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瓦人物造像 by 不知名艺术家

Korwar Figure, Artist Unknown(Indonesia), c.1900, Melanesian Culture, Wood and Glass Beads, H: 26 cm,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科瓦人物造像,不知名艺术家(印度尼西亚),约1900年,美拉尼西亚文化,木头与玻璃念珠,高:26厘米,大都市博物馆,纽约

科瓦人物造像来自于伊里安查亚(Irian Jaya),位于新几尼亚岛西部,它的作用是建立生者与死者之间的联系。科瓦这个词的意思是“死者的灵魂”,人们认为逝者的灵魂进入其中。这些人物造像常常是为了安抚非正常死亡的人们的灵魂,比如因难产而死的女性,或是暴力的受害者,也包括一些精英家庭的成员。科瓦人物造像常常放在神圣的地方,比如洞穴,与逝者的尸骨放在一起。

某些人,比如得到神灵眷顾的人,特别擅长雕刻卡瓦人物造像。这些雕刻者有牧师或是萨满巫师的身份,被称为mon,他们是此生与来世之间的媒介。一旦mon将逝者的灵魂吸引到科瓦中,活人就可以请求它的保护,祈求健康或是对未来的预测。

这件卡瓦人物造像,来自于鸟头湾(Cenderawasih[Geelvink] Bay),日期介于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它采取坐姿,双膝拱起,这也是典型的丧葬姿势。用源于当地贸易往来的玻璃念珠用作眼睛,这不仅奢华,而且赋予造像一种洞达、超凡脱俗的眼神。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一天一件艺术品”微信公众号】

qrcode_for_one_art_everyday

Guri Guri by 未知艺术家

Guri Guri, Artist Unknown(Indonesia), c.1910, Toba Batak Culture, Wood and Porcelain, H: 34.3 cm, MoMA, New York

Guri Guri,未知艺术家(印度尼西亚),约1910年,多巴巴塔克文化,木头与陶瓷,高:34.3厘米,MoMA,纽约

多巴巴塔克人位于苏门答腊地区,Guri Guri是他们为自己仪式中盛放药剂的容器所起的名字。Guri Guri中的药剂名为pupak,由被称为datu的宗教人士或是仪式执行者准备。Pupak中混合了有机物质,还有用仪式方式处死的人类的残留。拥有这药剂的datu就可以驱使被处死的受害者的灵魂听从他的命令。

一个guri guri包含两个部分:木头雕刻而成的塞子,还有容器本身,这容器多半是进口的。今天这件的容器,就是来自中国南部的福建省的陶瓷水壶。塞子证明了多巴巴塔克文化中精细的木刻传统,该文化大约存在于1800至1925年之间。它刻画了一个坐在神秘的动物上的人物,这动物名为singa。Singa常与生殖力和保护联系在一起,融合了马、蛇和狮子的特征。

长久以来,多巴巴塔克以其凶猛、好战的部族而闻名,但从19世纪转而信仰伊斯兰和基督教开始,像准备pupak这样的仪式已经消亡殆尽。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一天一件艺术品”微信公众号】

qrcode_for_one_art_everyday

夏夜月光 by 金焕基

Moonlight of Summer, Kim Whan-ki, 1961, Oil on Canvas, 194 x 196 cm, National Contemporary Art Museum, Seoul

夏夜月光,金焕基,1961年,布面油画,194×196厘米,国立当代美术馆,首尔

整个二十世纪从头到尾,中国和韩国的艺术家们一直在努力求索,想要找出自己风格,既可以融合他们的西方艺术经验,又想传承本民族文化传统。金焕基(作品署名Suhwa,1913-1974),是韩战前后最重要的抽象艺术家。尽管1970年代有批评家指控他只为了艺术而艺术,避免战后韩国痛苦的社会现实,但在世纪末,他仍然最受公众爱戴。

金焕基努力将西方和韩国的艺术形式融合,探索几何形状的特性,特别是圆和直线。1963年迁居纽约之后,他迷上了点。他一直对颜色的力量表现出深刻感觉,蓝色的神秘吸引着他,似乎成为了他家乡的体现。

金焕基在日本受训,但是他的早期作品表现出他对立体主义和乔治·勃拉克的艳羡。此后,尽管1959-1969年呆在巴黎,对本民族文化的爱开始在他的作品中闪现,他开始转向传统韩国画家钟爱的主题,包括山、月亮和星辰,还有鹤以及高丽王朝时期(1392-1910)的瓷器。

更多艺术堂奥,前往 ArtsHowTo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

新疆丹丹乌里克骑士绘板 by 无名艺术家

Votive Plaque with Riders, Artist unknown, c. AD 550, Painted wood, 38.5 x 18 cm, British Museum, London

新疆丹丹乌里克骑士绘板,无名艺术家,约公元后550年,木板绘制,38.5×18厘米,大英博物馆,伦敦

这块绘板来自新疆丹丹乌里克,画中一名骑手手执一碗,一只鸟似乎在向其中冲去。新疆的绿洲城市于阗附近的遗址中常常出现类似主题。饰板上有两名骑手,一名骑在马上,另一名在骆驼上。据记载,该场景与毗沙门天王有关,他是北方守护神,也被于阗王国视为护法神。据说毗沙门的侍从射杀了回鹘突厥的英雄比卡,那箭被比卡认为是一只猛禽。绘板背后保留了木支架,可用其将绘板挂在神殿中。

从公元2世纪开始,中国历史中就有对于阗绿洲王国的记载,这是丝绸之路南线主要的贸易和宗教中心,1901年,施坦因在于阗东侧发现了丹丹乌里克,其中包括六个居所和11个宗教建筑的遗址,估计建于公元后6世纪和9世纪。在一个居所中发现三块绘板,这块是其中之一,它们也是施坦因最有价值的探险发现。同时,它也是现存最好的于阗风格绘画之一,该风格博采众家之长,对中亚艺术有深远影响。

更多艺术堂奥,前往 ArtsHowTo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