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马忤斯的晚餐·卡拉瓦乔

The Summer at Emmaus, Caravagio, 1601, Oil on Canvas, 141 x 196.2 cm,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以马忤斯的晚餐,卡拉瓦乔,1601年,布面油画,141 x 196.2 厘米,国家艺术馆,伦敦

这个故事载于《福音书》中的《路加福音书》。

复活节的晚上。早晨,若干圣女发现耶稣的坟墓已经成为一座空墓,而晚上,耶稣又在圣女抹大拉的玛利亚之前显现了。两个信徒,认为这些事故使他们非常懊丧,步行着回到以马忤斯,这是离开耶路撒冷不远的一个小城。路上,他们谈论着日间所见的一切,突然有另一个行人,为他们先前没有注意到的,走近他们了。

他们开始向他叙述城中所发生的、一般人所谈论的事情,审判、上十字架、与失身的失踪等等。他们也告诉他,直到最近,他们一直相信他是犹太人的解放者,故目前的这种事实令他们大为失望。于是,那个不相识的同伴便责备他们缺少信心,他印述《圣经》上的好几段箴言,从摩西起的一切先知者的预言,末了他说:“耶稣受了这么多的苦难之后,难道不应该这样地享有光荣么?”

到了以马忤斯地方,他们停下,不相识的同伴仍要继续前进。他们把他留着说:“日暮途远,还是和我们一起留下罢。”他和他们进去了。但当他们同席用膳时,不相识者拿起面包,他祝福了,分给他们。于是他们的眼睛张开来了,他们认出这不相识者便是耶稣,而耶稣却在他们惊惶之际不见了。

他们互相问:“当他和我们谈话与申述《圣经》之时,难道我们心中不是充满着热烈的火焰么?”[2]

这幅画,表现的便是两位使徒无以言喻的惊喜的时刻,而店老板却大惑不解。

右边的使徒胸前的贝壳,是朝拜者的标志,他伸开的双臂暗喻基督在十字架上的受难,一条前缩法绘制的胳膊仿佛伸出画面直指观者。与之对比的是左边的使徒,他虽然同样震惊,但尚能克制心中的冲动,他的衣袖破烂,而这破烂也许是因为突然震惊而起身的动作造成的,不过他的表现更能自持。[1]

然而更反常的是,画面上的基督不再是宗教题材中常见的模样。虽然他身上的衣袍暗示了他的身份:红色象征着肉体和献血[3],耶稣因为献出了自己的肉体和鲜血,希望以此救赎世人,白色象征着圣灵与纯洁。但是他的脸尖颌无须,长发松散,是一个不带丝毫“神灵”色彩的年轻人。而这毫不造作的脸体现了这一场面中圣迹的本来属性。圣灵本不应有其所谓固定的外在“特性”,因为外在“特性”意味着不平等,意味着具备某些同样外在特性的人就有可能离圣灵更近,而其实世人本来在圣灵前一律平等,只有他们以自己的行为作出的奉献之多少,才能决定他们距离圣灵、距离彼岸的距离之远近。佛法中的“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要比这种说法更进一步了。

经历了被钉上十字架前后的痛苦和尘世间的艰难险阻之后,基督镇定自若,神情超然。《马可福音》中说:他变了形象,向他们显现。在一片浓重的阴影包裹下,一缕明亮的光照在他的脸上。

画中那一篮水果,略微超出重心所在,在桌边随时都会掉下来。它向“我们这边”倾斜,刻意吸引我们注意力,博取对它应有的重视,同时也象征着当时基督徒们面临的危险、不可确定的未来和世界。

尽管耶稣复活在春天,这些大都秋天才有的水果因为象征意义被放在了一起,石榴象征荆冠,苹果和无花果象征人的原罪,葡萄意指圣餐用的酒,即基督的血。

对光的运用,正是卡拉瓦乔一贯的风格,一缕光线来自左侧,打在主要人物的脸上,吸引着观者的视线。

  1. 温迪嬷嬷讲述绘画的故事》 p 178-179
  2. 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 p 173-174
  3. How to understand a painting》 p 32
  4. Supper at Emmaus (Caravaggio), London –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