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居住的城市,应该是什么样子?

北京这个城市,艺术君常常跟人说:它唯一对我有吸引力的,就是这里的剧场、展览馆和画廊等文化场所。很多人都与我有同感。

为什么会这样?我们的城市发展有哪些问题?这些问题的成因如何?

我们的城市应该是什么样子?

如何才能把我们的城市建设为理想中的模样?而不是时时刻刻心念乡愁,想要离开?

艺术君昨天看到一篇演讲稿,解答了上述这些疑问。

这篇演讲来自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的教授何艳玲,由她在刚刚举行的2015中国城市规划年会上发表,题为《大国之城,大城之伤》。

艺术君摘录一些其中的精彩观点:

今天,我要用批判主义路径阐述我的思想,批判不是批评和怀疑,而是说我们不仅要看到事情正面,还能看到背面。事实上,对研究者和知识分子来说,最重要的能力是去看到背面,所以,批判主义的路径其实意味着我对国家和城市更深层次的爱。

怎么理解城市中国现在所发生的这一切?我的基本出发点是城市中国的逻辑就是这个转型国家的逻辑。

我们国家从中央到省到地市到县区到乡镇,有五个层级,层级非常多,大多数国家只有三个,两个,甚至一个层级。

我们国家城市治理的基本特征,归结为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中国式的城市治理体系特点是,权力上行而不是平行。……第二个方面是,我们发现,中国的政府其实在某种意义上,它是同一份菜单,只是盘子大小不一样。

这样两个中国式城市的治理特征,导致了一个结果——中国的城市政府,其实并不是属于城市的政府,而是在城市的政府

中国城市的经济不均衡:一方面我们将发展等同增长,另一方面,我们将经济危机的解决等同于继续保持增长。

中国城市的社会结构不均衡:第一,我们对市场放权,但却没有对市场限权;第二,我们没有办法有效调节社会分化;第三,我们没有办法及时回应扁平化的社会所带来的权利表达诉求,进而导致社会的不稳定。

中国城市的迷失:第一,非个体体验的空间规划;第二,非家庭友好的政策设计;第三,生活和工作相比,被界定为私人议题,造成无闲暇的城市。

补充一下,如果你去过北京北四环边上的鸟巢、水立方,还有那个大而无当的广场,就算心里自豪,一定会被疲劳和茫然感冲淡。如此大的广场,没有绿地,没有树荫。夏天的阳光和高温直接被水泥地面反射到一个个游人身上,哪里有什么“个体体验”和“家庭友好”?

无闲暇的城市体现在这么几个方面——第一是无闲暇的政策设计,我们的设计,是不会让你留下闲暇的空间,因为我们觉得那是个人的问题。在公共议题中,即使出现闲暇,也是为了增长,比如说黄金周,旅游产业的发展等等,我们在其中提到闲暇的时候,都是为了增长不是为了生活,这是个无闲暇的城市,而我们都是城市中的“无闲阶级”。“无闲阶级”的表征是,不自由,不健康,不舒适。最近有规划提出新的概念“我们要打造令人愉悦的城市”。当你没有闲暇的时候,是不可能真正在精神层面去愉悦。简单说,中国的“无闲阶层”已经成了社会的底层,无闲暇不能胡思乱想,就没有想象力,无闲暇就不能胆大妄为,所以也没有创造力。马克思预言,未来的社会是什么?衡量财富的真正的价值尺度,将由劳动时间转变为自由时间。

没有闲暇,怎么能培养出艺术?

跟乡愁对应的是城伤。第一,对于很多外来的人,甚至在城市待了十年还觉得是外来人口的人,他觉得这不是我的家,无家园感。第二,在城市里,几乎每时每刻处在工作状态。第三,在城市里面那些巨大的小区里。你其实处在陌生人社会。第四,没有熟悉的传统和记忆,你甚至想不到一个小吃,一棵大树,深深烙印你心中。第五,很多时候城市带来的逼压的空间感。为什么有这么多乡?是因为我们有这么多的城愁!

应该怎么做?第一,必须建立基于个体体验和家庭友好的政策设计;第二,面向弱者的城市规划;第三,建造一个可以对话的城市;第四,走城市创新的群众路线。

一个真正强大的国家,公民的生命体验能够影响这个国家的制度设计。

一个真正繁荣的城市,市民的生命体验能够影响这个城市的制度设计。

以上只是何教授众多精彩观点之九牛一毛。何教授这篇演讲逻辑严密,又深入浅出,如果你点击【阅读原文】,可以耐心花上10分钟把它读完,一定能解答自己对于身处城市的诸多困惑,也希望你能转发给身边的其他人。

题图为锡耶纳市政厅的壁画《好政府和坏政府》。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除引用部分外,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