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富二代到玩儿鹰的圣人

 

在比利时的根特(Ghent)、列日(Liège)、布拉班特(Brabant),还有荷兰的哈勒姆(Haarlem)地区,有一个圣人,名字是:圣巴夫(Saint Bavon),还有人叫他“根特的巴夫(Bavo of Ghent)”,西文中又被称为 Bavon, Allowin, Bavonius 以及 Baaf。他生于622年,死于659年,是罗马天主教和东正教的圣人。

在少数以他为主题的绘画中,有两个特征可以很容易地把他辨识出来:右手的剑和左手的鹰,他是训鹰术的守护圣。

下面这张是十五世纪超现实主义大师博施画的圣巴夫。

不过,从玩儿鹰这件事上,也能看出他的出身不一般。提笼架鸟儿,那可不是贫苦百姓泥腿子能玩儿得起的。

年轻时的巴夫,是布拉班特的一个贵族二代,放荡不羁。他有一段政治婚姻,育有一女。后来妻子去世,巴夫听到当地名主教阿曼达斯(Saint Amandus)的布道,突然醒悟到财富的空虚,于是散尽万贯家财,扶贫济困,然后就跟着阿曼达斯去他的修道院皈依了基督教,并追随他在法国和佛兰德斯地区到处巡游传教。

有一天,巴夫在一个小镇上看到一个人,似曾相识,突然,他想起来:这人曾经被我卖为农奴。怀着深重的负罪感,他让那人用锁链拷上自己,带到了当地的牢狱中。

人生的最后时光里,巴夫选择树洞和动物的巢穴作为自己的居所,37岁时离开人世。

回想一下,在各个宗教中,像巴夫这样,前半生享尽荣华富贵,后半生传教赎罪的人还真不少。

基督教里还有阿西西的圣方济,佛教的创始人释迦摩尼曾贵为王子,高僧鸠摩罗什的父亲是天竺贵族,母亲是龟兹国王的妹妹。

文学作品中,托尔斯泰的《复活》中,主角聂赫留朵夫曾为贵族,后来心中充满道德挣扎;更不要说我们红楼一梦中的贾宝玉了。

也许,只有见过什么叫大富大贵,才能真正理解什么是空幻虚无?

在人生末年之时,伦勃朗曾经画过一幅圣巴夫的肖像。

虽然不是贵族出身,但和圣巴夫一样,伦勃朗年轻时的生活同样优渥富足,可谓“新丰美酒斗十千”。那时的他,一定愿意与巴夫“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

可惜命运无常,两人同样经历丧妻之痛。到后来,伦勃朗家徒四壁,而他的画却进入更高的境界,更深入挖掘人性的深度和尊严。

这样一幅圣巴夫的画像,人物表情的凝重深沉,以及它的内涵与成就,岂不是可与伦勃朗的一系列自画像等量齐观吗?

(有点儿暗,要想看清那只鹰,请您调亮屏幕。)

时至今日,圣巴夫这个名字最为人熟知,是因为有一幅艺术史上可位列 top 10 的作品,存放在比利时根特的圣巴夫大教堂中,那就是扬·凡·艾克的《根特祭坛画》,如果你看过好莱坞电影《盟军夺宝队》,一开头那些教士们保护的作品,就是这幅画。我们改天再说这幅作品。

还有一个有趣的事情:在东正教中,纪念圣巴夫的日子是每年的十月一号。中世纪时,根特地区人民交税都是在十月一号,所以当时圣巴夫的很多画像中,他还会拎着一个钱袋子。

看看博施画的巴夫,右手伸到哪儿去了?

至于为什么他的左手会架着一只鹰,已不可考,大概又是什么历史的误会吧。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诗与远方之神:酒神巴库斯

今天要聊聊酒神巴库斯(Bacchus),在他身上,融合了诗和人类对远方的向往,也是西方绘画中的常见主题。

在希腊和罗马诸神中,酒神巴库斯出现得最晚,荷马史诗的奥林匹亚诸神中没有他。巴库斯是罗马神话的名字,在希腊神话中叫“狄奥尼索斯(Dionysus)”。他是宙斯和忒拜公主塞墨勒(Semele)的儿子。宙斯的妻子赫拉嫉恨丈夫爱上塞墨勒,设计害死了她,塞墨勒早产生下巴库斯。宙斯看到巴库斯羸弱不堪,将其缝在自己的大腿之内,待其长结实之后,又第二次降生到人世。在古希腊语中,他的名字是“出生2次的人”的意思。

下图是卡拉瓦乔的《酒神巴库斯》。

巴库斯长大之后,发现了葡萄酿酒的秘密,他便开始周游世界,驾着豹子和狮子拉的车,走遍希腊,远游至亚细亚、印度,向世人传授如何种植葡萄,又如何从小麦和葡萄中酿出那金黄色的和玫瑰般红色的液体,那令人着迷、快乐、如醉如痴的液体。藉着这些液体,酒神的精神和信仰进入人们的身体,漫漶到人们的大脑和血液中。

饮酒之后,人们喧闹、热舞,在狂喜中狂奔。这种与生命体验相关的神秘主义,最容易被侧重情感和直觉的女性体会,因此,酒神身边陪伴着众多女祭司,这些女祭司叫迈那得丝(Mainad),又被称为“Bacchantes”。希腊由此诞生了与酒神相关的神秘宗教,并伴随着一系列早已失传的秘密仪式,著名的希腊学者西塞罗,就是这个宗教的信徒。在这些仪式中,信徒们欢度酒神狂欢节,即“Bacchanal”, 又作“Bacchanalia”。

以“酒神狂欢节”为主题的作品中,还常常能看到一个脑满肠肥的裸体老头,他叫西勒诺斯(Silenus),是酒神的老师;长着羊角的森林之神萨梯,也常作为酒神的随从出现。

下面这张德国画家罗威·柯林斯(Lovis Corinth)的《酒神狂欢节》中,能看到这些角色。

在《西方哲学史》中,罗素有这样一段话,点出了酒神在人类文化中的意义:

审慎(prudence)很容易导致生命中某些最美好的东西丧失殆尽。崇拜巴库斯,就是在对抗审慎。人们进入精神或肉体的沉醉状态之后,他就会恢复某种强烈的情感,这是已被审慎摧毁的情感。他发现,世界中满是愉悦和美丽,他的想象力突然得到解放,逃出日常生活思虑的牢狱,得到自由。在巴库斯的仪式中,产生了所谓的“激情(enthusiasm)”,从词源上来看,这个词是说酒神进入了崇拜者体内,崇拜者自己也相信已经与神合二为一。在人类已经取得伟大的成就中,颇有一些与“沉醉”的成分有关,甚至某些完全源于激情,而审慎被一扫而空。如果没有巴库斯的部分,生活将会单调乏味,有了它,生命又变得危险。审慎与激情的冲突,贯穿着人类的历史。这场冲突中,我们不应该完全偏袒任何一边。

所以,柏拉图曾说:

一个没有灵感,而且头脑中没有一丝疯狂的人来到神殿的门前,他会以为他可以在艺术的帮助下进入神殿——我敢说,他还有他的诗歌都不会被接受。

崇拜酒神的神秘主义倾向,种下了诞生希腊悲剧的种子,同时直接影响后世的宗教。

基督教的复活节前,有为期40天的大斋期,即“四旬斋(lent)”。斋期内,人们要禁止娱乐,禁止食肉,要反省和忏悔,而在斋期开始的前三天,教徒们会纵情狂欢,举行宴会、舞会、游行,当然还有各种喝大酒。

犹太教中有一个传统节日:普林节(Purim)。这是犹太历中最欢乐的民间节日,用以纪念和庆祝以斯贴皇后拯救波斯犹太人免遭大臣哈曼的种族灭绝阴谋。大家会施舍穷人、开怀畅饮,一起享用各种美食,共同参加狂欢派对,还要举办化装游行,即便是最正统的超正统犹太教徒(Ultra Orthodox jew),都会饮酒狂欢、不醉无归。

两千年之后,尼采提出了“日神精神”和“酒神精神”,木心先生在《文学回忆录》中这样评述:

尼采的阿波罗精神、巴克斯精神,前者观照、理性、思索,后者行动、欢乐、直觉、本能。 人类的快乐,不是靠理性、电脑、物质,而来自情感、直觉、本能、快乐行动。

要让艺术君说,酒神精神,正像酒神名字的古希腊意义一样,是人的第二次诞生。

人刚出生的时候,我们完全按照自己的动物本能和天性行事;当年龄长大之后,虽然慢慢学会了逻辑和理性(也就是所谓的“审慎”),可这些逻辑和理性也在蒙蔽着我们的知觉和直觉;有了酒,我们的感官再次回复到婴儿般的状态,暂时放下平日里的循规蹈矩,摘掉脸上的面具,释放自己的感觉,正如五柳先生的那句诗: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回看中国文化——庙堂之上,可敬的孔孟只能摆在牌位上。可是当文人脱下朝服之后,他们最推崇的,还是代表酒神精神的竹林七贤、写下《饮酒二十篇》的陶渊明、诗仙兼酒仙的李白、恣意挥洒的徐渭徐青藤,就算是被视为诗圣的杜甫,不说他的《饮中八仙歌》将“酒中仙”的名号送给李白,他自己也有这样的诗句:“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在民间的江湖中,最可爱可亲的人物,个个嗜酒如命,比如济公和尚、倒拔垂杨柳的鲁智深,更有行者武松,先是十八碗酒搞定一只老虎,然后又醉打蒋门神。那个及时雨宋江,要不是喝多了在浔阳楼上题反诗,自己也不会被逼上梁山。

当然不能忘记唐伯虎,他的这首《桃花庵歌》恐怕最代表文人对酒的残念。

桃花坞里桃花庵, 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 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 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醉半醒日复日, 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 不愿鞠躬车马前。

车尘马足显者事, 酒盏花枝隐士缘。

若将显者比隐士, 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花酒比车马, 彼何碌碌我何闲。

世人笑我太疯癫, 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 无花无酒锄作田。

回到西画常见主题,今天提到三个:

Bacchanal: 又作 Bacchanalia,酒神狂欢节。

Bacchantes:酒神巴克斯的女祭司,酒神的女同伴。

Bacchus:酒神巴库斯。

连续上了六天班,到周末了,不妨带上几瓶酒,带上一本诗,能去远方最好,去不了远方,也不妨趁着秋高气爽的日子,离开电脑,放下手机,到郊区去,到自然中去,打开自己的直觉和感官。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西画主题: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泰坦,以泪洗面的黎明女神

Atlas:阿特拉斯,希腊神话中的泰坦巨人,因为反抗宙斯失败,不得不接受惩罚,在世界的最西部,用双肩和头撑起苍天。

他曾与力大无穷的宙斯之子赫拉克勒斯交手。当时,赫拉克勒斯为了获得不朽的声名,受命前往圣园去偷金苹果。圣园在世界之海的西海岸,由黑夜的四个女儿看守,她们名叫赫斯珀里得斯,身边还有一条百头巨龙。

赫拉克勒斯只知道大概的方向,但是既没有 Google 地图,有没有 GPS,只能茫然上路。在高加索山旁边,他顺手解救了普罗米修斯。普罗米修斯和阿特拉斯同为第二代泰坦神,他建议赫拉克勒斯,可以去找阿特拉斯完成这个任务,因为他扛天庭的地方就是圣园金苹果的所在。于是赫拉克勒斯按照普罗米修斯的提示,找到了阿特拉斯。阿特拉斯那时真是名符其实的“压力山大”,赫拉克勒斯说愿意帮他扛一会儿,代价是替他取来金苹果,阿特拉斯欣然答应。取来金苹果后,阿特拉斯把苹果扔在赫拉克勒斯脚下,自己“无山一身轻”,就想跑路了。

可惜阿特拉斯是典型的“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赫拉克勒斯说自己得去找个垫子垫在头上,让阿特拉斯再替自己扛一下,这么一个借口竟然欺骗了阿特拉斯,巨人刚把世界举在自己肩头,赫拉克勒斯就捡起金苹果,一溜烟就跑得无影无踪。剩下可怜的阿特拉斯一个人……

现在,如果去查英文字典 atlas,它还有“地图”的意思,因为欧洲人常用他的画像装饰地图,比如下面这张:

下图为萨金特的《阿特拉斯和赫斯珀里得斯》。

Augustine, St: 俗译奥古斯丁,罗马天主教会官方称希波的奥斯定(拉丁语:Augustinus Hipponensis;英语:Augustine of Hippo)或圣奥斯定(英语:Saint Augustine 或 Saint Austin)。罗马帝国末期北非人,早期西方基督教的神学家、哲学家,著作《忏悔录》(拉丁语:Confessiones)被称为西方历史上“第一部”自传,至今仍被传诵。他死后被天主教会封为圣人和教会圣师,也被东正教会等奉为圣人。西方史学界将其逝世视为欧洲精神层面中世纪的开始。

图为波提切利笔下的奥古斯丁。

Aurora:

神秘北极圈 阿拉斯加的山巅

谁的脸 出现海角的天边

忽然的瞬间 在那遥远的地点

我看见 恋人幸福的光点

灵魂 在招唤 唱著古老

陌生熟悉的歌谣 天空 在微笑

我的世界 缤纷闪耀

爱是一道光 如此美妙 指引我们

想要的未来 魔力北极光 奇幻的预言

欧若拉 张韶涵 – 欧若拉

这是张韶涵十来年前的一首歌《欧若拉》,即Aurora—“极光”,又译为“奥罗拉”。在罗马神话里,奥罗拉是黎明女神,古希腊神话里称之为厄俄斯,又被视为曙光女神。

奥罗拉最爱的人是特洛伊国王的儿子提托诺斯,她请求宙斯赐提托诺斯长生不老,但忘了让宙斯赐他永葆青春。后来,提托诺斯一天天衰老下去,奥罗拉看着这样的情形伤心不已,于是将其变为一只蟋蟀,陪在自己身边。

奥罗拉和提托诺斯育有一子门农,他在特洛伊之战中死去。悲痛欲绝的奥罗拉每日以泪洗面,清晨,每一片草叶上的露珠,就是她的眼泪。

下图为罗马卢多维奇宫殿中的天顶画,马车上那位女神就是奥罗拉,由圭尔奇诺完成。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西画主题:从面对欲望诱惑的圣人,到保佑你牙痛的女子

 

继续西画常见主题。

Anthoy, St(Abbot):圣安东尼(St. Anthony the Great,约251-356年),或称“伟大的圣安东尼”、“大圣安东尼”。罗马帝国时期的埃及基督徒。是基督徒隐修生活的先驱,也是沙漠教父的著名领袖。灵修创始人。治疗性病,麦角热(圣安东尼之火)等。医院的主保圣人。

下图中间是圣安东尼的像,周围是他的事迹。

根据《圣安东尼传》的记载,圣安东尼在沙漠隐修二十五年,除了默想神之外,其余的时间只作二件事:一、与内心的情欲争战;二、与魔鬼的权势争战。二十五年内,他把三分之二的时间花在与罪恶争战。

所以在西画传统中,“圣安东尼的诱惑”是一个常见主题,画家常常借机表现各种牛鬼蛇神、古灵精怪,比如博施这幅。

到了二十世纪,这个主题仍然受到艺术家的喜爱,如达利:

德国超现实主义画家马克思·恩斯特:

“圣安东尼的诱惑”,不只是展现艺术家想象力的画布,在更深层次上,如其名所言,是要揭示人如何面对外界的诱惑、如何面对自己的欲望。互联网发达的二十一世纪,欲望似乎变得更加容易满足了,这个主题似乎也就淡出了艺术家和大众的视野。

Antony of Padua, St: 圣方济各的朋友,他在画中常常奉着小基督圣婴,有时会有一头骡子在旁边,这还有一个故事:

一天,安东尼讲解有关耶稣真实临在圣体内的道理。

一位不服气的男人名叫匝加利亚喊叫说:「我不相信这一切,我要亲眼看见。」

安东尼便问:「倘若你的骡子跪在圣体前,你会相信吗?」

「那当然!」匝加利亚答道,并愿与安东尼签下同意书。

他写到:「首两天,我将不餵食我的骡子。第三天,我会把它带到公众场所。然后,会在一旁放些新鲜的青草;而另一旁将让你举扬圣体。假如骡子拒绝吃青草,而跪在圣体前,我便会相信。」

「我接受你的提议。」安东尼答道。

指定的日子到了,广场挤满了人潮,好奇地想知道将要发生甚麼事。

匝加利亚带来了他的骡子,一位仆人则把新鲜的青草放在一旁。不久,圣体游行从教堂到此处,安东尼手拿著圣体,他的脸孔散发著光芒。

匝加利亚把骡子拉到青草和圣体之间。在场的人群全然肃静。他们的眼睛注视著骡子。骡子一刻也不犹豫,甚至连一根青草也没吃,直往圣体前,在近距离的地方,以一个尊敬的姿态对著圣体朝拜。

匝加利亚见了,同样一刻也不敢犹豫地跪到骡子身旁,捶打著胸膛,朝拜圣体。

群众顿时唱起钦崇和感恩之歌。

这位圣安东尼是失物招领的主保圣人。

有关他的画作,看多了其实挺腻的。下面的作品来自西班牙画家牟利罗。

Apollo and Daphne:阿波罗和达芙妮,昨天已讲过,不再赘述。

Apollonia, St: 圣亚波罗尼亚,3世纪在亚历山大被迫害致死,下巴被打坏,牙全部被拔。标志:钳子,牙医的主保圣人,牙痛的话,可以求她。

来自西班牙画家苏巴朗,看她手里的钳子:

圭多·雷尼描绘的受难场景:

这是一个小雕像: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西画主题:怀上神的孩子,啪,还是不啪,这是个问题

继续介绍西画主题之前,艺术君想问问,不知道有多少人读过了昨天原文链接中分享给大家的文章?如果没读过,可以看看艺术君下面引用的这几段话:

每个时代的真正悲剧在于你正在经历它。不存在这样一个次元,你能够理所当然地远离你正经历的阴暗与不义,你与现实的距离近到你无法借口近视而看不见它的污点和暗疮。然而,更加令人恐惧的是,当话语被他人接管的时候,你发现他们认为这样是理所应当的,世界就应该如此,而他们呵呵地笑着并认为这是最好的时代——或者说,因为只存在这一个时代,它自然在最佳时代排行榜上名列第一。

2006年,智利的高中生发起了企鹅革命(Revolution of Penguin):40万人走上街头,为的是希望学生能够免费乘公交车;2011年,加拿大魁北克发生了熊猫革命:60万大学生罢课,静坐,示威,以要求助学贷款偿付期由五年延长至七年。如果说在专制国家中,新的革命还有着那么一丝属于年轻人的激情与理想主义,在如今资本社会已经吞噬全球而以历史的终结自称的时代,年轻人的革命也已经被建制化,而只是一种代表自己利益集团的,要求谈判和妥协的筹码而已。

法国大革命中,挥舞着三色旗而中弹的青年是幸运的:他们离世,永远年轻,而无需目睹革命后并无改变的世界。一切浪漫主义死于革命成功之时。1960年代的五月风暴中,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革命的大学生们在街垒上写下“我们拒绝用无聊致死的危险去换取一个免于饥饿的世界”,在墙上刷下“一个没有了任何冒险的社会中,仅存的冒险就是推翻这个社会本身”。然而,无论他们是手持红宝书,还是穿着印有切格瓦拉头像的T恤衫,这也是青年的革命浪漫主义对消费社会的最后一次绝望的反击。在此之后,我们只有对助学贷款偿还年限的抗议。

当我们在单机游戏和摇滚乐中最后回首骑士时代的荣光的时候,也许我们会想起查尔斯•金斯利(Charles Kingsley)的那句话:”Some say that the age of chivalry is past, that the spirit of romance is dead. The age of chivalry is never past, so long as there is a wrong left unredressed on earth.(有些人说骑士精神的时代已经过去,浪漫的精神已经死亡。但是,只要世界上还错误地留下一处地方未昭雪,骑士的时代就永远不会逝去。)”然后我们接着下楼去拿我们订的外卖,接着回到电脑前。

如果能让你想点儿啥,还想再看看这篇文章,可以继续点击今天的【原文链接】。

继续讲述西画常见主题。

Anne, St:圣母玛利亚之母。 在《圣经》中,并未出现耶稣的这位外祖母,只在伪经《雅各福音书》中出现过。

顺带说一句“无沾成胎”(Immaculate Conception)学说,又叫“圣灵感孕说”、“圣母无染原罪说”、“圣母无原罪始胎”、“圣母始胎无染原罪”。以前,艺术君误以为“无沾成胎”是指耶稣的诞生,实际上,这个说法是针对圣母玛利亚,也就是说她的母亲在怀上她的时候,也没有经过啪啪啪……

这个教义,由罗马天主教廷在1954年正式确立,但是东正教和几乎所有新教教派都不接受该教义。

希腊的东正教圣像画家Angelos Akotantos把圣安妮画成下面这个样子,像圣婴坐在玛利亚手上一样坐在圣安妮手上的,是圣母玛利亚。

还是达芬奇的皂片《圣母子与圣安妮》比较容易让人接受。

Annunciation:受胎告知、天使报喜。太过常见的主题。天使从天而降,告诉圣母玛利亚:你已经怀了上帝的孩子,而且不需要啪啪啪。天使一开始拿权柄,如下图:

后来改为百合,比如这张波提切利:

但在佛罗伦萨的死敌锡耶纳画家笔下,天使手中拿的是橄榄枝,比如下面这幅西蒙尼·马蒂尼的祭坛画,因为百合是佛罗伦萨的象征。

Antiope:安提俄珀。古希腊神话人物之一。底比斯国王之女,也有说是河神的女儿,曾因美貌而吸引了宙斯,后者借其睡觉之时啪啪成功,并使其怀孕、分娩,生下安菲翁和仄忒斯两兄弟,安提俄珀将他们送给牧人领养,然后回到底比斯。底比斯的王后、安提俄珀的婶婶狄耳刻非常恨她,对她残酷折磨,安提俄珀不堪忍受逃走之后,狄耳刻遇到长大的两兄弟,想要让他们杀死生母,两人一开始不知情,明晓之后,将狄耳刻绑在公牛角上,使其痛苦而亡。两兄弟回到底比斯,成为新君。

艺术作品中,常常表现宙斯变身为农神的羊人模样,侵犯睡梦中的安提俄珀,也算是委托人的一种 YY 吧。这样的作品通常标题为《朱庇特与安提俄珀》,朱庇特是宙斯在罗马神话中的名字。

下面是科雷乔的该主题作品,

再看看洛可可香艳大师华托的。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Read more

西画常见主题:特洛伊英雄,以及被钳去咪咪的女圣徒

 

今天继续简介西方绘画的常见主题,也欢迎大家接着给艺术君发你和天津有关的故事。

Aeneas:埃涅阿斯,特洛伊英雄,特洛伊王子赫克托耳的主将,是爱神维纳斯的儿子。是古罗马诗人维吉尔《埃涅阿斯纪》的主角,讲述特洛伊被攻陷后,埃涅阿斯从城中逃出,他和一行人在海上流浪十年,遇到迦太基的狄多女王,还曾前往地狱见父亲,最后到达拉丁姆(Latium),即现在的拉齐奥,他的两个儿子成为罗马的建立者。 下图为费代里科·巴罗齐的《埃涅阿斯逃出特洛伊》。

Agatha, St. : 圣阿加莎,公元3世纪西西里女圣徒,由于坚定信仰基督教,被罗马皇帝德西乌斯迫害,遭受种种残酷刑罚,其中最著名的是被人用钳子割去乳房。

因此,她的标志是:钳子,还有她自己捧着的盘子上的胸。比如这种:

在遇到自然灾害时,教徒会求助她,当然她还会保佑得了乳腺癌的人。下图为卡拉瓦乔的《圣彼得救治圣阿加莎》。

Agnes, St. : 圣艾格尼丝,罗马早期基督教圣徒,由于拒绝嫁给罗马追求者,被送到妓院,在牢房中,她的头发突然长长,保护自己。她的象征是羔羊。因为其名字为拉丁文羔羊的意思。她代表忠贞不屈,订婚夫妇和忠贞的保护圣。下图为多梅尼基诺的圣徒画像。

Agony in the Garden: 客西马尼园,耶稣在上十字架的前夜,和他的门徒在最后的晚餐之后前往此处祷告。根据路加福音 22:43–44的记载,耶稣在客西马尼园极其忧伤,“汗珠如大血点滴落在地上”,这个形象也成为典型耶稣形象“悲痛之子(man of sorrow)”。下图为曼泰尼亚的作品。

Alexander:亚历山大大帝,马其顿国王,30岁时,已经创立历史上最大的帝国之一,其疆域从爱奥尼亚海一直延伸到印度河流域,他一生未尝败绩,被认为是历史上最成功的军事统帅之一。解决“戈耳狄俄斯之结”难题(Gordian knot)——传说这个结没有绳头,亚历山大大帝见到之后,拿出剑将其劈为两半,解开了问题。一般作为使用非常规方法解决不可解问题的一种隐喻。绘画中,他常由鹰头狮身兽送上天堂(Griffin) 。下图为意大利画家普拉西多·康斯坦茨(Placido Costanzi)的作品《亚历山大大帝建立亚历山大港》。

Amazon:不是电商网站,是强悍的女战士部落,传说她们会切掉一边的咪咪方便射箭。 希腊英雄赫拉克勒斯曾完成12项任务,其中第九项就是取走战神阿瑞斯赐予亚马逊女王希波吕特(Hippolyta)的腰带。虽然希波吕特答应将腰带交给赫拉克勒斯,但是忌恨赫拉克勒斯的天后赫拉却化作一名亚马逊战士进行挑拨离间,使得亚马逊人对赫拉克勒斯发起了战斗。赫拉克勒斯在制服这群亚马逊女战士终于得到了希波吕特许诺的腰带。 下图为罗马卡匹托尔博物馆的亚马逊女战士雕塑。

Ambrose, St: 圣安波罗修,4世纪基督教最著名的拉丁教父之一。他也是罗马公教的公认四大教会圣师(Doctor of the Church)之一。有杰出的行政及演说能力,他的公正无私也获得众人的赞誉。他是推广基督教教会圣诗和圣乐的功臣。下图为安东尼·凡·戴克的《圣安波罗修禁止罗马皇帝狄奥多西进入米兰》。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西方绘画常见主题:从阿基里斯到审判通奸妇人

FullSizeRender

介绍一本年纪比艺术君还大的书《西方绘画主题小百科》,书中将西方绘画常见主题按照字母排序,涉及200多个常见主题。今天开始填坑,从字母 A 开始,艺术君带大家简单过一遍这些主题,每天过10个条目,大家不熟悉的会简要介绍,大家耳熟能详的条目就不再解释。每个条目会配相应图片说明。

Achilles: 特洛伊英雄阿基里斯,又译:阿喀琉斯。

下图为鲁本斯的《忒提斯将婴儿阿基里斯浸入冥河之中》。

achiles Peter_Paul_Rubens_181

Actaeon:阿克提翁,艺术君之前讲过他的故事,这位年轻猎人因为撞见女神戴安娜洗澡,被变成雄鹿,并被自己的猎狗撕咬致死。点击这里可以看下面这幅提香作品的说明。

Actaeon 1121px-Titian_-_Diana_and_Actaeon_-_1556-1559_1

Adam and Eve:亚当与夏娃。

关于他们的常见主题有如下五个:

Creation of Adam:创造亚当。作品来自米开朗基罗的西斯廷天顶画。

Creation of Adam

Creation of Eve:创造夏娃。上帝取出亚当的一根肋骨,创造了夏娃。作品来自米开朗基罗的西斯廷天顶画。

Creation of Eve

Temptation and Fall: 伊甸园诱惑与堕落。 作品来自米开朗基罗的西斯廷天顶画。

Temptation and Fall

Expulsion from the Garden:逐出伊甸园。上面已经包含该主题,不过还是从中世纪手抄本选了另一幅同主题画作。

Expulsion from the Garden5-adam-and-eve-granger

Toiling:劳作。逐出伊甸园时,上帝有言:“你必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吃的。”作品来自意大利西西里岛西西里岛蒙雷阿莱(Monreale) 教堂的镶嵌画。

Trolling mosaics025

Adoration of the Kings/Magi:三王来朝,又叫三贤人来拜。耶稣圣婴出生时,有三位来自东方的贤人前来参拜,并带上礼物。作品来自佛莱明画家老勃鲁盖尔。是不是这里的贤人看上去更像愚人、疯人?

the-adoration-of-the-kings bruegel elder

Adoration of the Shepherds:牧羊人来拜。按照《圣经》中的记载,牧羊人最先知道耶稣的诞生,此后才是三贤人。作品来自卡拉瓦乔。

Adoration_of_the_Shepherds-Caravaggio_(1609)

Adultery, Woman taken in:审判通奸妇人,Sin no more 。这就是耶稣那个非常著名的故事,有人抓了一个通奸的妇人来,让耶稣审判。按照摩西律法,通奸者要被人用石头砸死。这些人是要试探耶稣,耶稣就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其他人羞愧而去,耶稣又对妇人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Sin no more)。”作品来自伦勃朗。

Adultery, Woman taken in, rembrandt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wxpay qrcode_for_one_art_everyday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一天一件艺术品”微信公众号】

 

 

 

 

勘误以及萨杜恩的镰刀

 

艺术君在昨天的文章中引用了老子的一句话: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有艺友在后台留言,说用的不对,其实是艺术君自己没有讲清楚,这里再解释一下。

原文:

在远古时代,说起主宰命运这件事,人类跟其他动物没啥区别,没有工业,没有高科技,没有昌明的医学,难怪老子会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艺术君想表达的意思:

当人类没有高科技的时候,会感知到自己在大自然和命运面前的无能为力,而老子则是将其更进一步了,推而广之,说明人类和其他万物在天地之前没有分别;然后科技改变了人对自我和自然的认知,以为自己是万物之灵,几乎可以凌驾于天地、自然、乃至命运之上了。

文中还有一个问题:艺术君将“臭佬”称为John Snow同父异母的兄弟,有两位艺友都指出了这个错误,其中一位“张颀芸”说得更加详细:

后来的臭佬是snow的兄弟,但不是同父异母的,而是他爹的养子。海贼家的小子。snow的亲兄弟,当然不是同母的,也很有可能不是同父的是小狼主,最后被佛雷家弄死了,割首之后缝了狼头上去。嗯,就是这样啦。

嗯,向诸位《冰与火之歌》的粉丝致敬!向各位被艺术君误导的艺友致歉……

昨天提到,萨杜恩(Saturn)是农神,所以很多古典形象中,他总是扛着一把大镰刀。

然而他又是主管时间之神,因此这把镰刀又有了别的含义。

看下面这幅画:

这是《萨杜恩用镰刀割掉丘比特的翅膀》,由俄罗斯画家阿基莫夫在1802年完成。

丘比特是爱神,在时间之神面前,一切都会消逝,更何况是荷尔蒙燃烧产生的爱情?

所以,萨杜恩的镰刀也就象征了无情的时间,一天天收割着我们的日子。不过它无法割去我们的记忆。这些艺术品也是我们的记忆,是人类的记忆。几千年时间弹指一挥间,只有艺术永存。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如何从绘画中解读西方文化密码?

 

公元前30000年,在现今法国南部的某个岩洞深处,当那个人用手指蘸着来自大自然的天然颜料,就着同伴们的呼号,在岩洞身处的墙壁上画下第一笔的时候,TA 就成为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画家,西方绘画的历史也从此开始。受天时地利、种群命运的影响,东方绘画崇尚抽象和意境,而西方的绘画逐渐走上侧重具象、象征的道路,并且与其所处时代和社会之间紧密联系在一起。所以,如果希望了解西方文化、文明,不妨先看看西方绘画,想想其中的象征,了解了解背后的故事。这样不仅能得到美的直观感受,还可以有所收获,比起直接搬起砖头一样的专著,愉快得多。

以花为例。

比如施恩高尔的《玫瑰花丛中的圣母》,其中的玫瑰花就像一首祷歌,咏唱时间流逝、生命短暂。而红玫瑰旁的百花,则是象征玛利亚的纯洁、无邪,和她对人类的灵性之爱。

而在福萨的《变成向日葵的克吕提厄》中,同样是花,向日葵却代表臣服。因为这幅画放在法国凡尔赛宫,不仅装潢太阳王路易十四的宫殿,更要提醒他的朝臣。

印象派大师德加的花,却要表现生命的活力和能量,它们才是这幅《坐在一瓶花旁边的女子》的主角。

同为印象派宗师的莫奈也喜欢画罂粟。可是下面这幅《罂粟花》,你觉得代表了什么?有什么含义?

要知道,它的创作者乔治亚·欧姬芙,可是美国历史上最著名、最有范儿的女画家。

如果想知道答案,不妨打开这本《如何看一幅画2》,翻到关于“花”的部分,相信答案一定会让你脸红心跳。

在西方绘画中,花只是众多来自自然的象征符号的一个范例,《如何看一幅画2》中还讲述了太阳、月亮、树、贝壳、鸟、马在众多绘画中的含义。除了自然符号之外,书中还提到诸如面具、镜子、蜡烛、窗户等人造事物的复杂变化。

汉斯·梅姆林《圣母与圣婴》中的镜子,表达出当时人们的哲学思考:剥离了世界的颜色和世俗的美,最后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世界真正的本质。

而弗洛伊德在《有镜子的室内(自画像)》中,那面小镜子,却像是现实的缩影,纵然有过曾经的美好,最终还是会陷入巨大的空虚。

也许人生终归是空虚的,但在面对无聊和痛苦的人生时,德国哲学家叔本华曾经给出一条精神解脱之道:鉴赏艺术,并在其中哲学的思考。

30000年前的壁画,他们不仅仅开创了西方绘画的历史,更写下了人类艺术史的第一笔。从这个意义来说,学会看懂西方绘画,不仅仅可以学会解读西方的文明和文化,更是在解答下面这三个“恒久远、永流传”的问题:

我们是谁?

我们从哪儿来?

我们往哪儿去?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双喜临门,艺术君任性!

 

两件喜事!请允许艺术君今天任性一回!

国足刚刚在亚洲杯小组赛中2:1逆转战胜乌兹别克,小组第一提前出线,艺术君看了二十多年球,从来都是小组提前出局,这一次提前出线!开天辟地头一回啊~~

二则,艺术君今天终于完成了《梵蒂冈》一书的初稿:全文正文134,967字,算上912个注解:190,700字!接下来可以好好调整几天,准备把北京国博首博美术馆的几个展览都看了!

所以,请允许艺术君今天任性地发一次广告吧!

如预订购,请点击【阅读原文】,前往京东,安抚下失去老板娘的东哥!

Read more

Scan QR Code via WeChat to follow Official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