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蒂冈高地上的圣彼得大教堂

 

圣彼得大教堂,及其宏伟的柱廊广场,是天主教的中心。在教会日历中十分重要的日子里,教皇会在这里主持弥撒,将自己的祝福送给下面广场中聚集的信众。大教堂是梵蒂冈城国的主要教堂,可以容纳两万人,它是罗马市内最大、最重要的教皇方形教堂。教堂内高二百一十一点五米,两翼宽度一百八十七米,它拥有世界上所有教会建筑中几乎最大的地面面积。教堂内部不仅空间大,同时极具震撼力。一百三十二点五米高的穹顶结构由将近八百根柱子支撑,大教堂中共有四十五个祭坛和四百五十余尊雕像。

圣彼得大教堂属于罗马城内最古老的教堂,但是它目前的结构和前面的广场只是在十六至十七世纪才完成。它的前身——老圣彼得大教堂建于古代晚期,在君士坦丁大帝治下屹立起来,并在公元三二六年得到祝圣。为了建造巨大的新教堂,老圣彼得大教堂必须逐步拆除。这座君士坦丁时期的大教堂是中世纪最大的宗教礼拜场所,有五条通道,长一百一十九米,宽六十四米。拆除之后的残余保留了下来,用作修建新教堂。然而,虽然老教堂中有圣彼得之墓,但它并不是罗马城中教宗的首选教堂,如今的圣彼得大教堂也不是。从君士坦丁时期开始,教宗一直使用拉特兰宫中的圣乔瓦尼教堂。整个中世纪时期,旁边的拉特兰宫一直是圣座所在地,梵蒂冈仅仅是候选居所。直到康斯坦茨大公会议后的“西方教会大分裂”结束后,特别是在教皇尼古拉五世治下,梵蒂冈才扩建、转变为诸位教皇圣座的首选。

一五零六年,尤利乌斯二世决定:全面重建圣彼得大教堂。据说,这座无数人崇拜的君士坦丁时期大教堂已经不再安全。但根据推断,是这位热爱艺术、野心勃勃、又想要青史留名的教皇,想要一座更现代、更震撼的建筑。一五零六年四月十八日,尤利乌斯二世为新的圣彼得大教堂奠基。然而,新教堂建成用去一百二十年。一六二六年十一月十八日,教皇乌尔班八世终于为该教堂祝圣。由于建设期间,教堂仍需主持仪式,老圣彼得大教堂是随建筑进度逐步拆除的,其中部分还存留到了十七世纪。有一些文艺复兴和巴洛克时期的湿壁画和其他艺术品,现在保存在梵蒂冈宫和梵蒂冈博物馆中,人们可以从中逼真了解旧圣彼得大教堂的形象。

建设和拆除一直同步进行:拆老教堂不仅要为新教堂留出空间,同时,原来的建筑规划一直在不停修改,也就导致新的结构要不断拆除、重新修建。多纳托·布拉曼特是第一位建筑师。一五零五到一五零六年,他接受尤利乌斯二世委托,绘制新大教堂的建筑蓝图。他面对的挑战是:既要保留君士坦丁时期老教堂的精神——因为这里是圣彼得的埋葬之地,与天主教会的起源密不可分,同时又要推出现代理念,可以满足文艺复兴时期教皇对建筑的美学要求。布拉曼特没有考虑纵向的教堂,而是使用了希腊十字的形状,将建筑从中间展开,上方设有大穹顶。然而,在实现这个规划的过程中,布拉曼特面对无数问题,特别是承重问题,因为他设计的柱式无法支撑巨型穹顶的重量。所以,他采纳拉丁十字,重新制作出一份建筑规划。

然而,一五一四年,建筑师去世,他的两份建筑设计都没有实现。布拉曼特的助手和继任者安东尼奥·达·桑伽洛提交了一份修改后的第二方案,努力结合布拉曼特的两次规划,此外巴尔达萨雷·佩鲁齐、受命于利奥十世的拉斐尔都提交了方案,但是均未实施。

桑伽洛去世后,教皇保罗三世任命米开朗基罗担任新建筑师。在得到保证拥有完全的自由度之后,米开朗基罗在一五四七年提交了新的模型,其中基于布拉曼特的中心化结构,地面采用希腊十字,上方有高高的圆穹顶。米开朗基罗去世后,穹顶区域和通道的建设已经进展到一定程度,他的继任者雅各布·巴罗齐·达·维尼奥拉只需做出一些细微调整,就可以将穹顶独立支撑起来。最后接手该工程的建筑师是卡洛·马代尔诺,时间是一六零七年,他延伸了米开朗基罗的中心化设计,加入了现在的中殿。无疑,这么做的部分原因是为了提供更多空间,一方面满足教堂中举办的众多行进仪式需求,另一方面要容纳源源不断前来拜访圣彼得之墓的朝圣人流。

教堂原来的内部装饰已经足以令人瞠目结舌,然而,巴洛克雕塑家、画家、建筑师吉安·洛伦佐·贝尼尼,他才是对教堂内部设计真正施加决定性影响的人,这不仅靠他铺设的大理石和雕塑装饰。他和他的作坊不但负责中央的青铜华盖、众多教皇的墓葬、彼得宝座,以及中殿与耳堂十字交汇处的巨大雕像,在一六五六至一六六七年之间,贝尼尼完成了自己最庞大的作品:圣彼得大教堂前面的广场设计。广场有宏伟的柱廊,上面有一百四十位圣人雕像。人们将圣彼得广场视为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公共广场,名至实归。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译自《梵蒂冈博物馆全品珍藏画册》,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