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吉亚寓所中的五间艺术圣殿

贯穿各个房间的穹隅空间和天顶,都用一个精心设计的装饰结构联系在一起,这个结构在多处使用了教皇亚历山大六世和波吉亚家族的象征符号。虽然亚历山大六世唯一的肖像只出现在神秘信仰之厅的“基督复活”场景中,但他的地位和角色却无处不在。整个寓所的绘画都献给了基督教信仰,献给基督的生平故事和事迹,这使得亚历山大六世将将自己融入了基督的故事之中。而且,湿壁画将基督教神学与神话联结在一起,这让他对人文主义知识产生了浓厚兴趣,并且加以推广,其目标是在基督教教义的大背景下复兴古典。将不同时期和层面的历史绘画并置在一起,比如《圣经·旧约》和《圣经·新约》、古典世界和基督的生平事迹故事、基督教和世俗的历史,这样一种类型学原则构成了波吉亚寓所的作品主干和构图根基。而平图里基奥整个工程的组织表现形式也满足了主旋律层面的挑战,这都要归功于画家的能力,他将众人熟知的故事用异乎寻常的手法展现出来,并放置在古典的建筑结构和令人陶醉的场景中。此外,大幅的风景营造出一种幻觉,使得空间看上去向上方和两侧打开,并让平图里基奥可以在其中完成复杂的绘图方案。可是,他的技艺不足以打动亚历山大六世的继任者——尤利乌斯二世,后者没有继续将这些房间用作自己的私人空间。恰恰相反,新教皇憎恶前任的腐败,他搬入了波吉亚寓所正上方的房间 ,并委托更为著名的画家——拉斐尔用湿壁画装饰。

【上为“神秘信仰之厅”壁画】

波吉亚寓所的第一个房间称为“神秘信仰之厅”,其中饰有圣母玛利亚的生平场景。所以,要是起个更具描述性的名字,应该叫“圣母生平之厅”。七块弧形空间中表现出圣圣母玛利亚灵降临和圣母升天。此处与其他房间一样,画中故事一般都发生在室外,位于宏大的建筑背景之前,表明平图里基奥作为风景画家的才华。弧形空间的场景和天顶壁画都属于同一个绘画工程。在神秘信仰之厅中,《圣经·旧约》中的大卫王、所罗门王,还有先知以赛亚和耶利米,他们都被描绘在拱顶之中,在预言中提前宣告《圣经·新约》中基督完成的拯救故事。

【上为“圣徒之厅”壁画】

“圣徒之厅”中有六块穹隅湿壁画,描绘了圣徒们的生平,其中有女性圣徒:加大利纳、芭芭拉、苏珊娜、马利亚和以利沙伯 ,男性圣徒包括:塞巴斯蒂安、安东尼、保罗。画中圣徒按性别分组。为什么选择这些圣徒,没有任何已知的根据,艺术史学家和神学家们也一直对其争论不休。不同寻常之处在于:在“圣母往见”场景中,有抹大拉的马利亚和以利沙伯,这两人本应出现在神秘信仰之厅圣母生平的场景中。而且,《圣经·旧约》中的苏珊娜、旷野中的圣安东尼和保罗,这在十五世纪末期还十分少见。更少见的是天顶壁画中的神话主题,其中场景来自伊希斯、俄赛里斯和阿匹斯 的传说,这是十分罕见的神话主题,明显在暗指波吉亚王朝的建立传说。上古的传说、《圣经·旧约》中的英雄大卫王(在与歌利亚搏斗)和犹滴(杀死荷罗孚尼的人)的图像,还有古典任务赫拉克勒斯与古罗马的海神尼普顿,这些人物在一起共同出现。

【上为“预言家与先知之厅”壁画】

昭示基督未来统治的预言,这个主题首先出现在“使徒信经之厅”中,并在波吉亚寓所的最后一个房间——“预言家与先知之厅”内反复出现。在这里,十二块小型穹隅空间中都有一名女先知和男性预言家。这些人物有真人四分之三高,处于蓝色背景中,写有铭文的旗帜在他们身边飘扬。与之相比,天顶上的圆雕饰刻画了古代的牺牲场景,其意义以及与下方湿壁画的联系有时并不清楚。

【上为“七艺之厅”壁画】

“七艺之厅”的主题与波吉亚寓所其他房间完全不同。这里的穹隅中有七种人文艺术的女性化象征(修辞、音乐、算数、地理、天文、逻辑和语法),她们位于王座之中,身边对应科学或“艺术”的倡导者们围成一圈。天顶中刻画了公正这种基本德性 ,其中有来自古代历史和《圣经·旧约》中的审判场景,包括亚伯拉罕 和诸天使、哈德良的审判等,他们围绕着中间的人物:公正的人性化象征。

【上为“使徒信经之厅”壁画和天顶画】

“使徒信经之厅”有十二块圆弧形半圆壁,刻画了十二个门徒,每个人旁边都有一位《圣经·旧约》中的先知。半圆壁有厚厚的金色边框,每个人都拿着写有铭文的旗帜,围绕着他们的上半身。虽然这些半圆壁主题相同,但其实各有千秋,平图里基奥笔下的人物在年龄、穿着、头发和胡须样式上各自不同,因此这一圈人物充满活力。湿壁画安排的顺序,遵照使徒信经中的文字,这些文字都写在使徒的旗帜上。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译自《梵蒂冈绘画大全》,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