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开朗基罗以外的西斯廷

上图为西斯廷礼拜堂外景,以往光看里面的,艺术君还真是没太注意过。接下来带给大家西斯廷礼拜堂介绍的第二部分,接续昨天。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些中墙上的湿壁画,来自十五世纪托斯卡纳和翁布里亚画派的著名画家,比如波提切利、彼得罗·佩鲁吉诺和卢卡·西尼奥雷利。他们每个人在各自作坊的协助下,绘制了一幅或多幅作品。尽管彼此风格不同,整个系列作品还是表现出高度一致性,因为这些画家在颜色选择、人物大小、整体构图上达成了一致,而且使用同样的水平线。

这个墙面区域中的系列绘画,完成于一四八零至一四八三年之间,最初包含八个场景,分别选自《圣经·新约》和《圣经·旧约》,其目的是希望形成彼此对照观看的故事。北墙上(也就是以圣坛为主的右侧墙上),是来自耶稣生平的故事。南墙上是来自摩西生平的场景。这些画彼此相对,形成一对。初看上去,故事的选择可能有些奇怪,因为它们不是其他教堂中常见的耶稣生平故事(从诞生到受难)。这是因为要把基督的故事跟摩西的故事对应起来。用《圣经·旧约》的场景对应《圣经·新约》的场景,这样的原则称为“预示象征论(typology)”,源自中世纪神学。该理论认为:《圣经·旧约》预示了《新约》,这两部分在基督的生平和受难故事中达成彼此的圆满。在该原则指导下,摩西被视为基督的先辈和前导,因为他带领自己的人民摆脱了奴役。

不过,在选择某些基督生平场景时,由于西斯廷礼拜堂是教皇的礼拜堂,更重要的是要考虑西克斯图斯四世的想法,他要强调:门徒的职责,是传播基督教信仰,特别是圣彼得,他是基督在尘世的代表。所以他的想法得到了优先考虑。教皇们是彼得的直接继任者,在通过基督得到拯救的故事中,他们也承担重要责任。窗户等高墙面区域下半部有一系列教皇肖像,强调了这种责任。

两个场景之间,常常存在某种联系。比如《发现摩西》和《基督诞生》,二者都曾装饰圣坛墙面,其共同元素是:奇迹般地降临或是发现某个婴儿,这婴儿是神圣的,或者可以带来拯救。这两幅湿壁画毁于一五三六年,都是彼得罗·佩鲁吉诺的作品,他也负责圣坛画《圣母升天》。幸运的是,两侧墙面最初的作品《基督受洗》幸存下来,让人们可以见证佩鲁吉诺的绝佳技艺。

下一对画作由波提切利完成,描绘了《基督受试探》和《摩西生平场景》。接下来是吉兰达约万完成的《门徒的召唤》,以及科西莫· 罗塞利(或比亚焦·迪安东尼奥)完成的《过红海》,二者也有创作构图上的联系,画面中央都有一大片水面。科西莫· 罗塞利的《登山训众》和《下西奈山》也是如此,两幅画背景中都有一座大山。在接下来这对画作中,佩鲁吉诺的《基督将钥匙传于圣彼得》和波提切利的《惩罚叛徒》,背景和画面中央都有一座巨大的建筑物,其中皆有圆形穹顶。两侧墙面最后两幅画是科西莫· 罗塞利的《最后的晚餐》和西尼奥雷利的《摩西的遗嘱与死亡》。入口的墙上原来是吉兰达约的《基督复活》和西尼奥雷利的《为摩西的尸体争辩》,但在一五二二年,礼拜堂门上的大理石框架崩塌,两幅画都遭到严重损坏;一五六五年,亨德里克·凡德尔布勒克和马泰奥·达莱切的同主题湿壁画取代了原有作品。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译自《梵蒂冈绘画大全》,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