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没想过:我用自己的双手可以触碰到蓝天。”

一个钢琴家,六岁时,听到舒伯特的《小夜曲》感动落泪,开始学琴。十几二十岁时刚出道时,被最苛刻的评论家激赏,从此成为国际钢琴界的明星。然而,每次上台前,他都难以克服心中的紧张、恐惧和自我怀疑。直到五十岁这样的“知天命”之年,他终于可以放下所有的不安,再也不怯场,能够在舞台上、在指尖下、在琴键间充分表达自己对音乐的理解。可是,他却选择告别舞台,与浮华绚丽的音乐艺术时尚圈说再见,自己选择住一个小小的公寓单间。白天用来招待客人和学生的沙发,到了晚上,拉开就是他的床。从这时起,教授音乐,同时向学生们传递自己对于音乐和人生的理解,并将自己的理解融入自己的作曲中,成为他接下来将近四十年的人生志业。

下面就是他对音乐、对人生、对生命的看法。

没有技艺,就没有真正的艺术性可言。

我得说,我们的艺术是完全可以预知的,音乐永远不会改变,当贝多芬写下一个降b,那就会一直在那。因为音乐的可预见性,当我们演奏时,能感觉到一种指引。和谐的、可预见的,那是我们能控制的。音乐出现时 你最初的反应不会经过理智的分析。比如有天赋的孩子,经常对音乐表现出深刻的感触,但不是因为意识到音乐的构架或者历史的沉重。这是一种成年人需要学习的纯粹,因此在练习的时候,应该避免多余的分析,让音乐呈现它自己的美,那是回应你内心深处的美。

当我在弹钢琴的时候,我必须听得非常认真,听弹出来的音符的音准度。而当我把这个用到听别人讲话上时,你就能感受到他们的很多情绪,所以说学会倾听你自己,使你可以更好的倾听别人。

当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就不再耍花样了。你不再对别人说谎,你只会说出你心里的实际想法,这时你就会发现:当你不再迎合别人的期待,而是对一个人说实话的时候,才是对他最大的敬意。

我们真正的本质,存在于我们的天赋之中,它可能是任何东西。出于对音乐的热爱,并且理解为什么要练习和实践,你就可以调和音乐中的自己和生活中的自己,最终音乐和生活将相互依存,然后循环产生永无止境的满足感。

学生眼中的他:

西默向我展示了一个音乐家可以是什么样,我生命中从没遇到过对待音乐像他那样真诚的人。

这就是纪录片《西默简介》(Seymour: An Introduction),主角:音乐家西默·伯恩斯坦。他的学生伊森·霍克感召于老师的影响力,专门拍摄了这部纪录片。就是演了《爱在》三部曲和《少年时代》的伊森·霍克。

艺术君郑重推荐:《西默简介》。

电影最后的一段话,充满深意:

下面是所有音乐中最顶点的高潮之一,这一曲的末尾是开放性的,没有人-没有任何两个人演绎得一样。之所以这样不确定,是因为作曲者没做任何标注,突然,他把这个留给我们自己来处理,所以有些人把这里处理成渐弱的方式,他们就像这样渐弱过去,然后弹奏终曲,将结尾处理得非常轻柔。但是我处理得恰恰相反,我会把这个强度保持下去。

我从没想过:我用自己的双手可以触碰到蓝天。

对于你自己的人生乐曲,你会怎么处理呢?

点击【阅读原文】前往该电影豆瓣页面。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中文文字内容,除引用部分外,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