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看女神洗澡的下场

 

今天这幅画是“你来问艺术”艺术君公布过的一幅画,来自文艺复兴时期威尼斯色彩大师提香的《戴安娜和阿克泰翁》。

画中的故事来自罗马诗人奥维德的《变形记》。说起来,西方古典绘画中,取材最多的书籍,当然是《圣经》,接下来恐怕就是这本完成于基督诞生后不久的《变形记》了。

所谓《变形记》,是指人由于某种原因被变成动物、植物、星星、石头等物体。比如达芙妮(对,就是(若英)奶茶代言的那个女鞋)为了逃避阿波罗的追赶,变成月桂树;比如纳喀索斯迷恋水中的自己,溺水而亡,变成水仙。诸如此类的故事,因为本身包含众多不同形体、情感层面的挑战,成为古往今来艺术家们最钟爱的题材。

前面艺术君讲过月亮女神戴安娜的故事,作为善妒、小气闻名的女神,阿克泰翁就是她的受害者。阿克泰翁是一个年轻猎人,不小心看到戴安娜正在洗澡,这位女神一怒之下,将年轻猎人变成一头鹿,让其被猎人自己率领的四十来条猎狗撕咬而死。(艺术君在后面摘录了《变形记》中这部分的情节,文字十分优美,推荐大家看一看,这是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杨周翰的译本。)

论起来,还是咱们东方的七仙女好,被董永看见洗澡,只好以身相许了……

提香是使用色彩和表现人物和故事场景的大师,这幅《戴安娜和阿克泰翁》就是他的代表作之一。

画面右侧,头上带有弯月王冠的,自然就是戴安娜,她的姿势颇有些尴尬,因为另一位仙女在为她擦脚,行动不便,很被动,完全没有女神应有的优雅和庄重,看到有人来,赶紧拿起一块纱遮挡头部,但是眼神要是可以杀死人的话,阿克泰翁不需要变成鹿,就已经被她杀死了……

在戴安娜不仅是月亮女神,还是狩猎女神,如果你像艺术君一样,玩过《魔兽争霸3》,里面精灵族的“夜魔猎手”,原型自然就是戴安娜。

画面中,戴安娜头部左上方的背景中,仔细看,可以看到一个白衣仙女,她在追杀一头鹿,这暗示了画中故事的结局。

再往上,可以看到动物皮和头骨,这也是在暗示戴安娜作为狩猎女神的身份。

再看另一个主角阿克泰翁,他的手势表明了自己的惊慌失措。

阿克泰翁手里的弓掉在了地上,但身后的猎狗倒是兴趣盎然。

另外对这个场景感兴趣的,还有与戴安娜一起洗澡的诸位仙女,这几位的神态颇值得玩味:有的愤怒,有的诧异,有的毫无知觉,有的颇感好奇……

蔚蓝明亮的天空,温柔轻浮的白云,娇艳欲滴的女性胴体,斑驳的建筑,透明的水面,红色的大布帘,这一切都被提香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在做这幅画时,提香非常忠实地参考了《变形记》中的文字。接下来,就来看看古罗马诗人奥维德的精彩记述吧。

这件事发生在山边,地下淌满了许多野兽的血,这时候正当中午,人影缩短,太阳和东、西的距离正好相等。年轻的阿克泰翁和猎友们正在荒野中前进,他和善地对他们说:“朋友们,我们的网和长枪都滴着野兽的血了,今天我们的运气不错。等到黎明女神再一次登上红车把白昼请回来的时候,我们再继续我们打算作的事情。日神现在已经走到中天,它的热气已把地面烤裂。停止你们现在作的事情吧,把这些网子背回去。”人们照他的吩咐作了,停止了劳动。

这个地方有一个长满了针松和翠柏的山谷,名叫伽耳伽菲,是围着腰带的黛安娜常还游息的地方。在山谷幽深之处,有一个隐蔽的山洞,这不是人工开凿的,而是大自然巧妙作成的,足可以和人工媲美。大自然在轻沙石上凿了一座拱门,门的一边有一道清泉,细流潺湲,流进一片池塘,池塘四围都是青草岸。在林中游猎的女神黛安娜游倦的时候,常在澄彻的池水里沐浴她那不嫁之身。这一天,她又来到了山洞,把猎枪、箭袋和松了弦的弓交给她的专管武器的侍女,另一位女仙拾起了她卸下的衣装,还有两人替她把凉鞋从脚上解下。梳头的侍女比别人更加手巧,把披在黛安娜肩上的头发拢成一个髻子,而自己的头发却暂且披散着。其余的人,诸如涅菲勒、许阿勒、刺尼斯、普塞卡斯和菲阿勒就取瓮汲水,倒在黛安娜身上。

黛安娜正在池边像平日一样沐浴的时候,卡德摩斯的外孙阿克泰翁正好完结了一天的围猎,无意中到了这座树林里,这是个陌生的地方,不知道往哪边举步才好,不觉就走进了黛安娜的山洞,这也是命中注定的。他刚走进泉水喷溅的山洞,裸体的女仙们看见有男人,便捶胸大叫起来,她们突然发出的尖叫声响遍了树林。她们赶紧把黛安娜团团围住,用自己的身体遮盖黛安娜的身体。但是女神黛安娜比众神女高出一头,阿克泰翁看见了黛安娜美丽的胴体,不禁心醉神迷。黛安娜的脸立刻红了起来,就像太阳的斜辉照在云上生出的红霞一样,又像黎明时刻东方的玫瑰色。尽管女仙们把她围得很紧,她还是侧着身子,向后看了一眼。她恨不得弓箭在手才好,但是这时候手里只有水,她便把水向青年的脸上泼去,她一面泄忿,把水泼去,一面诅咒他不得好结果,她说:“你现在要愿意去宣扬说你看见我没有穿着衣服,你尽管说去吧,只要你能够。”她只说了这一句,但是经她撒过水的头上就长出了长寿的麋鹿的犄角,他的头颈伸长了,他的耳朵变尖了,手变成了蹄子,两臂变成了腿,身上披起了斑斑点点的皮。最后,她给了他一颗小胆。奥托诺厄的英雄儿子拔脚就跑,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跑得这么快。在一片清水池塘里,他看见了自己的面貌和犄角,但是他说不出话来。他低声叹息,他所能发出的声音只有叹息了,眼泪不觉从新长的脸上流了下来,只有神智和以前一样。怎么办呢?回到王宫去呢,还是在树林里藏起?

正在进退维谷的时候,他看见了自己的猎犬。这一群狗正在追寻猎物,窜山跳涧,爬上人迹不到、难以攀登、无路可通的悬崖。他看见了,立刻逃命;他现在逃命的路,正是当日追逐野兽的路。他一心想喊:“我是阿克泰翁!你们不认识自己的主人了么?”但是他说不出话来。猎犬的吠声响彻云霄。“黑毛狗”先上来一口咬住他的脊背,另一条名叫“降野兽”,也上来了。“爬山虎”咬住了他的肩膀。这几条狗比方才那些出动得迟些,但是它们在山上找到了捷径,反比那些跑得快了。它们把主人缠住之后,其余的狗也赶到了,一个个把尖牙往主人身体里咬,直到后来,他身上没有一处没有伤痕。他呼唤着,他的声音虽然不像人声,但也不是鹿所能发出的。这惨痛的呼声回荡在他所熟悉的山峦间。他屈膝跪下,好像在喊冤,又像在祈祷,他把脸转过来,默默地看着它们,用眼光代替了求救的手臂。但是他的猎友们不知他是谁,照旧呐喊,驱狗上前,一面回顾四方,寻找阿克泰翁,以为他在很远的地方。他听见自己的名字就把头转过来,但是猎友们却埋怨他不在场,埋怨他懒,不能来看看猎物被捉的景象。他倒的确很希望自己在远方,而事实上他却在场。他只希望看到自己的猎犬所作的野蛮的事,并不愿亲身体验。它们从四面八方把他围住,把嘴一味地往他肉里钻,把一个化作麋鹿的主人咬得血肉模糊。据说他受了无数创伤而死之后,身佩弓箭的黛安娜才满意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