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君年度歌曲:有几片蒜头,加上几片玫瑰花瓣,你和我就可以把它叫做家

昨天在网上乱逛,无意间,听到了我的年度歌曲:《失去之神》(The God of Loss)。这是一首民谣,灵感来自印度作家阿兰达蒂·洛伊(Arundhati Roy)的小说 《微物之神》(The God of Small Things)。

首先吸引我的,是它的前奏。

“过去,有些音乐家可不怎么光彩,他们会在城镇之间游荡,跟现在一样,但是他们大部分都是普通人,跟自己的家族、村庄、宗教等等有着紧密的联系。”在《我们祖父母那些美妙的音乐都去哪儿了?》中,严肃绘本大师级人物罗伯特·克拉姆这么说。“他们的音乐很乡土,亲戚和邻居是他们的老师。这些最下层的普通人,用自己的小提琴讲述最刚猛而美丽的故事,让听者的心灵感动、兴奋,其程度完全不亚于任何莫扎特或是贝多芬的官方‘经典’。”

克拉姆讲出了这首歌前奏的感觉。

然后是歌词,开门见山:

我的父亲是个木匠

我的母亲她死得早

第二段:

他盖起了我现在住的房子

用沙子泥巴和烟

第四段:

我们的胸口贴在一起

蜘蛛在上面结网

第五段:

有几片蒜头

加上几片玫瑰花瓣

如果它小到能扛起来就走

你和我就可以把它叫做家

你和我就可以把它叫做家

一个克制而又暗潮涌动的故事,引发了艺术君的兴趣,去 Youtube 搜索这首歌的 MV。刚开始,还以为它的 MV 是用沙画制作的,仔细一看,实际上是刻纸。

如果说 MV 也可以成为艺术品,那么这首歌的 MV 不遑多让,更重要的,在于它和整首歌的完美搭配。而艺术家在 MV 中跳入跳出,时而写实,时而意识流式的表现,让艺术君看得目瞪口呆,眼红心热。

“这首歌关于失去、关于时间的流逝,同时提问:当我们在不断失去的时候,有哪些东西是我们可以带在身边的?”艺术家、电影人 Andrew Benincasa 讲述自己制作MV的过程。“在主题上,这首歌与刻纸是天作之合,因为刻纸是以去除某些东西完成创作的过程。拿起一张白纸,去掉几块,制作出一个图像,故事是靠失去的东西形成的。似乎这是人类生命经验的绝佳比喻,我的视频也是从这颗种子生长出来。”

有些的镜头寓意非常深刻。比如开始时,主角的父亲和母亲站在房中,突然,母亲的头像变成了相框中的遗像:

比如父亲一锤一锤造出房子、花园、田地,呼应着歌词:

比如男女主角站在一栋房子的门口,然后房间里的装饰不断丰富、美丽,让人想起一个家是两个人共同努力的成果:

比如男女主角互相使用刻刀雕刻对方的身体,一开始也许是伤害,实际上却让两人更加美丽:

演唱这首歌的乐队 Darlingside,由四个干净的男生构成。

 

这首歌还有一个录音室版本,清洌刺眼而又和暖的阳光,如泣如诉的小提琴,宛转悠扬的男生和声,四张各具特色又有着天使般笑容的脸,怎能不让人陶醉其中?然而,他们讲述的,却是一个充满痛苦与磨难的故事。

 

 

印度作家阿兰达蒂·洛伊的小说 《微物之神》,1997年出版,获得了当年的布克图书奖。2006年,该书译成中文版,在人民文学出版社付梓。小说是半自传体,主角是一对双胞胎兄妹,从孩子的角度叙述,但又有着世事洞察的冷静。小说的名字《微物之神》,是要强调:那些琐碎的、貌似无用的小东西,是小孩子眼中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如果你深入想一下,这个世界上每个人,不论是奥巴马,还是ISIS 的恐怖分子,或者我们楼下的广场舞大妈,每个人都是从童年慢慢长大的,你就会明白:那些琐碎的、貌似无用的小东西,真的会影响这个世界。因为一个人童年的所见所闻所感,在潜意识的多个层面上,影响着 ta 长大之后的所思所想所为。

下面这段话,来自这位作家阿兰达蒂·洛伊,说得真好!

爱;被爱;绝不忘记你自己并不重要;绝不纵容生命中无人说出的暴力、庸俗而粗鲁的不平等;要在最悲哀的地方寻找喜乐;要在兽穴之中寻找美;绝不要简化复杂的东西,也绝不要复杂8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7≥÷简单的东西;尊重力量,绝不尊重权力;最重要的是,要观察;要尝试,要理解;绝不要视而不见;绝对、绝对不要遗忘。

昨天开始,艺术君一直在想怎么才能让大家看到这首歌的 MV ,终于成功从 Youtube 下载下来,传到了企鹅视频上。在电脑上去腾讯视频搜索《The God of Loss》,可以看到更高清的版本。

这是 MV 。

当然,还有录音室版本,让大家看看那四位小鲜肉大男生。

最后,艺术君将中英文的歌词列在下面,供大家对照欣赏:

失去之神 / The God of Loss

我的父亲是个木匠

我的母亲她死得早

我是几个兄弟里最大的

你是我家族里的麻烦

我家族里的麻烦

My father was a carpenter

My mother she died young

I’m the eldest of my brothers

You’re the trouble in my blood

Trouble in my blood

我发誓我会低头做人

就像我父亲以前那样

他盖起了我现在住的房子

用沙子泥巴和烟

沙子泥巴和烟

I swore that I’d stay humble

Like my father was before

He built the home I live in

Of sand and mud and smoke

Sand and mud and smoke

是的,我们会无声无息地离开这里

取个新名字,保留老样子

我不会当坏人,也不做叛徒

只做你忠诚的失去之神

Yes, we will leave here without a trace

Take a new name and an old shape

I’ll be no outlaw, no renegade

Just your faithful god of loss

所以,跟我在河边碰头吧

在那片船型的土地上

我们的胸口贴在一起

蜘蛛在上面结网

So meet me by the river

On a boat-shaped piece of earth

We press our bones together

And the spider does its work

有几片蒜头

加上几片玫瑰花瓣

如果它小到能扛起来就走

你和我就可以把它叫做家

你和我就可以把它叫做家

With flakes of garlic

And petals from a rose

If it’s small enough to carry

You and I can call it home

You and I can call it home

是的,我们会无声无息地离开这里

取个新名字,保留老样子

我不会当坏人,也不做叛徒

只做你忠诚的失去之神

Yes, we will leave here without a trace

Take a new name and an old shape

I’ll be no outlaw, no renegade

Just your faithful god of loss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点击【阅读原文】前往《微物之神》豆瓣读书页面。

【说明:以上中文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