名字英语化,希望用自己刺耳的道德艺术说教,帮自己变成德国的贺加斯。

《献给奥斯卡·潘尼扎》作于1917到1918年,描绘了格罗什对于战后大都市的感受:反乌托邦、像地狱一般。潘尼扎是一名蒙受耻辱的德国作家,猛烈批评攻击当时的社会。一名教士的脸像月亮一样圆,处于一个混乱的行进队伍最前面;死神紧随其后,坐在一口棺材上,喝着一瓶杜松子酒。锋利笔直的道路,使得错杂的攀天大厦看起来更加危险;嗜血而且混乱的人群似乎不知道那些塔即将倒塌。

格罗什在1918年加入了柏林的达达主义运动,拥抱其反战、反中产阶级、反审美的抗议行为,即使在1920年代回到更为现实主义的绘画风格后也是如此。他的现代主义漫画,以及对德国社会的批评、对纳粹主义的抗拒,迫使他在1933年移民美国。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一天一件艺术品”微信公众号】

qrcode_for_one_art_everyda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