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克斯附近的大松树 by 塞尚

Great Pine near Aix, Paul Cezanne, 1890-1895, Oil on Canvas, 72 x 91 cm, Hermitage, Saint Petersburg.

艾克斯附近的大松树,塞尚,1890-1895年,布面油画,72×91厘米,冬宫博物馆,圣彼得堡,俄罗斯

树占据整个画面。它似乎要把树枝伸到赏画者面前,攫住他们。广大风景中,松树高大,周围的一切都已经臣服于它。画作就是要表现这一点,是对公认权威的证明。

过去几个世纪中,一个画家有多种选择,重新组织不完美的自然界,形成深思熟虑的构图:河的流向、山丘的曲线,都可以改,厚重的阴影、残酷的沙漠,都能柔化。这种二次平衡形成一个不存在的世界——那些时期的图像中,推翻日常经验中的不确定性,理性从不犹豫。

塞尚不会做这么绝对的决定,他等待,然后犹疑:世界似乎在他笔下抖动,树叶隐藏在滑动的绿色笔触下。许许多多种不同的绿色彼此交错,然后一起融合,形成一片叶子的颜色,但是是哪一片呢?我们感到:我们应该可以看到、识别出每片叶子,但是画家不同意。他的眼睛在厚厚的物质间移动,不去留意过去的经验。他决心以更精确的方法观察,因此,外形消融了,确定性消失了,返回了它们出发的书本和言词。

唯一挺立的,而且在他的注视下没有削弱的,就是这棵树。巨大的松树站在红色土地前,像十字架般,切分土地。树干充满力度,对于感受到世界软弱的人们来说,它是保证:它就是确定无疑的存在。画家可能把自己的信任放进去了,但是他一直仍然无法完全把它描述出来。树有硬直的轮廓,不规则而且经过调整,证明他在重现树的轮廓时遇到困难。塞尚笔下的自然,冷酷缄默,如同战役结束后的战场。最后,这场战役的获胜者,就是这棵树。

其他一切,缺少实质和能量,逐步退去:灌木、树林、最小的枝杈,都变得无意义,分散观者注意力。这幅画不需要它们。几何形状去除一切解说,这里的树就是世界的起点。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译自《How to Understand a Painting》,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