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记一段萦之于心、不忍卒弃的爱情

 

今天是七夕,应个景儿,摘一段同样动人的爱情故事,它的结局,就像牛郎织女一样,你很难说是喜剧还是悲剧。

这段故事,来自2000年前的罗马神话史诗《变形记》。虽然现在已经是 21 世纪了,人类的知识在不断爆炸,但在爱情面前,我们依旧像故事的主人公一样无法控制自己,理性完全甘拜下风,但又对它无比期待,就像丘比特对日神说的话:“你的荣耀也不能和我的相比。”

下面的译文选自第一章,为人民文学出版社杨周翰译本。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日神初恋的少女是河神珀纽斯的女儿达佛涅。

他爱上她并非出于偶然,而是由于触怒了小爱神丘比特。

原来日神阿波罗战胜了蟒蛇,兴高采烈之余,看见小爱神在引弓掣弦,便道: “好个顽童,你玩弄大人的兵器作什么?你那强弓背在我的肩膀上还差不多;只有我才能用它射伤野兽,射伤敌人。 方才我还放了无数支箭,射死了蟒蛇,它的尸首发了肿,占了好几亩地,散布着疫疠。 你应该满足于用你的火把燃点爱情的秘密 火焰,不应该夺走我应得的荣誉。”

维纳斯的儿子回答道:“阿波罗,你的箭什么东西都能够射中,我的箭却能把你射中。众生不能和天神相比,同样你的荣耀也不能和我的相比。”

说着,他抖动翅膀,飞上天空,不一会儿便落在帕耳那索斯蓊郁的山峰上。

他取出两支箭,这两支箭的作用正好相反,一支驱散恋爱的火焰,一支燃着恋爱的火焰。

燃着爱情的箭是黄金打的,箭头蜂利而且闪闪有光;另一支是秃头的,而且箭头是铅铸的。

小爱神把铅头箭射在达佛涅身上,用那另一支向阿波罗射去,一直射进了他的骨髓。

阿波罗立刻感觉爱情在心里燃烧,而达佛涅一听到爱情这两个字, 却早就逃之夭夭,逃到树林深处,径自捕猎野兽,和狄安娜竞争比美去了。

达佛涅用一条带子束住散乱的头发。

很多人追求过她,但是凡来求婚的人,她都厌恶;她不愿受拘束,不想男子,一味在人迹不到的树林中徘徊,也不想知道许门、 爱情、 婚姻究竟是什么。

她父亲常对她说:“女儿, 你欠我一个女婿呢。 “

他又常说:“女儿, 你欠我很多外孙呢。 ”

但是她讨厌合婚的火炬,好象这是犯罪的事,使她美丽的脸臊得象玫瑰那么红,她用两只臂膊亲昵地摸着父亲的颈项说: “最亲爱的父栾,答应我,许我终身不嫁。 狄安娜的父栾都答应她了。”

他也就不得不让步了。

但是达佛涅啊,你的美貌使你不能达到你自己的愿望,你的美貌妨碍了你的心愿。

日神一见达佛涅就爱上了她,一心想和她结亲;他心里这样想, 他就打算这样做。

他虽有未卜先知的本领,这回却无济于事。

就象牧割后的田地上的干残梗一燃就着,又象夜行人无心中, 或在破晓时,把火把抛到路边,把篱笆墙点着那样,日神也同样被火焰消损着,中心如焚,徒然用希望来添旺了爱情的火。

他望着她披散在肩头的长发,说道:“把它梳起来, 不知要怎样呢?”

他望着她的眼睛,象闪耀的明星;他望着她的嘴唇,光看看是不能令人满足的。

他赞叹着她的手指、手、腕和袒露到肩的臂膊。

看不见的,他觉得更可爱。

然而她看见他,却比风还跑得快,她在前面不停地跑,他在后面边追边喊:“姑娘,珀纽斯的女儿,停一停!我追你,可不是你的敌人。 停下来吧!你这种跑法就象看见了狼的羔羊,见了狮子的小鹿,见了老鹰吓得直飞的鸽子,见人敌人的鸟兽。但是我追你是为了爱情,可怜的我! 我只怕你跌倒了, 让刺儿刺了你不该受伤的腿儿,我怕因为我而害你受苦。 你跑的这个地方高低不平。 我求你跑慢一点,不要跑了。我也慢点追赶。 停下来吧,看看是谁在追你。 我不是什么山里人,也不是什么牧羊人,象野人一样,看守羊群的。鲁莽的姑娘,你不知道你躲避的是谁,因此你才逃胞。 我统治着得尔福、克刺洛斯、 忒涅多斯、 帕塔拉等国土, 它们都奉我为主。 我的父亲是朱庇特,我能揭示未来、过去和现在;通过我,丝弦和歌声才能调协。我箭无虚发,但是啊,有一支箭比我的射得还准,射伤了我自由自在的心。 医术是我所发明, 全世界的人称我为 ‘救星’ ,我懂得百草的功效。 不幸,什么药草都医不好爱情, 能够医治万人的医道却治不好掌握医道人。”

他还想说下去,但是姑娘继续慌张跑去,他的话还没说完,她已不见,就在逃跑的时候,她也是非常美丽。

迎面来的风使她四肢袒露,她奔跑时,她的衣服在风中飘荡,轻风把她的头发吹起,飘在后面。

愈跑,她愈显得美丽。

但是这位青年日神不愿多浪费时间,尽说些甜言蜜语,爱情推动着他,他加紧追赶。

就象一条高卢的猎犬在旷野中瞥见一只野兔,拔起腿来追赶,而野兔却急忙逃命,猎犬眼看象要咬着野兔, 以为已经把它捉住,伸长了鼻子紧追着野兔的足迹;而野兔也不晓得自己究竟是否已被捉住,还是已从虎口逃了生,强牙舞爪的猎犬已落在后面了。

天神和姑娘正是如此,一个由于希望,一个由于惊慌而逃跑。

但是他跑得快些,好象爱情给他一付翅膀,逼得她没有喘息的时候,眼看他追到她身后,他的气息吹着了飘在她脑后的头发。

她已经筋疲力尽,面色苍白, 在这样一阵飞跑之后累得发晕,她望着附近珀纽斯的河水喊道: “父亲,你的河水有灵,救救我吧!我的美貌太招人喜爱,把它变了,把它毁了吧。”

她的心愿还没说完,忽然她感觉两腿麻木而沉重,柔软的胸部箍上了一层薄薄的树皮。

她的头发变成了树叶, 两臂成了枝干。

她的脚不久以前还在飞跑,如今变成了不动弹的树根,牢牢钉在地里,她的头变成了茂密的树梢。

剩下来的只有她的动人的风姿了。

即便如此,日神依旧爱她,他用右手抚摩着树干,觉到她的心还在新生的树皮下跳动。

他抱住树枝,象抱着人体那样,用嘴吻着木头。

但是虽然变成了木头, 木头依然向后退缩不让他亲吻。

日神便说道:“你既然不能做我的妻子,你至少得做我的树。月桂树啊,我的头发上,竖琴上,箭囊上永远要缠着你的枝叶。我要让罗马大将,在凯旋的欢呼声中,在庆祝的队伍走上朱庇特神庙之时,头上戴着你的环冠。 我要让你站在奥古士都宫门前,作一名忠诚的警卫,守卫着门当中悬挂的橡叶荣冠。 我的头是常青不老的,我的头发也永不剪剃,同样,愿你的枝叶也永远享受光荣吧!”

他结束了他的赞歌。

月桂树的新生的枝干摆动着,树稍象是在点头默认。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沉沉的百叶窗(缕射的日光中的小飞尘)

最近重读木心先生的名篇《哥伦比亚的倒影》,中间一段话,让我想起不久前看到的这幅画:

这是丹麦画家 Vilhelm Hammershop 的《阳光中舞蹈的尘埃》。

分享给大家这段话:

黑白灰的寄宿学校,透明的水彩画,手拉手的圆舞曲,骑术剑术是必修课(第一次吸雪茄时又咳又笑),服役的传令,初试军装急于对镜,远航归来,埠头霎时形成狂欢节,怀表发明之后,正面十二个罗马字和长短针,打开背壳,一帧美丽的肖像,沉沉的百叶窗(缕射的日光中的小飞尘),拱形柱排列而成的长廊似乎就此通向天国,百合花水晶瓶之一边是纤纤鲸脂白烛,鲸骨又做成了庞然的裙撑,音乐会的节目单一张也舍不得丢掉,人人都珍藏着数不清的从来不数的纪念品(日记本可以上锁的),雕花木器使一个不大的房间拥有终生看不完的涡形曲线,交通煞费周章所以旅行是神圣的,绵绵的信都是上等的散文,火漆封印随马车绝尘而去,风磨转着转着,羊群低头啮草,骑士挺枪而过,盔铠缝里汗水涔涔如小溪,剑客往往成三,独行侠又是英雄本色,云雀叫了一整天,空地上晾着刚洗净的桌布和褥单,小窗打开又关上又打开,两拍子的进行曲,铜管乐队走在大街上,早安,日安,一夜平安,父亲对儿子说,“我的朋友,你一定要走,那么愿上帝保佑你”,少女跪下了,“好妈妈,原谅我吧”……对于书、提琴、调色板,与圣龛中的器皿一样看待,对于钟声,能使任何喧哗息止,钟声在风中飞扬,该扣的纽子全扣上,等等我,请等等我,我就来……那时,很长很长的年代,政变,战乱,天灾,时疫,不断发生,谣言,凶杀,监狱,断头台,孤儿院,豺狼成性的流寇,跳蚤似的小偷,骗子巧舌如百灵鸟,放高利贷的都是洞里蛇,恶棍洋洋得意,逆子死不改悔,荡妇真不少,更多的是密探和叛徒——都有,不像历史记载的那些些,还要数不胜数,

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去读全文,艺术君非常喜欢这篇文章,点击【阅读全文】前往《哥伦比亚的倒影》豆瓣页面。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ad more

Scan QR Code via WeChat to follow Official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