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爱尔兰的《海洋之歌》到老不正经的宙斯

 

昨天看了一部优美的动画电影《海洋之歌(song of sea)》,这是一部结合了手绘、凯尔特神话、爱尔兰民间传统的动画片,也是今年奥斯卡的提名动画长片。主创汤姆·摩尔,五年前曾经以处女作《凯尔经的秘密》惊艳世人,其中的爱尔兰元素,结合令人惊叹不已的“凯尔经”,过目难忘。这部《海洋之歌》同样如此。

《海洋之歌》中有个猫头鹰女巫 Macha,她因为不忍见到儿子一直悲伤哭泣,于是将其化为巨石。儿子为什么一直要悲伤呢?这个叫 Mac Lir(好像除了苹果公司的 Mac 系列产品,只要名字里有 Mac 的,都有爱尔兰血统)的巨人,是爱尔兰神话中的“海洋之子”,他本来有个幸福的家庭,有个凯尔特女神嫉妒他的幸福,趁他不在,将家人变成了天鹅,遭到放逐,离开人间,Mac Lir 找不到家人,以为他们都已遇害,于是开始无休止地痛苦。母亲Macha实在不忍,于是将其变成了石头。要说呢,这个老妈的心情我可以理解,没有哪个母亲愿意一直看着儿子每天泪流涟涟,但是为什么要采取这么极端的方式捏……

Anyway,这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动画片,强烈推荐下。虽然大白确实可爱,但不是所有动画片都要做成3D 的不是?看看日本的《辉夜姬物语》,宫崎骏就更甭提了。回头瞧瞧咱们的熊大、熊二,好吧……

能够把人变成石头的,不只是猫头鹰 Macha,还有希腊神话中的蛇发女妖美杜莎,她用自己的目光就能把人变成石头。如果她向你暗送秋波,可就是名副其实的“温柔地杀你”了。

这样的妖孽,死在珀尔修斯之手,而且她的头还变成了珀尔修斯的一件武器,没事儿就拿出来晃敌人一下,“用我的目光杀死你!”效果往往不错,后来珀尔修斯成了天上的英仙座。

珀尔修斯他爹,就是老不正经的宙斯。宙斯自恃众神之神,一直玩儿得有点过。当珀尔修斯立业成家、传宗接代之后,有了儿子,儿子有了女儿。阿尔克墨涅(Alcmene),就是珀尔修斯的孙女,却被自己的曾祖父宙斯动上了坏心眼儿。实际上,阿尔克墨涅也找了自己的堂兄安菲特律翁(Amphiltrion)作为老公,但是呢,阿尔克墨涅家族的仇人杀死了她的8个哥哥,所以小姑娘发誓:此仇不报,誓不同床!所以安菲特律翁只好憋足了劲儿,要去给媳妇儿家报仇。

话说在古代,堂兄妹结婚也不算过分了。埃及最著名的法老图坦卡蒙,最新科学证据表明:他的父母亲就是亲兄妹,直系血亲通婚,直接导致图坦卡蒙得上遗传病,不仅瘸了一条腿,而且时不时出现癫痫和幻觉,并且直接导致他的早亡。埃及艳后克里奥佩特拉,当时就差点嫁给自己亲弟弟。

说回阿尔克墨涅,宙斯看上她之后,为了不让别人发现,他就装扮成安菲特律翁的样子,还发了神通,让太阳神和月亮女神放长假,这个慢慢长夜,相当于以往的三倍,然后,神经的宙斯就说服重孙女跟自己上了床……

后来,阿尔克墨涅生下了宙斯的儿子,这个儿子有个更加响亮的名字:赫拉克勒斯。不过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啦。

嗯,终于说到正题了。

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件梵蒂冈格列高利伊特鲁里亚博物馆的陶器,上面讲述的就是宙斯和阿尔克墨涅的故事。

归于阿斯特阿斯名下,公元前4世纪晚期,帕埃斯图姆搀酒器,约公元前360—330年,高:37厘米,上色陶器,格列高利伊特鲁里亚博物馆

Asteas artist, attributed to, late 4th century Krater from Paestum, ca. 360–330 BC Height: 37 cm; Ceramic, painted, Gregorian Etruscan Museum

这是一件花瓶状的器皿,上面有两个把手,称为“搀酒器” ,古代希腊用其混合水和葡萄酒。该作品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其特别的绘画装饰——红色人物风格,戏仿希腊神话场景:众神之父宙斯,准备向安菲特律翁的妻子阿尔克墨涅求欢。在神话中,宙斯化身为安菲特律翁的形象,这里是一个五短身材的胖老头。众神的使者赫尔墨斯在画中更胖,他站在右边,穿着滑稽的戏服,蛇杖指地,一般来说,他应该是年轻人的形象。赫尔墨斯的右手中拿着一盏小灯,指明窗户所在,穿着雅致的阿尔克墨涅就在其中。在公元四世纪,来自希腊喜剧的类似场景在伊特鲁里亚帝国很受欢迎。帕埃斯图姆画家阿斯特阿斯是少数留下名字的伊特鲁里亚艺术家,他也受到希腊文化影响。由于风格接近,该搀酒器归于他的名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