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中连续体独特的形式 by 翁贝托·博乔尼

Unique Forms of Continuity in Space, Umberto Boccioni(Italy), 1913, Futurism, Bronze, H: 111 cm,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空间中连续体独特的形式,翁贝托·博乔尼(意大利),1913年,未来主义,铜,高:111厘米,MoMA,纽约

未来主义者翁贝托·博乔尼(1882-1916)曾只从事绘画,1912年开始创作雕塑,这是在他创作《空间中连续体独特的形式》之前。该作品开始用石膏创作,后来用铜。作品探索了运动中的人体,操控身体的形式,刺激围绕着大步行进的人物周围的空间。从作品有棱角的外形上,能够看出立体主义的影响。

这具身体流露出自信和力量,让人想起未来主义者的理想:大胆向探索发现和技术迈进。1909年,菲利波·托马索·马里内蒂在自己的未来主义者宣言中声称:一种全新的美……一辆跑起来像机关枪的、轰鸣的汽车,要比卢浮宫里的胜利女神像(Victory of Samothrace)更美。然而,博乔尼的作品与公元前二世纪的希腊化(Hellenistic)雕塑有相似之处:两件雕塑的衣衫布料都是螺旋起伏,暗示其速度和运动。

博乔尼是未来主义者的领军人物,这些艺术家唾弃艺术史和意大利文化的传统,希望从技术和机械的能动性中获取灵感。他的作品探索体积和空间,而且他宣称:要描绘一个客体,艺术家必须“呈现它周围的整体气氛”。未来主义者相信:技术有能力改进社会,这在俄国构成主义艺术家的作品中有反映,这些艺术家力图打破艺术和技术的边界和阻碍。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一天一件艺术品”微信公众号】

qrcode_for_one_art_everyday

 

人,宇宙的控制者 by 迭戈·里维拉

Man, Controller of the Universe, Diego Rivera(Mexico), 1934, Mexican Renaissance, Mexican Muralists, Fresco, 48.5 x 114.5 m, In situ, Palario de Bellas Artes, Mexico City

人,宇宙的控制者,迭戈·里维拉(墨西哥),1934年,墨西哥文艺复兴、墨西哥壁画流派,湿壁画,48.5 x 114.5 cm,市立美术馆,墨西哥城

1910年墨西哥革命结束后的几十年里,迭戈·里维拉(1886-1957)协助政府,为其民族主义路线建立了某种形象。从1920年开始,里维拉成为了国际最知名的墨西哥艺术家,在美国获得一些重要的委托,其中包括这幅壁画。本画作原本为纽约洛克菲勒中心的RCA公司绘制,但它从未被完成,因为其中有列宁的肖像,里维拉拒绝去掉它。在经历了一次公众丑闻之后,尼尔逊·洛克菲勒下令破坏该壁画。里维拉在墨西哥城的市立美术馆重新绘制了该作品,它在这里保持完整无缺。

里维拉的风格独特,他用自己出色而大胆的技法承载负载的历史叙事。他与自己的同代人——何塞·克莱门特·奥罗兹柯(Jose Clemente Orozco)和大卫·阿尔法罗·西盖罗斯(David Alfaro Siqueiros)——不同,他的观点传递出对未来的希望和信任。在这幅作品里,工业技术和科学的进步力量指导着宇宙,一名蓝眼睛的领军人物象征美国的进步。技术如果用来满足贪欲和统治(画面右边),就会带来不幸;如果追求为工人阶级改善物质生活(画面左边),自由也就随之而来。

对现代化乌托邦式的处理,再注入社会主义的热情,让这幅壁画成为里维拉最典型、最集大成的成就。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