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殇:无数人在她面前跪倒、流泪

美分为很多种,温柔和忧伤之美隶属其一。如果说,温柔和忧伤之美需要一个化身,来展现自己的力量,米开朗基罗这件《圣殇》绝对是不二之选。

多少年来,无数人在她面前双膝跪地,泪流满面。他们甚至可能不是基督的信徒,然而这尊雕塑中的和谐、典雅,特别是人性的尊严,征服了所有人。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1475—1564,圣殇,约1498—1500,高:174厘米,大理石,圣彼得大教堂

Michelangelo Buonarroti, 1475–1564 Pietà, ca. 1498–1500, Height: 174 cm; Marble, St. Peter’s Basilica

圣彼得大教堂中,米开朗基罗真人大小的《圣殇》是极为著名的作品,位于主入口右侧的“圣殇礼拜堂”。这是米开朗基罗早期的经典之作,在二十五岁左右完成,献给法国枢机主教使节让·德·比耶尔。整组人物用一整块卡拉拉大理石雕刻而成,写实手法惟妙惟肖,完美展现米开朗基罗作为雕塑家的无敌技艺。基督的尸体软绵绵地躺在圣母膝头,她的右手支撑着儿子松弛的上半身。基督似乎躺在弯曲的布单和长袍形成的白色海洋中,在圣母满是皱褶的衣服上,米开朗基罗将名字签在胸部的高度。玛利亚双目低垂,陷入悲恸,谦恭而又镇定地迎接上帝赋予的命运。她左手张开,手掌向上,位于自己儿子身体之后,也表明自己已经顺从。作品的构图放射出高度的专注与和谐,圣母的哀悼因此充满高贵的尊严之感。

接下来就让我们看看她的细部吧,每一处都是如此完美。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译自《梵蒂冈博物馆全品珍藏画册》,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米开朗基罗的另一个大卫

 

《圣经·旧约》中,大卫战胜巨人歌利亚的故事,常被视为小人物勇气的典范。这种勇气结合聪明智慧和对上帝的信仰,就可以战胜邪恶。在大卫的故事中,杀死歌利亚,代表以色列人战胜非利士人,后者曾经攻击和威胁以色列人。因此,大卫属于《圣经·旧约》中的英雄,在西斯廷天顶画的墙角拱肩 中,这些英雄的事迹得到颂扬。米开朗基罗重点刻画了歌利亚将被砍下头颅的那一刻,而且采取了颇为难得的视角。

从地面角度看去,歌利亚似乎要将头摔向观者,而大卫坐在他背上,举起被打败的巨人的剑,要完成最后一击。甩石的机弦躺在前景中,这是少年大卫用以击倒歌利亚的武器,虽然歌利亚力大无穷、披盔戴甲,但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在这将要杀掉他的人身下,想要把自己撑起来。在土方工事后,有投入的旁观者,再加上旁边的帐篷,表明这场战斗发生在以色列营地之外,这是根据《圣经》中的记录(《圣经·撒母耳书上》17)。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译自《梵蒂冈绘画大全》,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预言家也有半边天

 

昨天看了看西斯廷天顶上的男先知,今天来看看另外五位女预言家。文尾还有两个彩蛋哦~~~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德尔斐的女预言家

西斯廷天顶画中,有五位十分著名的女预言家,德尔斐的女预言家是其中最年轻、最知名的一位。大概她是第一位被描绘出来的女先知,她和其他男女先知一样,坐在大理石宝座上。王座上半部分的墙面上有两组画出来的小天使雕刻。这些小型人物既是带有轻松气息的男像柱,撑起男子裸体倚靠着的大理石底座和檐部。大理石小天使对应着陪伴在女先知旁边的两个小天使,后者在兴趣盎然地读着一本书。在古代历史中,女先知在接近德尔斐神庙的一个地方做出预言。她坐在宝座上,扭曲的姿势充满艺术性,身体转向左侧(从下往上看),两眼望着右侧。她穿着无袖的淡绿色束腰裙,一件红色大袍包裹着她,外面还有一件蓝色斗篷。这些衣服回转在她强健的身材上。在她手中,握着一个卷轴,表明她的身份是古代女预言家。微启的双唇,圆睁的双眼,似乎表明她要宣布某个幻象,为她带来一些神秘气息。

彩蛋在此!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译自《梵蒂冈绘画大全》,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我的title是先知

在米开朗基罗的天顶画中,除了亚当和夏娃之外,还有很多先知,他们占有十分重要的位置,来看看《梵蒂冈绘画大全》中怎么说吧。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先知撒迦利亚

天顶画中,位于次要绘画区域的先知和预言家系列,是另一个重要元素。这些人物的身形大小,是其他所有人物的两倍之多,即便从最简单的方式来看,这也强调出他们的重要性。特别是约拿和撒迦利亚,一众先知中,他们位于天顶两侧与墙交接处。撒迦利亚位于入口的墙上,在尤利乌斯二世纹章雕刻的上方,与雕刻一起的还有一块饰板,上面写着先知的名字。撒迦利亚是《圣经·旧约》中的一个“小” 先知,他预言犹太人将会迎来自己的王,一个男人“是公义的,并且施行拯救,谦谦和和地骑着驴,就是骑着驴的驹子。”(《圣经·撒迦利亚》9:9)这被视为预言了耶稣即将进入耶路撒冷(《圣经·马可福音》1:1—11)。米开朗基罗将撒迦利亚描绘成睿智的老人,身穿耀眼的红色和金色长袍,上身转向一边。他坐在大理石王座上,阅读一本打开的书。他背后有两个小天使,在模仿他。先知的侧面像与尤利乌斯二世有些相近,可能是米开朗基罗的教皇出资人的隐蔽肖像。

先知但以理

先知耶利米

先知以赛亚

先知以西结

先知约珥

先知约拿

艺术君建议大家用电脑打开下面的网址,去西斯廷礼拜堂的官网来一场虚拟之旅。安卓系统移动设备应该也可以,苹果系统由于不支持 iOS,所以无法打开。

http://www.vatican.va/various/cappelle/sistina_vr/index.html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译自《梵蒂冈绘画大全》,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阅读原文

周末福利:大波裸体小鲜肉来袭!

先说下昨天提到的天津的活动,艺术君要去出台,但是昨天忘了贴出链接,如果你想报名的话,请点击今天的【原文链接】吧。

接下来进入正题。

在米开朗基罗所在的时代,他最为人称道的就是他的雕塑作品,然而也因此有人质疑他在绘画方面的能力。接下描绘西斯廷礼拜堂的天顶画任务,米开朗基罗还创造性地绘制了诸多年轻男性裸体,也是这位大神对他人质疑的回答。

周末了,艺术君就把这些裸体献给大家,某些人不要流口水就好~~~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1475—1564,上方的男子裸体,以及德尔斐先知右侧,1508—1512,湿壁画,西斯廷教堂,天顶

Michelangelo Buonarroti, 1475–1564,Ignudo above and to the right of the Delphic Sybil, 1508–1512,Fresco,Sistine Chapel, Ceiling

在创世纪系列的小型场景周围,有二十个男子裸体画像,他们也是西斯廷天顶画中最著名的人物。作为装饰元素,这种男子裸体 是米开朗基罗的发明,他用以展现自己描绘裸体的精湛技艺。所有的裸体都是健美的年轻男子,他们用几乎杂技般的姿态,展示着自己的身体。这些人物都坐在大理石墩座上,围绕着他们的,是结满丰富水果的橡树叶环状装饰,在礼拜堂这个环境中,除了有一定性含义之外,还暗指来自罗韦雷家族的尤利乌斯二世的纹章。位于上方和德尔斐先知右侧的男子裸体,在《诺亚醉酒》场景旁边,这可能是米开朗基罗在这里绘制的第一个男子裸体。相比其他后期绘制的男子裸体,这幅更完美、更规整,身体的造型更为和谐。他的姿态与下面的先知互为镜像,同时又利用了《诺亚醉酒》场景的边框。整体观之,这些男子裸体似乎复制了亚当的形体,在天顶画的范围之内,强调出这个图像母题的重要性。

下面就来看看这些名副其实的小鲜肉: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译自《梵蒂冈绘画大全》,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阅读原文

创世的六日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1475—1564,创造天体与草木,1508—1512,湿壁画,西斯廷教堂,天顶

在该湿壁画中,描绘了创世第二天和第三天的事件。左边,上帝在创造植物,正如《圣经·创世纪》1:11节中描述的:“神说,地要发生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右侧描绘了太阳和月亮的创造过程,如《圣经·创世纪》1:16节:“于是神造了两个大光,大的管昼,小的管夜……”在第一个场景中,描绘了上帝分开光明与黑暗的景象,这里,上帝也在空中翱翔,用君临天下的手势,发出指令。他目光坚定,指向位于画面中间的太阳;他双臂分开,伸展在两个天体中间;右侧的上帝形象,具体体现了这样的理念:造物主上帝全知全能,是天上和人间之王。有四个天使伴随着这个形象,他们浮在上帝飘荡的袍子上,那袍子仿佛飞毯一般;这与第二日造物的上帝形象形成对照,后者向着画面深处飞去,观者只能看到他的后背。

分离水和陆地

分开光明与黑暗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译自《梵蒂冈绘画大全》,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