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臂漫画大师水木茂的七点幸福哲学

昨天简单介绍了水木茂先生和他的《漫画昭和史》,今天读到一篇怀念他的文章,来自他的作品的英文译者 Zack Davisson。Zack 听闻噩耗,几度落泪。他在文中提到水木茂先生对这个世界的影响:

如果仅仅把水木茂称作漫画家,就像把格林兄弟说成是编了一本诡异的童话故事,或是说沃尔特·迪斯尼只是制作了一些动画片。水木茂是极少数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他的艺术直截了当地改变了这个世界。如果没有水木茂,这个世界,特别是日本,将会非常不同——不再会有皮卡丘、没有《千与千寻》,或是《幽灵公主》。他的影响比比皆是,几乎到了不为人注意的地步。水木茂过去看到的世界,已经成为世界的今天。他从黑暗中拯救出自己热爱的精怪和魔法,并给它们一个新家。

Zack 还提到水木茂先生的生活态度:

他眼光长远,是个思想家、先锋派,是平庸之中真正讲究生活品质的人。水木茂珍视生命中简单而十足的快乐。他知道:真实的灵魂可以抵御饥饿的痛苦;他也真实体验过:手指吊在悬崖边上,躲避敌人巡逻队的恐惧;因此,圆滚滚的肚子里一个简单的汉堡,就可以带给他巨大的快乐,超过世界上最昂贵的手工寿司。他相信人生要放轻松,要享受生命,还常常笑话漫画家手冢治虫和藤子不二雄,这两位对自己的长时间努力工作非常骄傲。水木茂先生会说:他们都死了,但我还活着。

思想家水木茂有七点幸福生活哲学,Zack 一一列举:

第七点:相信某些你看不到的东西,最重要的东西,就是那些你无法握在手中的东西。

第六点:放轻松,当然你要工作,但是不要过量!没有休息,你就会把自己耗尽!

第五点:才华和收入之间没有关系。才华和努力不一定带来金钱回报。自我满足才是目标。如果你做自己喜爱的事情,你的努力就是值得的。

第四点:相信爱的力量。做你爱做的事情,与你爱的人在一起。没有比这更重要的。

第三点:追寻你喜爱的事情。不要担心别人觉得你愚蠢。看看世界上其他那些怪人,他们都很幸福!追寻你自己的方向。

第二点:跟随你的好奇心。要像被强迫的那样,去做吸引你的事情。做那些即使没有金钱或者回报也愿意做的事情。

第一点:不要争强好胜。成功不是生活的评价标准。做你喜欢的事情,要开心,要幸福。

下面这幅画,来自 Zack 的朋友 Benjamin Warner,看到它,Zack 不禁再度落泪。

点击【阅读原文】,前往 Zack 的怀念全文。※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中文文字内容,除引用部分外,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悼念独臂漫画大师、“鬼太郎”之父、妖怪博士、良心犯水木茂

2015年11月30号, 一位伟大的漫画家告别人世,

水木茂(1922年3月8日-2015年11月30日),本名为武良茂,日本鸟取县境港市出身,漫画家。曾居住在东京都调布市。担任世界妖怪协会会长、日本民俗学会会员、民族艺术学会评议委员。知名漫画作品《鬼太郎》之作者,绰号“妖怪博士”。

4岁前的水木茂,一直不说话,沉默无语,第一句开口说的话为“猫咪大便”(ネコババ(猫糞))。

水木茂对妖怪有毕生的兴趣,这来自他儿时一位身边的老婆婆,老奶奶本名“景山房”。她和我们自己的乡下老婆婆亲戚一样,喜欢讲乡野妖怪传说,还有地狱的故事。水木茂对此兴趣盎然,甚至曾经把亲弟弟压进水中,想看看他死后会有什么反应,幸好被制止。

小学时,水木茂就喜欢画画,油画作品曾举办个人画展,事后当地报社特地称赞他的绘画天分。

1943年,水木茂被征召参军,在新不列颠岛的腊包尔港遭受空袭,军医要对他输血,但他却忘了自己的血型,最后导致左臂切除。(顺便问一句:你知道自己的血型吗?)

1951年,水木茂开始靠右臂画漫画。经历过开始的艰难阶段之后,到1960年,他的《墓场鬼太郎》经典系列开始连载。1965年,他转变成漫画周刊连载作家,开始大量创作,经济状况逐渐变好。而他的“鬼太郎”系列也成为日本妖怪系列漫画的代表作。

不过,艺术君并没有看过“鬼太郎”系列。

之所以知道他,还是因为最近在读的《漫画昭和史》系列。前段时间,刚刚读完英文版的《昭和年代:1926—1939》(Showa: A History of Japan, 1926-1939 ):

该系列共4本,还有Showa 1939-1944: A History of Japan ;

Showa 1944-1953: A History of Japan :

Showa 1953-1989: A History of Japan :

上面这三本还没有开始读。

该系列出版于1989年,书中从1923年的关东大地震讲起,一直说到1989年日本昭和天皇去世。昭和天皇本名裕仁,于1926年即位。水木茂这套漫画历史,就是讲述昭和年间日本的历史,其中穿插了他自己的经历,甚至还有他在妖怪系列漫画中的人物鼠男,时不时跳出来,在严肃、准确如照片的历史图景中,用几句话,分析当时的形势。

昭和在位的73年,是日本天翻地覆的73年。民主苗头、左派工人、极右分子、军国主义,乃至复杂诡谲的政军纷争,在这套史书中都有记载。水木茂始终站在“良心犯”的视角,客观记录、刻画、分析日本的军国主义罪行,也让艺术君从日本平民的角度了解了这段历史对他们的巨大影响。

当看到1931-1937年前后时,你就能明白日本人为什么要在那个时候开战。当时的日本国内先后经历了关东大地震、金融风暴、美国经济大萧条带来的经济极度衰退,人民生活水平的极度下降,导致政治风向极度右倾,再加上当时以年轻军官为代表的军国主义狂妄行径,他们迫切需要从外部寻找资源,寻找发展的突破口。当时的中国,正处于黄金十年(1927年-1937年)。特别是1937年,日本国内形势恶化,外交又十分被动,亟需依靠对华全面战争来缓解内外压力。

总之,看到这一段,艺术君总是能产生一些奇怪的联想。为什么?建议配合梁文道在优酷上的“一千零一夜”读书节目中有关《神义论》的部分观看。

看看下面这些图:

这套《昭和漫画史》,得到讲谈社第十三回漫画赏,更在1991年获取紫绶褒章的荣耀。

此外,《水木茂的希特勒》英文版11月刚刚上市,大师在其中记录了他对这个历史人物的兴趣和好奇。下面是一些截图。

 

2015年11月10日,水木茂因为在自家摔倒,撞到头部入院接受治疗,11月30日早上7时,由于心脏衰竭而于医院过世,享耆寿93岁。

不知道是不是“鬼太郎”在迎接他老人家?

 

照片中水木茂右手里的这本书就在艺术君案头。

如果你想了解日本在二十世纪为什么会那么疯狂,不妨找来读一读这套《漫画昭和史》。

点击【阅读原文】,前往水木茂的中文维基百科页面。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中文文字内容,除引用部分外,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浮世绘中的“午夜凶铃”

 

很多同学对歌川国芳的《相马旧王城(相馬の古内裏)》感兴趣,艺术君赶紧放出召唤兽:翻墙小骨骼;扒拉来这些七零八落的东西,拢一拢,给大家摆一摆。

画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个大骷髅。这个家伙叫:咔嚓骷髅(Gashadokuro, がしゃどくろ),是日本民间传说中的妖怪,比人高15倍。如果它看到一个人,就会一把抓过来,一口咬掉TA的头, 喝光 TA 的血。咔嚓骷髅的来源,目前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是来自战场上战死后无人收拾的士兵尸体,另一种说是来自饿死之人的尸骨。这个大骷髅可以隐身,而且无法摧毁,但是日本神道教的魔法可以驱走他们。

一个人被咔嚓骷髅盯上,有三个条件:耳中听到特别响的“叮铃叮铃”的铃声;你在午夜之后;还是孤身一人。

看来,“午夜凶铃”,古已有之呀。

所以如果你要是听到铃声,那就要小心了,因为这是发现它的唯一办法。

咔嚓骷髅在很多文化产品中都出现过,我们比较熟悉的,可能就是宫崎骏的《平成狸合战》,又叫《百变狸猫》,其中的妖怪游行场景中,就有它的影子。

很多人都看过《地狱男孩》(Hellboy), 艺术君也很喜欢这个系列的电影,在根据漫画改编的动画版《地狱男孩:风暴之剑》(Hellboy: Sword of Storms)中,它也出现过,还召唤了很多小骷髅、怪物什么的。

《相马旧王城》中的三个人,从左到右,分别是:泷夜叉姬、大宅太郎光圀、荒井丸。

这幅画取材于江户时代通俗小说山东京伝的《善知鸟安方忠义传》(下简称《忠义传》)。故事背景是日本平安时代中期的“平将门之乱”。平将门是泷夜叉姬的父亲,日本桓武天皇的五世孙,于朱雀天皇天庆二年(939年),在下总国举兵谋反,自称新王。幸嶋郡北山一战时身中藤原秀乡的镝矢而战死,其后遭到斩首。 死后,江户人尊称其为“将门公”,被视为武神、乡土神,有人认为他是日本武士的源起。

日本有史以来,平将门是唯一一位反叛京都天皇自立皇号要夺取天下的人。

曾有书记载,平将门首级被斩之后,“经三月而严色不变,且双目睁开。其后,首级为求胴体而大发怒声,更愤而飞向东空。途中,力竭坠落。是为后首级冢所在之地。”

这种写法颇似司马迁的《史记》啊,估计太史公要是看到平将门的事迹,一定会将其与项羽享受同等待遇,放在记载皇帝的本纪里面。

在《忠义传》中,泷夜叉姬(有说是平将门之妹)继承老爸遗志,练习妖术,要为父报仇。画中左侧,她手持卷轴,成功召唤咔嚓骷髅,愤恨的表情怒视两名男子。

进来有流行的日本志怪小说《阴阳师》系列,其中有一部就叫《阴阳师·泷夜叉姬》。

泷夜叉姬想要用目光杀死的中间那位男子,是大宅太郎光圀,他是平安时代中期的著名将领源赖信的家臣。平将门叛乱平息之后,他负责追查余党。画里面的他,虽然沉着,也露出一些惊恐,但还是准备抽刀一战。

大宅太郎光圀旁边的荒井丸,有说他本是保护泷夜叉姬的武士,不想决战时打不过大宅太郎光圀,反被制服,人家刀都不用抽出来,就把他的武器打落在一边,实在悲剧。所以满脸不忿之情。

这幅画最惊人之处,在于其中骷髅的透视之准确。歌川国芳喜欢收集西方的版画,大概这个骷髅之所以这么准确,跟他的收藏有关系。

说到解剖透视,其实想画这么准是很难的,欧洲也是经历了漫长的过程。这方面推荐大家看 BBC 的另一套纪录片《解剖之美》(The.Beauty.of.Anatomy),一共5集,每集30分钟,其中融合了西方对于人体结构的了解,以及在艺术中的体现。

歌川国芳,其实是画家的艺名,本名井草孙三郎,出身丝绸染坊家庭,在料理生意时对艺术产生兴趣。先师从歌川国直,后来为版画大师歌川丰国所看中,于1811年被收为弟子,1814年出师并取艺名歌川国芳。

歌川国芳最出名的作品,是他绘制的水浒一百零八将,在当时掀起一股水浒热潮。比如下面这张九纹龙史进。

到幕末时代,他成为与歌川国贞(又称三代丰国)、歌川广重齐名的三大浮世绘画师之一,并因为在武士画上的创新而被称为“武者绘之国芳”。

歌川国芳还喜欢画猫,经常在画面角落里带上猫。据弟子说他爱猫到作坊里到处养猫的地步。下面这幅他的自画像中,不知道他的脸是什么样子,大概只能算有半个人,但却有五只猫!而且表情形态一清二楚!

类似这样的三连画,是浮世绘的常见形式,歌川国芳更是善于利用这种形式,营造强烈的戏剧效果,动人心魄。

三连画的每一幅中,都能看到“一勇斋国芳画”的签章,一勇斋就是画家的号,他还曾用“朝樱楼”等号。

豆瓣上有个小站叫“精品浮世绘世界”,点击【阅读原文】可以前往该小站的歌川国芳专题页面。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Read more

读报的维亚尔夫人 by 维亚尔

Madame Vuillard Reading the Newspaper, Jean-Edouard Vuillard(France), 1898, Intimisme, Oil on Board, 32.2 x 53.3 cm, Phillips Collection, Washington, DC

读报的维亚尔夫人,维亚尔(法国),1898年,亲情主义,纸板油彩,32.2×53.3厘米,菲利普收藏馆,华盛顿

这幅画中的室内场景封闭而又亲密,有一种抽象的特质,就像维亚尔(1868-1940)其他作品一样。墙壁,窗户,家具,人物和报纸全部绘制在纸板表面,而且使用同样的笔触,看起来就像是彩色玻璃窗或是马赛克镶嵌画上面的图像,扁平的构图来自日本版画。每种不同的物体表面都用同样的颜料涂抹方式处理;能够表现出层次感的,只有右下方软椅上的几条红色斜线。

维亚尔描绘的母亲沉静而敏感,可以与皮埃尔·博纳尔的作品相提并论,它拒绝层次,但是其中的暖色调和样式的一致性很不一样:光聚集在红色布料的瓷器和玻璃杯上,阳光为窗帘染上了颜色,维亚尔夫人半透明的耳朵与手有半透明的细节,这些都表现出家居生活细节的神秘之处。

这幅作品至少有一件准备性的习作,其中展现出艺术家是多么用心准备这个室内场景。从这个阶段开始,他继续使用断续的笔触,表现纤毫的细节,为每件东西和人物注入强大的张力。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一天一件艺术品”微信公众号】

qrcode_for_one_art_everyday

火之舞 by 速水御舟

Fire Dance, Hayami Gyoshu(Japan), 1925, Taisho Period, Nihonga Style, Colour on silk, 120 x 54 cm, Yamatane Museum of Art, Toyko

火之舞,速水御舟(日本),1925年,大正时代,胶彩画(又称作重彩画、岩彩画、日本画)风格,颜料在丝绸上作画,120×54厘米,山种美术馆

1925年,一个夏日傍晚,画家速水御舟与家人在旅游胜地轻井泽(Karuizawa)休养,他注意到、而且仿佛是初次看到:飞蛾在绕着篝火飞舞。他开始用速写记录下昆虫和火焰的运动,包括翅膀和烟火的模式。不久,他创作出这幅充满幻觉的悬挂卷轴,这幅画从此成为二十世纪早期日本画风格(Nihongga)的最高理想。

火焰的风格化画法,部分源于日本古代佛教艺术,但是延伸到黑夜背景的火焰采取了现代表现手法,让人感受到篝火强烈的热度。速水御舟用极为精细的笔触,绘制出昆虫们充满粉尘的翅翼,在它们的边缘可以看到黑色背景,让人意识到:这些纤细的生命很可能随时被吞噬。

这幅画首先在1926年展出,画家岸田刘生(Kishida Ryusei)称赞它传递出“一种简朴的崇敬和对自然形式的热爱”。

御舟使用多种传统日本风格,并慢慢发展出自己细致的现实主义,这也是受到了中国宋元时期艺术的影响。他后期的作品变得越来越富有象征主义风格。

更多艺术堂奥,前往 ArtsHowTo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

桃太郎 by 野口勇

Momo Taro, Isamu Noguchi, 1977, Granite, 274 x 105 x 658 cm, Storm King Art Center, Mountainville, New York

桃太郎,野口勇,1977年,花岗岩,274x105x658厘米,风暴国王艺术中心,蒙泰韦尔,纽约

1971年,日裔美籍雕塑家野口勇(1904-1998)在日本四国岛建立了一个工作室。在把四国岛上的大石头分开、为当地定制的雕塑准备石材时,野口勇想起了桃太郎,一个从桃子中出现的日本民间英雄,因此为这件作品命名。

这件雕塑创作于1977-1978年,重40吨,安置在纽约上州风暴国王艺术中心的一座小山顶,自己也成为了风景了一部分。它为参观者提供了座位,而且扩展了这块地方的视野,这块它专为其创作的地方。康斯坦丁·布朗库西曾经是野口勇的指导者,桃太郎的外形反映了布朗库西雕塑作品的有机生物形态特点;它的功用与詹姆斯·特瑞尔的罗丹火山口类似,改变了参观者的视野和体验。石头的使用,为作品赋予了纪念碑般和古老的意义。

野口勇生于洛杉矶,母亲是美国作家,父亲是日本诗人。他的艺术作品中有着内在的社会性与交互性:作为一个风景建筑师,他的职业生涯中设计了游乐场、花园和有雕塑的环境;他还为玛莎·格拉汉姆创作了许多剧院布景;此外还有很多大规模生产的家具和灯具。无论如何,野口勇对于材质和空间有特别的态度,这其中融合了东方和西方的美学。

更多艺术堂奥,前往 ArtsHowTo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

忽然一阵狂风起(模仿北斋)by 杰夫·沃尔

A Sudden Gust of Wind (after Hokusai), Jeff Wall, 1993, Transparency in lightbox, 229 x 377 cm, Tate, London

忽然一阵狂风起(模仿北斋),杰夫·沃尔,1993年,灯箱照片陈列,229×377厘米,泰特,伦敦

加拿大摄影师杰夫·沃尔(生于1946年)创作的这幅忽然一阵狂风起(模仿北斋),是基于19世纪日本艺术家葛饰北斋的一幅木刻版画。其中,几名旅人携带的一叠纸张被风吹起。沃尔的画面中使用了同样的构图,但是人物置于现代的后工业化场景中。作品有着电影胶片般的质感,说明沃尔倾向于构建类似电影剧照的图像。实际上,他创作的整个过程也受到电影拍摄的影响,但在风格上接近写实,因为当他在雇佣演员、寻找地点和创建数字特效时,在作品中并没有多少协同作业,没有多少电影效果。尽管这照片看起来是一个瞬间的快照,实际上沃尔用了好几个月,使用数字化拍摄工具来构思和完善各个元素与细节。

完成了在伦敦科陶尔德艺术学院(Courtauld Institute)的三年学业之后,沃尔返回温哥华,一开始时,是制作自己置于灯箱中的摄影作品。沃尔是第一位使用这种方法的艺术家,其效果接近电影或电视屏幕,提升了场景的不真实性。对于艺术史的研究,让他可以从艺术史的视角探索当代生活。忽然一阵狂风起(模仿北斋)挑战了摄影术的写实本质,这种本质从摄影术一开始就跟它的媒介联系在一起,构成它的特点。

下面是葛饰北斋的原作:冨岳三十六景25

更多艺术堂奥,前往 ArtsHowTo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

市川团十郎五代目 by 胜川春章

Ichikawa Danjuro V, Katsukawa Shunsho, 1778, Woodblock print, 29 x 13.4 cm,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Chicago, Illinois

市川团十郎五代目,胜川春章,1778,木刻版画,芝加哥艺术学院,芝加哥

剧院当季首演,在令人震惊的寂静中,观众们看着舞台上的场景:一帮暴徒围着一个苦苦哀求的受害者。突然,一个洪亮的声音从观众席后面爆发,统御全场:“住手!”所有的眼睛转向这个人物,他身穿宽大的袍子,大步走下席间通道,直奔舞台,一把巨大的剑系在腰间,庄严折叠而成的纸系在头饰上。几分钟后,暴徒被逐,受害者获救。这个经典的歌舞伎(kabuki)场景,由市川团五郎一代目创作,并于1697年首演。在以后每季的首演中,都会有所变化,而演出的人,必是市川家族的演员。

在这幅版画中,艺术家胜川春章深入刻画了演员市川团十郎五代目攫人心眼的感染力和控制力。时值1777年,演员正在进入中村剧院。他的袖子和衣服背后饰有演员家族的纹章:三个套在一起的菱形。这里是团十郎的侧面像,展示出他与众不同的高高前额和注册商标一般的鹰钩鼻。

从十八世纪早期开始,演员一直是日本木刻版画的主要主题,但是胜川春章创立了革命性的方法,引入了肖像画的元素。

更多艺术堂奥,前往 ArtsHowTo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

这个家族在歌舞伎中的地位十分重要,初代市川团十郎就是江户歌舞伎的创始者,至今的十二代目市川团十郎已经有三百多年历史。更多资料,可参考这里

此画没有找到大图,但是在芝加哥艺术学院的作品页面上,可以放大看细部。

播种者 by 梵高

The Sower, Vincent Van Gogh, 1888, Oil on Canvas, Van Gogh Museum, Vincent Van Gogh Foundation, Amsterdam.

播种者,文森特·梵高,1888年,布面油画,梵高博物馆,文森特·梵高基金会,阿姆斯特丹

太阳沿着地平线滚动。在播种者黑色人形的后面,这一天似乎停止。厚重的黄色颜料看起来拖慢了时间前进的脚步。自然掉入了画中人的行动节奏。大地的沉重也停住了他的进步。

画中风景简单,拉出一个三角形,留出河流的空间。一根强健的树干切过画面,树枝弯曲尖锐,上面有一些花,延伸到画面之外。花太高,男人不会抬头去看。他可能甚至都没有看到这棵树,这棵仿佛直接从日本版画移植到他土地中央的树。画家可能喜欢什么,就参考什么;对播种者来说,不管是在他经过时朝他弯腰,还是把画面一分为二,他对这树都毫不关心。然而,如果他能注意到身旁的树皮跟他很像,他可能就不会那么孤独了。他与自己周围的世界隔离开来。远处的房子看起来很小,他不知道自己已经走了这么远。背上的袋子依旧很重,但他必须继续。

每一笔都翻腾着深厚的土地和谷物,落在潮湿的画布上。疲劳慢慢在赭色和黑色色块上留下它的印记。播种者就是自己在其中劳作的土地的一部分,他们由同样材料制成。土地磨砺着他的五官,在粘土色块构成的脸上留下刻痕。他的两颊内缩,后背低弯,把自己裹在一起,用帽子庇护。他永不会老,又或者只是忘记了他的年龄。整个轮廓被漫长的岁月打磨、塑造。他的手、还有弯曲的手指,只知道播种的姿势,已经是碗状,仿佛它自己就能完成整幅画——只要一个有力的手势,把土地全部抹掉,留下空空的画布。画家不会对此感到讶异,而且希望握住这逼近的手。播种者不会停止。

天空反射出未来庄稼的颜色。树的另一边,绿色的浓度不断增加,恰似某种承诺。太阳在等待这个坚持不懈的人完成一天的工作。梵高让他毫无选择:耶稣讲的故事不会说谎,他不会白白工作,谷物不会浪费。天空向画家的信仰鞠躬,画家反复阅读自己的圣经。无上荣耀的太阳在画作后面沉落。播种者低着头,没有发现:暮光已经在他周围画出一个光环。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译自《How to Understand a Painting》,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

信 by 皮埃尔·博纳尔

The Letter, Pierre Bonnard, c. 1906,  Oil on Canvas, 55 x 47.5 cm,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D.C.

信,皮埃尔·博纳尔,约1906年,布面油画,55 x 47.5厘米,国立美术馆,华盛顿

年轻妇女全神贯注于她正写的那封信,头部倾斜的角度暗示出她思想集中的程度。然而向前低着的头部也处处显示出女性的美:闪闪发光的深棕色头发,一把精致的发梳,调皮地微翘着的小巧鼻子,曲线富于表情的双唇。博尔格对这个女子的兴趣不在于她的个性,而在于她的迷人——一个非常日本化的特点。他按照自己的意愿给她筑起一道“围墙”——配以绚丽饰边的深红色椅背,色彩斑驳得有趣的墙壁;在前方的开放空间里,可以看到一个盒子和一个色彩迷人的信封。绿色的合资在画面上颜色最浅,由此向上望去,可以看见夫人朴素的深蓝上衣和向前低垂的头部。

博纳尔并不想就生活或者这一特定人物发表什么宏论。他只是怀着一种最为温和但并不复杂的喜悦注视着她。

皮埃尔·博纳尔和爱德华·维亚尔一起,跨越了后印象主义和现代美术之间的鸿沟。由于从艺术上很难给他们定位,人们便把他们看做内景画家以及纳比派的领袖。

纳比(Nabis)是希伯来语,有“预言家”和“先知”之意。装饰性是该画派的主导原则。莫里斯·德尼曾说:“在画出一匹战马、一个裸体或者描绘一件轶事之前,一幅画本质上只是按照一定的次序涂以各种色彩的一个平面。”由于他们都喜欢表现温馨美好的家庭生活——这是纳比派的重要特征——两位画家谁都不真正属于现代艺术世界。

博纳尔受东方的影响最深,朋友们都称他为“日本纳比”。最吸引博纳尔的,是日本木刻简洁平面的造型,以及单纯得迷人的色彩与线条。

随着博纳尔艺术上的日趋成熟,他使用的色彩更加丰富、深刻。作品的全部含义因此而仅限于色彩之中。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由 郑柯-Bryan编写,转载请标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