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模特在一起的自画像 by 厄恩斯特·路德维希·基希纳

Self-portrait with Model, Ernst Ludwig Kirchner(Germany), 1910, Die Brucke/Expressionism, Oil on Canvas, 150 x 100 cm, Hamburger Kunsthhalle, Hamburg

与模特在一起的自画像,厄恩斯特·路德维希·基希纳(德国),1910年,后战地(布鲁克,“桥”派)/表现主义,布面油画,150 x 100厘米,汉堡美术馆

1905的德累斯顿,四名建筑系的学生:福里茨·布莱依尔(Fritz Bleyl)、埃里希·黑克尔(Erich Heckel)、卡尔·施密特-罗特鲁夫(Karl Schmidt-Rottluff)与厄恩斯特·路德维格·克尔赫纳(Ernst Ludwig Kirchner),构成了德国表现主义画家小组——后战地(布鲁克,又名“桥”派)派。他们的目标是要在现实与更美好、更完美的未来之间搭建一个“桥梁”。该小组拒绝当时流行的学院派、现实主义和印象派风格。实际上,他们更注意后印象派画家,比如梵高、保罗·高更,还有德国的中世纪、文艺复兴、原始艺术和新艺术运动(Art Nouveau),他们希望创建全新的、表现主义风格艺术。

当时欧洲处于一战边缘,基希纳的作品中对欧洲这种痛苦状态的回响。他的人物常处于紧张和扭曲状态,似乎要传达不安的情绪。在这幅《与模特在一起的自画像》中,画家将自己描绘成正对着观众,他的女性模特坐在右侧,颜色生动,外形生硬、简朴,破坏了通常的透视方法,为构图中添加了郁积的张力。这种方法是典型的表现主义风格,其中不成熟、主观的感觉似乎完全颠覆了客观观察。面具一般的脸提升了心理上的戏剧性。

基希纳曾经在一战中受到心理创伤,纳粹的崛起、不断恶化的健康状况让他的不安全感反复加深,直到1938年,他自杀身亡。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一天一件艺术品”微信公众号】

qrcode_for_one_art_everyday

预言家 by 埃米尔·诺尔德

The Prophet, Emil Nolde(Germany), 1912, Expressionism, Woodcut, 32.1 x 22.2 cm, Various Locations

预言家,埃米尔·诺尔德(德国),1912,表现主义,木刻,32.1×22.2厘米,多个地点

1907年,德国表现主义画家小组“桥派(Die Brucke)”邀请埃米尔·诺尔德(1867-1956)加入。虽然仅仅在里面活跃了一年,但是他却一直保持了这些成员反中产阶级的目标,力图打破过去,创建现代的表现主义艺术,展望未来。他的图像作品包括水彩和油画,描绘宗教狂喜和异教崇拜等主题。特别是这幅《预言家》,诺尔德尽力想要达到一种原始而又凶悍的表达,这与欧洲艺术前辈们毫无关系。

从19世纪后期开始,木刻逐渐流行起来,而且特别受到高更和蒙克的偏爱,后来更是在桥派中得以复活。这幅作品中的预言家给人沉思之感,体现在质朴而又坚硬的形状和富有戏剧效果的黑白对比中,枯瘦的双颊和困扰的双眼,表现出满溢的宗教热情,在向一个没有准备好接受他的信息的世界讲述他的隔绝孤立。诺尔德利用木头的纹路,用其表现预言者粗乱的胡须和头发长而垂立的效果,强化了他的悲戚之感。

诺尔德的作品在德国曾经非常受尊重,后来却遭到纳粹的正式声讨,认为是堕落之作,并从所有的博物馆、美术馆和画廊中移去,他对政府的默许支持也无甚作用。当时有命令不允许他绘画,甚至私下绘画也不可以,既便如此,诺尔德仍然创作了数百幅水彩画,而且此后用油彩重新创作这些作品,几乎直到他生命结束。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一天一件艺术品”微信公众号】

qrcode_for_one_art_every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