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草地·丢勒

Great Piece of Turf,  Albrecht Dürer, 1503, Watercolor, pen and ink, 40.3 x 31.1 cm, Albertina, Vienna

一片草地,丢勒,1503年,水彩、蘸水笔和墨水、铅笔和染过的纸,40.3 x 31.1厘米,阿尔贝蒂娜美术馆,维也纳

这是德国最伟大的艺术家阿尔布雷希特·丢勒的习作。丢勒向以对细节一丝不苟的研究而著称,本画就是他在这方面的典型作品。

“任何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必然会感到迫切需要全面理解新的艺术原理,并且要对它们的实用性做出自己的判断。”丢勒即是如此,“在他的一生中,他时时刻刻都充分意识到那些原理对于未来的艺术有重大意义。”[2]

丢勒是一位杰出的金匠之子,他从小就展现出惊人的绘画天分,逐渐长大后,他为了学习艺术,开拓眼界,从德国到了比利时,又旅行到瑞士,此后更是翻过阿尔卑斯山来到意大利。在那个交通不发达的年代,可以想见他经历了多少磨难,为了艺术付出多少辛劳。

丢勒力求认真注视自然之美,对事物耐心而忠实地予以摹拟,他希望像北欧的艺术家杨·凡·艾克一样,像镜子一样反映自然。

毫无疑问,从这幅画中我们看到他的确做到了这一点。

画中的草虽然种类繁杂,但并没有给人杂乱不堪之感,相反,层次异常清晰,观者可以感受到它们分明的先后位置,它们由于不同种类和姿势而对光的不同感受,它们或纤细或粗厚的质感,如果有风吹过,观者似乎能看到它们的摇曳,听到叶片之间互相摩擦的沙沙声响。

我第一眼看到它,总觉得这种风格似曾相识。这样一幅水彩作品,与我们宋朝的花鸟工笔画似乎带给人同样感受,一样纤细入微,一样耽美。不过,宋人花鸟多为谐趣之作,而丢勒之所以要努力掌握描摹自然的熟练技能,他的目的是以其“作为一条较好的途径,以便呈现出他要用绘画、雕版和木刻去图示的宗教故事中的真实可信的景象。”[2]

在丢勒后来的版画作品中,他好像已经把哥特式艺术转向摹写自然以来的发展都集中起来,提高到尽善尽美的境界。

  1. Great Piece of Turf –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2. 艺术的故事》 p 34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