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旋形防波堤 by 罗伯特·史密森

Spiral Jetty, Robert Smithson, 1970, Basalt, earth and salt crystal, Diam: 457 cm, In situ, Rozel Point, Great Salt Lake, Utah

螺旋形防波堤,罗伯特·史密森,1970年,玄武岩、土壤和盐晶,直径:4.57米,罗泽尔点,大盐湖,犹他州,美国

螺旋形防波堤,是罗伯特·史密森(1938-1973)生前创作的最后一批巨大的、特定地点的户外项目之一,该项目名为“大地艺术品(Earthworks)”,他后来因飞机失事离世。这里看到的巨大的螺旋,是它1970年4月的样子,坐落在大盐湖的水中,取决于水面高低,只能在某些时候看到。创作该项目,使用了自动倾泻卡车和推土机,共挖掘了6650吨土壤和石头,并将它们堆在湖中,最后形成了这个逆时针的线圈,长457米,宽4.57米。选择罗泽尔点,因为这里的水是血红色,由耐盐性细菌和海藻形成,这被人认为是原始海域的象征。

史密森的“大地艺术品”就像所有的地景艺术一样,都涉及了风景画类型,但又不仅仅是再现自然,螺旋形防波堤本身就是风景。作品本身具备的纪念碑意义和神话般的特质,可以追溯到古代巨大的建筑遗迹,比如埃及金字塔、英国巨石阵、美洲土著的仪式土丘等等。

1970年代,地景艺术开始出现,此前1960年代的波普艺术,是对消费主义和工业化的颂歌。社会上开始对污染的后果充满愤怒,呼吁尊重地球。今天,类似的争论开始针对此类艺术作品的留存,因为它们的材料来自自然,而且被留在那里等待自然侵蚀。

更多艺术堂奥,前往 ArtsHowTo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

罗丹火山口 by 詹姆斯·特瑞尔

Roden Crater, James Turrell, Unfinished, Extinct volcano and light, H: over 115.476 m, In situ, Painted Desert, Arizona

罗丹火山口,詹姆斯·特瑞尔,未完成,荒废的火山口与光,高度:超过115.476米,佩恩蒂德彩色沙漠原地,亚利桑那州

詹姆斯·特瑞尔(生于1943年)说过:他最早的记忆,是祖母邀请他参加一个贵格教派的机会,“为了迎接光”。他的创作媒介包括天空、光、空间,而且他的作品明显充满灵性,常常超越了画廊或是博物馆的领域,鼓励观者“与光触碰”。

1974年,特瑞尔在佩恩蒂德彩色沙漠边缘发现了罗丹火山口,他在1977年买下这块地,从那时起,他一直在将废弃的火山里面变成一个可以与光互动的地方,变成一个天文台。四个地下房间朝向四个主要的方向,最终将会连接到一个中央的椭圆形房间,天空在上面形成曲线,看起来像是被固定到了火山口的边缘。罗丹火山口在多个房间天花板上有椭圆形的开口,让人想起罗马的万神殿,本身让人同时想起神庙和巨大的人造日晷。光线塑造的效果,与原始的环境、宽广的沙漠空间一起,让人想起火山和自身风景的内部和外部的空间。

罗丹火山口就像罗伯特·史密森(Robert Smithson)的螺旋形防波堤(Spiral Jetty)地景作品一样,让人产生神秘和纪念碑的感觉,就像看到了巨石阵或是埃及金字塔。除了光和空间之外,它还使用时间作为艺术的元素,表现天文和地理时期的无限,还有永不停息、不受限制的人类创意。

大家可以去项目网站了解更多信息。

更多艺术堂奥,前往 ArtsHowTo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

以下摘自wikipedia:

詹姆斯·特瑞尔(James Turrell,1943年5月6日出生于美国洛杉矶)是一位以空间和光线为创作素材的当代艺术家。特瑞尔将一个死火山的喷火口改造成为可用肉眼观测的天文台,专为欣赏天空上的各种自然现象而设计。他的其他作品通常利用封闭空间将观者包围,以控制观者接收光线的程度:以作品“Skyspace”为例,就是一个足够容纳15人的空间,观者坐在边缘的长凳上,观看空间中唯一的天窗。特瑞尔也以光线隧道和投射手法来创造出看似具有质量和重量的形状,但其实这些形状只是光线的投射。身为贵格会的终身教友,特瑞尔也为贵格会设计了“活栎树集会所”(Live Oak Meeting House),集会所的屋顶设计有天窗,在其中光线的照射方式也带有宗教上的含义。

他的作品“Action”在美国印第安纳州立美术馆 (Indianapolis Museum of Art)十分受到欢迎。作品是一个房间中展示著一张空白的画布,但这个“画布”实际上是一个长方形的洞,借由光线来让这个洞看起来如同画布。在展场中警卫会向没有察觉的参观者说“摸摸看!摸摸看!”。

特瑞尔的作品挑战人们快速观看艺术作品的习惯。他认为观者在一件艺术作品上花费的观看时间太短,以致于无法认真欣赏作品本身。

“我觉得我的作品是为了一个人、一个个体而创作。你可以说那个人就是我,但这并不是事实。这是给一个理想中的观赏者。有时候在观看某些东西的时候,我会有点急躁。当蒙娜丽莎在洛杉矶展出时,我只看了13秒。但是,你知道的,现在有一个慢食运动。或许我们可以来个慢艺术运动,花一个小时(来欣赏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