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达基教番外篇:它和艺术有什么关系?

 

5年前,艺术君第一次公差去美国。从旧金山机场出来,当时的美国同事驾车带着我们前往索萨丽托(Sausalito),那是旧金山市区旁边的度假胜地,相当于北京的通州,连接两地的,是金门大桥。

那天是周末,天气很好,加州的空气透亮,阳光灿烂,天空湛蓝。在金门大桥上,就看到很多人全身专业装备,骑着自行车飞驰而去,一辆接一辆,超过我们这些龟行的四轮爬虫。过了金门大桥,进入索萨丽托,多为山路,骑手更多了。他们三五成群,穿着五颜六色的紧身服,头上是流线型头盔,戴着风镜,两脚来回捯个不停,胯下的自行车,一看就是非常高级的那种,恐怕都是全部碳纤维车身吧?怎么着也得大几千美金?

艺术君当时一直纳闷:这些人不好好在家呆着,怎么都要跑出来这么折腾?难道他们不知道:男人不能骑太多自行车吗?这样会影响下一代的!这样会“不行”的!!

后来,读到一位《南方人物周刊》记者的手记,提到发达国家的年轻人,他有这样一句话:物质之战已经结束,心灵之战才刚刚开始!

有人说过:人生有三重境界——生存、生活、生命。

解决了生存和生活的问题,就是物质之战的胜利;如何面对生命,寻找生命意义的答案,这才是心灵之战的终极目标。

细细想来,很多令人摸不到头脑的现、当代艺术,就是心灵之战的产物。

二战之后,西方世界进入高速发展期,物质极大丰富,再加上注重个体、注重隐私的文化传统,一个艺术家不一定必须有赞助人才能生存,他不需要愉悦其他人,而是要面对自己的大脑和内心。在不重复他人的基础上,表达自己的观念,寻找自己独特的价值实现方式,寻找自己心灵的自由。在杜尚等一系列艺术家的肇始下,西方现、当代艺术进入新的篇章。可是,这种过于强调个性、强调自我的表现方式,也使得大众越来越难以理解,难以感同身受。

物质丰富的背后,科学的不断进步是主要力量,日益强大的科学,也把全知全能的上帝挤到一边,过去的主流宗教的位置慢慢变得尴尬。人类不再需要上帝的眷顾,也可以生存,也可以生活下去。

艺术和宗教,曾经是慰藉人类最好的手段,现在,它们安抚人心的力量在慢慢弱化。人们仰仗的,是科学。不管是什么,只要披上科学的外衣,就已经占了先机。山达基教就是如此。

山达基教的英文原文是:Scientology,一看就知道,Science是它的词根,它还有一个译名,叫“科学真理教”。因为艺术君实在不想玷污“科学”和“真理”这两个词,所以一直用“山达基教”这个音译。

山达基教就是利用人们对于“科学”这个词的盲从,然后打着“倡导自我认知和精神完善”的旗号,从而达成某些人不可告人的目的。

从这个意义上,山达基教是钻了科学和艺术的空子,它利用人们对于自己、对于生命的真诚,给他们洗脑,让他们无条件付出,剥削他们,满足极少数人的私欲。

朱新建说过:一件好艺术品有三个要素——真诚、朴素、生动。

分析一下,真诚是出发点,朴素是表现手法,生动是实现效果。三者相辅相成,不可或缺。

特别是真诚,它是朴素和生动的前提,没有真诚,再朴素、再生动,也都失去了意义。

而山达基教,本质上极度虚伪,却要假扮真诚,然后利用人们的真诚,借助生动的语言和宣传手法,让信众过朴素的生活,其结果,就是《动物庄园》里的那句话:“所有动物生来平等,而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平等”。

那么,山达基教又有哪些手法呢?他们的虚伪如何体现?又是怎么利用人们的真诚?信众的生活又有多么朴素?请期待艺术君“山达基教”系列最后一篇:《山达基教:先掏你的心,再掏你的钱》。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