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维农少女 by 毕加索

Les Demoiselles d’Aiglon, Pablo Picasso(Spain), 1907, Proto-Cubism, Oil on Canvas, 244 x 235 cm, MoMA, New York

阿维农少女,毕加索(西班牙),1907年,原始立体主义,布面油画,244×235厘米,MoMA,纽约

《阿维农少女》被看作是现代艺术的奠基之作,也是开创了立体主义的绘画作品。“洗衣船(Bateau-Lavoir)”是巴黎人最传奇的先锋艺术家的工作室,当巴布罗·毕加索(1881-1973)在这里向大家展现这幅画时,他的朋友们都被其中的残酷和革命性的人物形象震惊,这些任务都有锋利的表面和杂乱的形体。画作直到1916年才对公众展出。

当代艺术评论家安德雷·萨尔芒给予这幅作品它现在的名字,暗示了这些女性的职业。阿维农(Avingo, Avignon)是巴塞罗那一条街道的名字,其中有一所声名狼藉的妓院。最初的构图中有男性角色,但最后完成的作品已经不需要解释:五名女性妓女身体扭曲、变形、交错,直接面对观者,其中两名把幕布推在一边,其他人摆出色情的姿势。

在《阿维农少女》之前,毕加索已经探索了如何分析、简化图画的形式。这幅作品中混合了几种方法:人物的外表、她们周围的环境、她们的脸综合了非洲面具、伊比利亚风格化的艺术、以及埃尔·格列柯的影响。这些都标志着毕加索艺术的一个演化、过渡期,他开始转向成熟的立体主义,使用复杂的几何形状。

毕加索身兼画家、雕塑家、陶艺家、制图员、版画家等多种身份,他大概是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家了,在20世纪艺术发展中起到主导作用。即使是没有直接受他影响的艺术家,也无法避免其各种各样的潜在作用。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一天一件艺术品”微信公众号】

 

Mukudj跳舞面具 by 未知艺术家

Mukudj Dance Mask, Artist Unknown(Gabon), c.1907, Punu Culture, Wood, pigment and kaolin, H: 34.3cm,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Mukudj跳舞面具,未知艺术家(加蓬),约1907年,Punu文化,木头、颜料和高岭土,高:34.3厘米,大都市博物馆,纽约

加蓬的Mukudj面具从20世纪早期开始被人收藏,它们的纤细之美一直受人赞誉。加蓬的男性者会踩着高跷表演复杂的mukudj舞蹈,那时候他们就会带着这些面具,而这些舞蹈也成为Punu文化认同的标志。舞蹈是为了强调社群内的重要场合,而那些异常健壮、灵活的舞者也被认为是吸收了灵性的力量,以完成出色的舞蹈。

这个面具像其他mukudj面具一样,其制作日期介于19世纪到20世纪,人们认为它模仿了社群内某个特别漂亮的女性成员的肖像。Punu对于女性美的理想很明显:宽大圆浑的额头,弧形的眉毛和杏仁状的眼睛,窄窄的脸,小小的下巴,精心打理的头发,头上中间一个突出的发髻,两颊还有风格化的头发曲线;这是当地19世纪的典型造型。白色高岭土涂在表面,代表美丽和灵性,同时与古代神灵世界的洁白构成联系。两眉间的菱形疤痕是感官享受的象征,它分成9份,体现数字9具有的神秘治愈力量。当地人认为:这些神性的力量注入到舞者身上,让他们具有表演高难度舞蹈的技能,同时受到保护。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一天一件艺术品”微信公众号】

qrcode_for_one_art_everyday

约鲁巴游廊柱 by 伊势的奥罗威

Yoruba Veranda Post, Olowe of Ise(Nigeria), c.1912, Yoruba Culture, Painted wood, H: 154 cm,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Chicago

约鲁巴游廊柱,伊势的奥罗威(尼日利亚),约1912,约鲁巴文化,彩绘木头,高:154厘米,芝加哥艺术研究院

伊克雷的奥勾噶(Ogoga of Ikere)是富有的约鲁巴统治者,在他住所的内部花园外围,布置着一圈精心制作、造型复杂的木头柱子,这就是其中之一。奥勾噶希望用这个野心勃勃的项目,给来访的宾客留下深刻印象,他可以让当时最出色的雕塑家——伊势的奥罗威(c.1875-1938)——为他服务。奥罗威作品独特无二,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馆中都能见到,他的声名得以流传到今天,而且在约鲁巴社群一首颂扬个人成就的歌声中传唱。

奥罗威作品的独特之处在于:很多形象有强烈的纪念碑感,而且他在这些雕塑上耗费大量心力,创作出精细的质地和色彩缤纷的表面。在这件作品中,上述特点十分明显,其中表现的是:奥勾噶坐在王座上,带着珠子串接而成的王冠,上面有一只鸟,他的双手放在膝盖之上。高居王者之后,高度超过王冠之上的女性,是王者的第一房妻子,人们相信她,让她监管带有皇家标记的珍宝。奥罗威表现她威严的姿态,以此强调她的地位和权力,她有权在丈夫登基时为丈夫戴上皇冠。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一天一件艺术品”微信公众号】

qrcode_for_one_art_everyday

 

丹面具 by 未知艺术家

Dan Mask, Artist Unknown(Liberia), c.1912, Dan Culture, Wood and Chalk, H: 24.4 cm,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丹面具,未知艺术家(利比里亚),约1912年,丹文化,木头与粉笔,高:24.4厘米,大都市艺术馆,纽约

丹面具来自象牙海岸和利比里亚,今天这个面具的具体来源不可考。此类面具的性别要根据外貌判断,这个“温柔”的椭圆脸型有着突出的圆形大眼睛,用白粉笔强调出来,其特点表现出这是一个女性。这个古典的雕塑传统用优雅的方式,只表现面部的本质,而且这个脸部完全对称,面部特征轮廓清晰明快,以此强调。

尽管这个面具看起来十分现实,可以追溯到19世纪晚期或者20世纪上半叶,让人想起肖像画的形式,但类似作品实际上被看作是灵性的象征。虽然他们的功能和身份可能得到了规范,这些面具一代传一代,越来越重要,他们的角色各种各样,从保护社区在干燥季节不受火宅侵袭,到用漂亮的舞蹈、歌曲、短剧来娱乐观众的人。这个面具有特别令人愉悦的女性特质,暗示它可能担任“摇摆者(deangle)”的角色,这是一个友善诱人的神灵,与男性进行割礼的营地相关,它会让女人为她们等待割礼的男性家庭成员送去食物。从另一个角度,考虑到它的设计能提升佩戴者的视力,这个面具可能是“gunyege”,在行走比赛中获得冠军的人会佩戴它。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一天一件艺术品”微信公众号】

qrcode_for_one_art_everyday

 

博雷双胞胎面具 by 不知名艺术家

Baule Twin Mask, Artist Unknown(Ivory Coast), c.1912, Baule Culture, Painted Wood, H: 29cm, Musee Barbier-Mueller, Geneva

博雷双胞胎面具,不知名艺术家(象牙海岸),约1912年,博雷文化,彩绘木头,高:29厘米,巴比尔-穆勒博物馆,日内瓦

在西非的博雷社群中,像这样的面具常会在他们类似戏剧表演的娱乐活动(名为Mblo)中出现,包括一系列小品,由带面具的舞蹈者出演,他们会扮演大家熟知的主题,从动物到仿人漫画等等。接续的舞蹈者在动作复杂性和重要性上会不断提升,最终的舞蹈会献给社群最受仰慕的成员。享有这种方式的人,会制作与他相关的面具,这面具被看做是他们具有艺术性的“复制人”,或是“同名人”。

在Mblo的化装舞会中,一个面具常常代指双胞胎,这些人因为带给家族财富而享有盛誉,人们会认为他们共享一个灵魂。这面具会在人们扮演的不同社群种型中出现,或是在娱乐活动达到顶点时露面,以表彰特定个人。今天这件面具,制作时间大约在19世纪晚期到20世纪早期,两张面孔的差异形成对比,表现在大小、面部标记、发型和颜色等方面,这些也是男性和女性双胞胎面具的本质不同点。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一天一件艺术品”微信公众号】

qrcode_for_one_art_everyday

 

懒惰的猎人和有毒的摔跤手、蜥蜴、鬼和眼镜蛇 by 特温斯·赛文·赛文


The Lazy Hunters and the Poisonous Wrestlers, Lizard, Ghost and the Cobra, Twins Seven Seven, 1967, Ink, paint and chalk on plywood, 125 x 87 cm, National Museum of African Art, Lagos, Nigeria

懒惰的猎人和有毒的摔跤手、蜥蜴、鬼和眼镜蛇,特温斯·赛文·赛文,1967年,墨水、颜料和粉笔在胶合板上作画,125×87厘米,非洲艺术国家博物馆,拉各斯,尼日利亚

1962年,在奥绍博(Oshogbo)的约鲁巴(Yoruba)镇,姆巴西-姆巴尤(Mbasi-Mbayo)艺术家合作团体建立,并从中形成了尼日利亚艺术家的奥绍博流派。它的成员希望解决20世纪非洲艺术家面临的最大挑战:在不放弃非洲艺术传统的前提下,走出艺术新路。

除了一些史前的岩画和埃塞俄比亚的教会绘画之外,非洲基本上没有绘画传统。奥绍博流派虽然主要使用西方的绘画媒介,但希望能够保留约鲁巴人文化上的敏感性。以此为目的,他们创作出了20世纪非洲艺术作品最富想象力和原创性的一批作品。

生于1944年的特温斯·赛文·赛文,是奥绍博流派中最知名的艺术家。他的作品讲述他自己创作的故事,但其目的,是为了重现传统约鲁巴故事讲述者们口头描述的表现力和故事张力。特温斯因其“雕塑式”的绘画而闻名,他在其中使用了众多媒介,要在作品表面呈现一种浅浮雕效果,似乎是要让绘画颜料与约鲁巴的雕塑传统融合在一起。

在这幅作品中,特温斯仅使用了粉笔、颜料和墨水,而黑色墨水描绘出人物轮廓,像马赛克一样的细节让作品表面产生独特的三维立体感。扭曲的人物、生动的颜色和错综复杂的细节,形成一种充满幻想和神话般的世界,属于特温斯的世界,而其中可以追溯到早期的传统和奥绍博的风格。

更多艺术堂奥,前往 ArtsHowTo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