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读眼中的《梵蒂冈》

艺术君按:这是《梵蒂冈》的出版方“未读”做的介绍微信,属于他们的“艺术家”系列

嗯,不愧是专业出版机构,无论是板式还是设计,都比艺术君的精美多了。

先来看看他们为这本书专门制作的视频:

文章在下面。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想不出配得上本期内容的标题 | 艺术家

 

从意大利首都罗马往西北方向一直走

会看到一块小小的隆起的高地

这里就是

梵蒂冈

 

 

从台伯河远眺梵蒂冈

最为显眼的是由米开朗琪罗设计的巨型拱顶

两千年前,这里曾经辗转成为跑马场和暴君屠杀基督异教徒的坟场。相传,大使徒彼得就殉道于此处。梵蒂冈,在拉丁语中意即“先知之地”。“梵蒂冈”作为世界上国土面积最小国家只有0.44平方公里,常住居民只有830人,他们,可以说是地球上最幸福的人,梵蒂冈本身就像一座巨型博物馆——而其中的梵蒂冈博物馆——则是全世界最为古老,与大英博物馆、卢浮宫齐名的三大博物馆之一。

在梵蒂冈斑驳的城墙上,随处可见这样的标识(摄影:翁昕)

——“前方,梵蒂冈博物馆”——

 

曾有到过梵蒂冈博物馆的人说,梵蒂冈博物馆花园中随便一个摆设,放在别的博物馆可能都会是镇馆之宝。可在这里,稀世珍宝却如街边的花花草草般稀松平常,看似懒散随意地陈列在博物馆各个角落。可以说,梵蒂冈,是西方文明的灵魂所在。

梵蒂冈博物馆之图书馆

 

▲ 博物馆内部的每一寸墙面都覆盖了精致恢宏的湿壁画,有人说,初次踏入博物馆,这种扑面而来的美会有一种压迫感,甚至令人感到腿软。

 

这些体现人类艺术史上极致之美的作品

现已全部收纳在

 

 

—《创世:梵蒂冈博物馆全品珍藏》—

将藉由未读·艺术家重磅推出

 

 

这部全彩大12开布脊精装的画册,是美国知名艺术类出版社Black Dog & Leventhal的镇社之宝。这也是迄今为止,国内出版的唯一一本中文版梵蒂冈博物馆藏品导读画册。

 

 

本书由德国埃朗根—纽伦堡大学的艺术史专家Anja Grebe博士撰写导读,《如何看一幅画》译者郑柯翻译,让你在家也能坐拥梵蒂冈博物馆诸多瑰宝。

 

本书配以精致镂空函套

设计灵感来源于博物馆内著名的

大螺旋楼梯

随书手册

 

为尽可能辅助阅读,我们还制作了一本102页的随书手册,内含译者手记、914条延伸注释,知乎艺术达人翁昕撰写的梵蒂冈博物馆参观攻略。

 

梵蒂冈博物馆究竟多有魅力?

 

2014年,由于梵蒂冈博物馆的客流量超过了589万人次,博物馆不得不实行限流。即便如此,博物馆门口仍然是终年排着堪比春运的长队。梵蒂冈的魅力之门即将开启……

 

 

 

 

人人都知道卢浮宫的《蒙娜丽莎》。但在梵蒂冈绘画陈列馆的这幅达·芬奇神秘的早期作品《圣杰罗姆》,却鲜为人知。

圣杰罗姆是古代基督教拉丁教父、圣经学者。曾去东方苦修,并研习希腊文与希伯来文。他最伟大的成就是编订了《圣经》新译本,也就是通行的“通俗拉丁文本圣经”。传说他离群索居到叙利亚的沙漠苦修,在那里为一只狮子拔除了脚上的刺。达·芬奇所画的就是这一情景。长期的苦修令圣人形销骨立,画家通过圣人裸露的肩颈部位,紧绷的肌肉和清晰的骨骼结构来呈现这一点,这与同时期的同题材作品画法显著不同——解剖学的强大功底,就这么任性地展现在世人眼前。同样的,这头狮子也据称是西方油画中最早的,最符合解剖学的狮子。

 

 

从这幅作品中,还能清晰看出达·芬奇的创作过程:先用速写式的笔法打下轮廓,而后逐一填色,每次填一种色调,逐层增加。

 

但奇怪的是,这幅画没有完成。至于是因为不符合委托人的要求,还是出于达·芬奇自己的完美主义,就成为一个千古之谜。

 

博尔戈火灾厅天顶画,梵蒂冈博物馆拉斐尔展厅

图片选自《创世:梵蒂冈博物馆全品珍藏》

 

这是彼得罗·佩鲁吉诺的湿壁画,如今保存在梵蒂冈博物馆博尔戈火灾厅的天顶。初次看到的人,会震惊于它和谐与庄严并存的配色,以及精准的古典式平衡。但是佩鲁吉诺的名字却不为今天的大众所知,尽管,他是拉斐尔的老师。

 

教皇尤里乌斯二世在位期间,佩鲁吉诺是当时最为著名的宫廷画师。教皇委托他和当时的另一位著名画师卢卡·西尼奥雷利装饰自己的居所。经过几年时间,就在两位画家已经完成了一半工作时,尤里乌斯二世经引荐认识了刚满二十岁的拉斐尔,在看到他的画作之后,如痴如醉,立即下令由拉斐尔来接手他老师的工作。为了给拉斐尔让路,教皇下令将佩鲁吉诺和西尼奥雷利已经完成的壁画全部摧毁。这样,才有了后来的旷世杰作《雅典学院》。

 

拉斐尔 《雅典学院》

在《创世:梵蒂冈博物馆全品珍藏中》,以大幅拉页呈现了这幅作品

 

如果佩鲁吉诺活到今天,他会是举世闻名的大师,只可惜,他生在那样一个天才辈出的时代,而天才对天才的碾压是如此残酷。好在拉斐尔没有背弃老师,他苦苦哀求教皇保留下了博尔戈火灾厅天顶画,“以此怀念自己的师父,表达对他的爱。”

 

佩鲁吉诺仅存的作品之一,湿壁画《摩西之旅》

现存于梵蒂冈博物馆西斯廷礼拜堂南墙

图片选自《创世:梵蒂冈博物馆全品珍藏》

 

 

在《雅典学院》中,也依然体现了拉斐尔对同时代艺术家和学者们的敬意,这幅画中将建筑与绘画合二为一,虚拟了一次哲学、科学、艺术相聚的盛典,是画家心目中黄金时代应有的面貌。以大哲亚里士多德、柏拉图为视觉中心,“七艺”(语法、修辞、逻辑、数学、几何、音乐、天文)各自的代表人或站或坐,或辩论,或休憩,古希腊古罗马的先贤穿越时空,和意大利的学者艺术家们济济一堂,共同赞美人类的智慧和创造力。

而有意思的是,在这幅画中也有亚历山大大帝和拉斐尔本人。亚历山大大帝在画面左侧边缘处,而拉斐尔本人头戴黑色贝雷帽,隐藏在画面右侧边缘静静旁观。在这个黄金时代,政治家不是人类的中心,而伟大的艺术家本人在先贤面前,也只自诩为学徒而已。

 

其实在教皇尤里乌斯二世委托米开朗琪罗创作西斯廷天顶画之时,米神是拒绝的。雕塑家出身的米神,一直认为绘画是二流的艺术。但是,君命不可违,心不甘情不愿接下了这桩委托的米神,却因此创造出集“错视画”、建筑、雕塑、浮雕的技法,不同绘画风格为一体的辨识度极强的“米式风格”,将礼拜堂天顶的空间无限延伸,直通幻象中的天堂,也将文艺复兴时期的绘画艺术推向了巅峰。

西斯廷礼拜堂天顶画

自《创世:梵蒂冈博物馆全品珍藏》

 

乍一看,天顶画人物庞杂,令人目眩,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其艺术逻辑非常清晰,选取了基督诞生之后的历史场景,天顶中部从上帝的创世,到诺亚醉酒,人物按照其重要性依次出现,而叙事的顺序也按《圣经》年表徐徐展开。

 

这一系列天顶画,耗时整整四年。这四年间,米神一直用站立、头向后仰的方式作画,其间颜料粉末会一直掉进眼睛里,苦不堪言。然而从最终的成品来看,却无比自然流畅,丝毫看不出是在这种完全违反常人习惯的姿势下创作出来的。这组恢宏壮丽、色彩饱满,人数达300多人,展示出人体极致之美的湿壁画,令人无法想象全是出自一人之手,简直如同神迹。而完成这一浩瀚工程的米开朗琪罗,当年也才三十多岁。

 

也难怪歌德在参观西斯廷礼拜堂之后感慨道:

 

“没有到过西斯廷的人,

无法了解一个人力量能达到的程度。”

 

西斯廷礼拜堂重绘前

天顶上是简单的星空图案

 

西斯廷礼拜堂重绘后

选自《创世:梵蒂冈博物馆全品珍藏》

 

尽管创作的是现在看来主流正统的宗教画,但米神其实是他所处时代艺术家中的rock star。

 

同时代的画家笔下的耶稣基督,通常都是这样的形象:

乔瓦尼·贝利尼 《哀悼基督》

选自《创世:梵蒂冈博物馆全品珍藏》

老卢卡斯·克拉那赫 《圣殇》

选自《创世:梵蒂冈博物馆全品珍藏》

我们再来看看西斯廷礼拜堂湿壁画《最后的审判》:

 

画面中心,有着波浪般蜷曲金发、裸露着健硕的身体,仿佛太阳神阿波罗般熠熠发光的俊美青年,是米神眼中的耶稣。米神从赞美诗《最后的审判日》和但丁的《神曲》汲取灵感,这一次,神以雷霆万钧之势降临,代表公正和正义对世人做末日前的最后裁决。

 

当年的米神已经是年逾六十的老人,却毫无老年人的暮气,再一次以强大魄力做出前无古人的艺术革新。《最后的审判》完成后,罗马市民为之沸腾,神学家们却为满目的躶体以及“过于年轻,毫不苦痛”的基督形象而震惊,在特伦托大公会议上公开谴责,称这幅画是“渎神”行为,并在米神去世次年,找人来为躶体画上树叶和遮羞布。

 

直到后来的修复过程中,画作的原貌才被逐步恢复。

 

生前一直身不由己的米神,在自己的作品中实现了艺术的极致和永恒。

 

 

举世闻名的圣彼得大教堂及其广场,是梵蒂冈博物馆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现存于人间的最辉煌的建筑艺术作品之一。通常人们把它们归功于建筑大师贝尔尼尼,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贝尔尼尼之前,圣彼得大教堂的重建工程已凝聚了几代艺术家的心血。

 

圣彼得大教堂前身­­­是君士坦丁大帝治下修建的老圣彼得教堂,由于年久失修,到1506年,当时的教皇尤利乌斯二世决定将其全面重建。

 

老圣彼得大教堂复原图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他有生之年没能见证新教堂的完工,整个重建工程方案一再修改,直到教皇乌尔班八世上任时才最终为竣工的新教堂祝圣。

 

由第一任建筑师布拉曼特设计出最初草案,却没能实现,此后参与过方案修改的艺术家包括安东尼奥·达·桑伽洛、巴尔达萨雷·佩鲁齐、拉斐尔、米开朗琪罗……一直到巴洛克艺术家贝尔尼尼;结构从最初的拉丁十字改为希腊十字,又最终恢复为拉丁十字……方案不断完善,直到成为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样子——

 

圣彼得大教堂的整体重建工程,最终耗去了120年。无论从参与者的级别还是时间尺度来说,这种意义的奢侈,在今天都已注定无法重现。

 

但好在

 

●●

 

我们还有书

1000多件艺术珍品

340多位艺术家

跨越近千年的岁月

一本书里与我们相遇

《创世:梵蒂冈博物馆全品珍藏》是一本很大、很厚重的书,你没有办法在地铁上,在嘈杂的环境里随意翻看,也无法在手机屏幕上一秒划过。

 

这是一个美与信仰的世界,凝聚了不同时代、职业、工种、性别、年龄的人们共同的“心灵之力”。

 

它会从你的手上,再传递给你的孩子。它需要耗费你很多、很多时间。

—《创世:梵蒂冈博物馆全品珍藏》—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盘点:2015阅读量最高的十篇文章

 

先说说那本书的事儿。

艺术君翻译的《创世:梵蒂冈绘画全品珍藏》,现在已经卖出去60多本啦,多谢大家的支持!

有些艺友留言提到一些问题,现在回答一下:

1、299的价格是75折吗?

是的,原书定价399呢。这样一本大画册,出版方“未读”和责任编辑真的是下了大工夫,特别是它的装帧,比原版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何况还有艺术君精心编写的近千个注解汇集成的小册子,这都是原版没有的。

再给大家透个底,在艺术君的这个小店里,卖出去一本:

艺术君挣的钱 < 四个煎饼果子

艺术君挣的钱 < 星巴克的一杯拿铁

艺术君挣的钱 < 艺术君最爱吃的北京化工大学门口的一碗多加牛肉的一碗香兰州拉面

so……

2、预订了,什么时候可以发货?

编辑的回复是:元旦之后即可发货,但是具体时间还需要再跟印厂确认,因为装帧和印刷上比较复杂,所以。。。

3、为什么各大电商网站上还没有?

预售期,只有极少数商家享受了这个“特权”。

所以,现在就是这样啦,如果你现在还想预订,可以点击“阅读原文”,前往艺术君的小店购买。

换个话题……

今天是 2016年第一天,简单点儿,咱们也盘点一把,看看2015年阅读量最高的十篇文章有哪些。列表按照阅读量升序排列,点击文章标题就可以跳过去查看哦~

最后,祝大家新年好!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中文文字内容,除引用部分外,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创世·梵蒂冈博物馆全品珍藏》即将付梓

 

1月份翻译完的《创世·梵蒂冈博物馆全品珍藏》,现在终于要下印厂了,选几张图,给大家尝尝鲜。

中文版与英文版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多了一本小册子《创世·梵蒂冈博物馆全品珍藏·随书手册》。当时在翻译的时候,加了近千个注解,如果放在正文里面,会十分影响阅读体验,于是“分而治之”,都丢在了这本近百页的随书手册里面。这要感谢责任编辑任菲同学的建议,而且她的认真和负责同样极为值得称道。这本书审校起来实在太过繁琐。各位艺友想想,其中的每一条注解、每一个人名地名、每一处专有名词,编辑都要一一确认、校对,作为曾经做过杂志编辑的艺术君来说,真是感同身受。当然,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就是努力为广大艺友献上一本力求翔实、准确、精美的梵蒂冈艺术大全。

先来看看外观:

正文里的图:

 

这是乔托的《斯特凡内斯奇多联画》,在书中是很长的册页,请横屏观看。

上图中的细部,从中能看出本书所用图片的精细程度。

以下是《随书手册》的内页。

怎么样,是不是很有想马上拿到手里的冲动?麻烦大家再耐心稍微等待几天,哈哈。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中文文字内容,除引用部分外,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我们绞尽脑汁,想要证明自己并不孤独

这两天,新视野号和冥王星相遇的消息让全人类都感到兴奋。人类在9年前发射的卫星,孤独地飞往这颗距离地球59亿公里的星球,如今,还能从那么遥远的距离向我们这颗孤独的星球发送回那里的照片。就像人类的每一个个体一样,我们绞尽脑汁想要证明:我们并不孤独。

为此,我们发明(or 发现)了“爱”这种东西。

只是对于星球和人类个体而言,人类一厢情愿为孤独赋予的计量单位有所不同,一个是空间上的光年,一个是时间上的天乃至小时、分、秒。

在探索宇宙这件事上,梵蒂冈中就有记录:多纳托·克雷蒂有一系列组画,描绘了人类观测太阳系各大行星的情形。今天回顾一下,也算是对人类这点可怜可叹可赞之事的旁证。

多纳托·克雷蒂,1671—1749,观天象:火星,1711,51.2 x 35厘米,布面油画,绘画陈列馆,第十五展厅,库存编号40436

克雷蒂完成的这一套八张《观天象》系列油画绘制于一七一一年,是绘画陈列馆中十分独特的作品。这样的主题能够构成一套艺术作品的主题,证明启蒙时代中艺术和科学之间联系紧密。克雷蒂这一系列画作中,描绘了七颗当时已知的星球(不包括天王星,它到一七八一年才被发现),再加上一颗彗星。观察星球的场景设置在晚间,克雷蒂因此有机会展示出自己作为风景画家的才能。每一幅画作中,包括这幅火星的作品,前景中有小型人物,他们在观察和讨论那些星球。华贵的衣服,表明他们可能属于贵族阶层团队,这个团队以研究天象作为高贵的休闲活动。实际上,这些画正是一位这样的贵族业余爱好者委托的,他就是博洛尼亚伯爵路易吉·费迪南多·马尔西利。一七一一年,伯爵将这个系列献给教皇克雷芒十一世,并请求教皇建立自己的观星台。一七一二年,克雷芒十一世做出回应,支持了博洛尼亚修建意大利第一所公共观星台。

《观测金星》

《观测彗星》

《观测太阳》

《观测月亮》

《观测土星》

《观测木星》

《观测水星》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艺术君主导策划的“艺之旅”正在开放报名中,名额有限,感兴趣的艺友请抓紧时间,点击这里了解详情

教皇庇护四世的夏季行宫

 

皮罗·利戈里奥,1514—1583,庇护四世别墅,1559—1562,梵蒂冈花园

Pirro Ligorio, 1514–1583, Casino of Pius IV, 1559–1562 Vatican Gardens

庇护四世与其他多位文艺复兴时期教皇一样,也享受世俗生活,喜欢高雅艺术。一五五九年升任王座之后不久,他就接过了前任保罗四世的工程,要在教皇宫西侧的花园中建造花园别墅和观景台庭院。

别墅采取风格主义设计,由画家、建筑师、园林风景师皮罗·利戈里奥完成,教皇用作休憩之所。散步时,他会在这里用些茶点,同时这里也会用作少数人的娱乐之所。建筑群由两栋相对对立的小型建筑构成,别墅本身,还有前面的凉廊,可以在凉廊中看到观景台花园和圣彼得大教堂。

建筑物两部分之间,有一个小型椭圆庭院。庇护四世这栋夏季行宫的装饰与风格主义保持一致,里面有华丽的灰泥装饰、神话场景湿壁画、古罗马雕塑和贝壳配饰,将这里营造出古代氛围。今天,这栋别墅和前面新建的古典风格建筑一起,是宗座科学院的所在。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译自《梵蒂冈博物馆全品珍藏画册》,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梵蒂冈花园:教皇的休整之地

 

昨天艺术君没头没脑地发了一张画作,很多艺友都想知道个中究竟。这是藤田嗣治的《无题》,女子的容貌明显有莫迪里阿尼的影响,裸女旁边的猫和狗十分卡通化,狗是憨憨的笑,猫是冷冷的瞄,不过艺术君家的喵却从没见过这样的表情,哈哈。

藤田嗣治很喜欢猫,也画了很多,以后有机会再给大家多看几张!

接下来介绍梵蒂冈的花园。

从一开始,花园就是教皇宫建筑群必不可少的部分。然而,比起一四一七年教皇返回罗马时的梵蒂冈花园,今天的梵蒂冈花园已经大不相同。在图画和文字记录中,十五和十六世纪时期,从如今的观景台庭院南侧,到松果庭院北侧,都是当时花园的主要区域。直到十六世纪末期和十九世纪初期,新树立起的侧翼建筑将这块区域分割开来。

最初属于教皇的花园,从带有西斯廷礼拜堂的老教皇宫核心区域和波吉亚高塔,一直延伸到梵蒂冈北墙隆起的区域。英诺森八世曾在最初的花园中修建了凉廊,由佛罗伦萨文艺复兴时期画家安东尼奥·德尔·波拉约洛设计,作为他散步时的休憩之处和观景点。到了尤利乌斯二世时期,此处就成为建筑师多纳托·布拉曼特的改造起始点,修建了观景台宫。那是三重阶地结构,连通从教皇宫殿到观景台山的不同水平面。观景台花园采取文艺复兴风格铺设,不仅是教皇的休整、恢复之地,也作为宫廷活动的背景使用,比如一五六五年,庇护四世两个子侄的双重婚礼就在这里举办。上面提到了观景台庭院建筑变更,这同时意味着到了十六世纪末,这些花园必须转移。而且,在巴洛克和洛可可时期,出现了新的花园风格。庇护四世别墅就是最早的改造之一。一五五九年到一五六二年,建筑师、园林风景师皮罗·利戈里奥建造了这里,作为教皇的花园别墅。这样公园般的花园中种满多种树木和围篱,有一个明显特征:充斥许多喷泉和纪念碑,它们覆盖了二十三公顷土地,是引人注目的视线焦点。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译自《梵蒂冈博物馆全品珍藏画册》,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俯瞰梵蒂冈花园的大松果

皮罗·利戈里奥,1514—1583,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1475—1564,以及其他建筑师,松果庭院,1565,梵蒂冈阶梯和庭院

Pirro Ligorio, 1514–1583, Michelangelo Buonarroti, 1475–1564, and other architects Cortile della Pigna, 1565, Vatican Staircases and Courtyards

教皇英诺森八世曾铺设了广阔的观景台花园,松果庭院位于花园的上半部。就是在这里,英诺森八世的继任者尤利乌斯二世向自己的建筑师布拉曼特下令,让他建造观景台宫(始于一五零四年),其中有著名的八角庭院,展示古代雕塑。在庇护四世时期,从一五六零到一五六五年间,建筑师皮罗·利戈里奥用一个巨大的壁龛,取代了布拉曼特原来设计的半圆形露天龛座,那里原本用作阴凉之处,可以俯瞰整个花园。

一六零八年,制于公元第一世纪的古代松果雕塑置于庭院之前,这里因此得名。

从中世纪开始,这件青铜雕塑就在梵蒂冈,但丁曾在《神曲》中颂扬过它。它被抬举起一定高度,以模拟喷泉效果(“松果喷泉”),两侧有两只青铜孔雀,原件曾经装饰罗马皇帝哈德良之墓。一五五一年,米开朗基罗安装了这里的阶梯。雕塑《球中球》由意大利雕塑家阿纳尔多·波莫多罗于一九九零年完成,位于庭院正中,为游客提供悦目的视线。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译自《梵蒂冈博物馆全品珍藏画册》,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隐藏在梵蒂冈博物馆中的建筑经典

多纳托·布拉曼特,1444—1514,螺旋阶梯,1511—1514,石质,花岗岩柱,梵蒂冈阶梯和庭院

Donato Bramante, 1444–1514 Spiral staircase, 1511–1514 Stone, granite columns, Vatican Staircases and Courtyards

多纳托·布拉曼特的螺旋阶梯似乎隐藏在梵蒂冈博物馆之中,这是文艺复兴时期建筑的经典之作。它曾是前往观景台宫不同楼层的主要通道。一五零四至一五零五年,布拉曼特已经在观景台宫的中央开辟出八角庭院。人们以为,阶梯还将宫殿与旁边地势略微低洼的花园连接起来。螺旋楼梯的不同楼层建构于古典的建筑结构之上,这种做法在古罗马斗兽场中也可以看到。最下面一层主要是多立克柱式,中层是爱奥尼亚柱式,顶层,也是最高贵的一层,使用柯林斯柱式。选择的建筑材料以符合阶梯功能为目的,部分也是要给访客留下深刻印象。支撑的圆柱使用花岗岩,颜色上更加喜人,与扶手和圆柱顶部苍白色的石头形成对比。阶梯明显不陡,而且很宽,以便于攀登。布拉曼特去世时,阶梯尚未完工。直到庇护五世时期,皮罗·利戈里奥才将其修建完毕。

皮罗·利戈里奥[Pirro Ligorio],意大利建筑师、画家、文物学家、园林设计师,生于那不勒斯,活跃于罗马,被庇护五世任命为教皇御用建筑师。设计了罗马东郊蒂沃利的埃斯特别墅[Villa d’Este]。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译自《梵蒂冈博物馆全品珍藏画册》,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梵蒂冈的阶梯和庭院

乍一看,游客会觉得梵蒂冈就是一个建筑迷宫,令人晕眩。这些建筑来自许多不同时期,中间还交杂着庭院、通道和花园。然而,只要想起来这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拥有不同的必备职能,丰富的建筑和设施也就没什么特别了。

梵蒂冈建在山坡上,这对早期建筑师来说可不容易,所以每栋建筑都坐落于不同的水平面上。然而,早期的规划者们在必要性上加以发挥,产生了令人称道的庭院和楼梯设计,它们到今天继续引人赞叹不已。

说到庭院,观景台庭院和松果庭院值得一提,二者所在地是以前的观景台花园,现在都是梵蒂冈博物馆建筑群的一部分。在旁边的观景台宫中,留有多纳托·布拉曼特十分令人惊叹的作品——大型螺旋阶梯。建筑师去世时,该工程尚未完毕。过去,这阶梯不仅连接不同楼层,同时是宫殿与附近不同水平面花园之间的通道。

街道和梵蒂冈高地之间也存在巨大差异,这为梵蒂冈宫殿的设计者们构成很大的运输问题。一九三二年,朱塞佩·莫莫设计了双螺旋楼梯,作为博物馆的游客入口,这也是最优雅的解决方案之一。公元两千年是圣年,梵蒂冈采取了一些调整措施,一个全新的椭圆形阶梯取代了它的位置,双螺旋楼梯现在作为出口使用。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译自《梵蒂冈博物馆全品珍藏画册》,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Scan QR Code via WeChat to follow Official Account

圣殇:无数人在她面前跪倒、流泪

美分为很多种,温柔和忧伤之美隶属其一。如果说,温柔和忧伤之美需要一个化身,来展现自己的力量,米开朗基罗这件《圣殇》绝对是不二之选。

多少年来,无数人在她面前双膝跪地,泪流满面。他们甚至可能不是基督的信徒,然而这尊雕塑中的和谐、典雅,特别是人性的尊严,征服了所有人。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1475—1564,圣殇,约1498—1500,高:174厘米,大理石,圣彼得大教堂

Michelangelo Buonarroti, 1475–1564 Pietà, ca. 1498–1500, Height: 174 cm; Marble, St. Peter’s Basilica

圣彼得大教堂中,米开朗基罗真人大小的《圣殇》是极为著名的作品,位于主入口右侧的“圣殇礼拜堂”。这是米开朗基罗早期的经典之作,在二十五岁左右完成,献给法国枢机主教使节让·德·比耶尔。整组人物用一整块卡拉拉大理石雕刻而成,写实手法惟妙惟肖,完美展现米开朗基罗作为雕塑家的无敌技艺。基督的尸体软绵绵地躺在圣母膝头,她的右手支撑着儿子松弛的上半身。基督似乎躺在弯曲的布单和长袍形成的白色海洋中,在圣母满是皱褶的衣服上,米开朗基罗将名字签在胸部的高度。玛利亚双目低垂,陷入悲恸,谦恭而又镇定地迎接上帝赋予的命运。她左手张开,手掌向上,位于自己儿子身体之后,也表明自己已经顺从。作品的构图放射出高度的专注与和谐,圣母的哀悼因此充满高贵的尊严之感。

接下来就让我们看看她的细部吧,每一处都是如此完美。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译自《梵蒂冈博物馆全品珍藏画册》,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