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kudj跳舞面具 by 未知艺术家

Mukudj Dance Mask, Artist Unknown(Gabon), c.1907, Punu Culture, Wood, pigment and kaolin, H: 34.3cm,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Mukudj跳舞面具,未知艺术家(加蓬),约1907年,Punu文化,木头、颜料和高岭土,高:34.3厘米,大都市博物馆,纽约

加蓬的Mukudj面具从20世纪早期开始被人收藏,它们的纤细之美一直受人赞誉。加蓬的男性者会踩着高跷表演复杂的mukudj舞蹈,那时候他们就会带着这些面具,而这些舞蹈也成为Punu文化认同的标志。舞蹈是为了强调社群内的重要场合,而那些异常健壮、灵活的舞者也被认为是吸收了灵性的力量,以完成出色的舞蹈。

这个面具像其他mukudj面具一样,其制作日期介于19世纪到20世纪,人们认为它模仿了社群内某个特别漂亮的女性成员的肖像。Punu对于女性美的理想很明显:宽大圆浑的额头,弧形的眉毛和杏仁状的眼睛,窄窄的脸,小小的下巴,精心打理的头发,头上中间一个突出的发髻,两颊还有风格化的头发曲线;这是当地19世纪的典型造型。白色高岭土涂在表面,代表美丽和灵性,同时与古代神灵世界的洁白构成联系。两眉间的菱形疤痕是感官享受的象征,它分成9份,体现数字9具有的神秘治愈力量。当地人认为:这些神性的力量注入到舞者身上,让他们具有表演高难度舞蹈的技能,同时受到保护。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一天一件艺术品”微信公众号】

qrcode_for_one_art_everyday

丹面具 by 未知艺术家

Dan Mask, Artist Unknown(Liberia), c.1912, Dan Culture, Wood and Chalk, H: 24.4 cm,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丹面具,未知艺术家(利比里亚),约1912年,丹文化,木头与粉笔,高:24.4厘米,大都市艺术馆,纽约

丹面具来自象牙海岸和利比里亚,今天这个面具的具体来源不可考。此类面具的性别要根据外貌判断,这个“温柔”的椭圆脸型有着突出的圆形大眼睛,用白粉笔强调出来,其特点表现出这是一个女性。这个古典的雕塑传统用优雅的方式,只表现面部的本质,而且这个脸部完全对称,面部特征轮廓清晰明快,以此强调。

尽管这个面具看起来十分现实,可以追溯到19世纪晚期或者20世纪上半叶,让人想起肖像画的形式,但类似作品实际上被看作是灵性的象征。虽然他们的功能和身份可能得到了规范,这些面具一代传一代,越来越重要,他们的角色各种各样,从保护社区在干燥季节不受火宅侵袭,到用漂亮的舞蹈、歌曲、短剧来娱乐观众的人。这个面具有特别令人愉悦的女性特质,暗示它可能担任“摇摆者(deangle)”的角色,这是一个友善诱人的神灵,与男性进行割礼的营地相关,它会让女人为她们等待割礼的男性家庭成员送去食物。从另一个角度,考虑到它的设计能提升佩戴者的视力,这个面具可能是“gunyege”,在行走比赛中获得冠军的人会佩戴它。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一天一件艺术品”微信公众号】

qrcode_for_one_art_everyday

 

博雷双胞胎面具 by 不知名艺术家

Baule Twin Mask, Artist Unknown(Ivory Coast), c.1912, Baule Culture, Painted Wood, H: 29cm, Musee Barbier-Mueller, Geneva

博雷双胞胎面具,不知名艺术家(象牙海岸),约1912年,博雷文化,彩绘木头,高:29厘米,巴比尔-穆勒博物馆,日内瓦

在西非的博雷社群中,像这样的面具常会在他们类似戏剧表演的娱乐活动(名为Mblo)中出现,包括一系列小品,由带面具的舞蹈者出演,他们会扮演大家熟知的主题,从动物到仿人漫画等等。接续的舞蹈者在动作复杂性和重要性上会不断提升,最终的舞蹈会献给社群最受仰慕的成员。享有这种方式的人,会制作与他相关的面具,这面具被看做是他们具有艺术性的“复制人”,或是“同名人”。

在Mblo的化装舞会中,一个面具常常代指双胞胎,这些人因为带给家族财富而享有盛誉,人们会认为他们共享一个灵魂。这面具会在人们扮演的不同社群种型中出现,或是在娱乐活动达到顶点时露面,以表彰特定个人。今天这件面具,制作时间大约在19世纪晚期到20世纪早期,两张面孔的差异形成对比,表现在大小、面部标记、发型和颜色等方面,这些也是男性和女性双胞胎面具的本质不同点。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一天一件艺术品”微信公众号】

qrcode_for_one_art_everyday

 

模仿的寓言,或拿着面具和石榴的女人 by 洛伦佐·里皮

Allegory of Simulation, or Female Holding a Mask and a Pomegranate, Lorenzo Lippi, c. 1650, Oil on Canvas, 71 x 57.5 cm, Musee des Beaux-Arts, Angers.

模仿的寓言,或拿着面具和石榴的女人,洛伦佐·里皮,约1650年,布面油画,71 x 57.5厘米,翁热美术馆,法国

她的手正好在画的边缘,拿着一个半开的石榴向我们伸过来。这个简单而有魔力的手势消除了距离,赏画者立刻被吸引到画作中。看起来很简单的一个图像,变成了几乎实实在在的现实。年轻的漂亮女子正等在这里,等我们接受她给我们的水果。

第一眼看去,人们很容易被年轻女子冷漠的表情吸引、诱惑。她静止的手势,是因为内心平静,还是根本冷淡无情?光滑的前额里是暗藏着某种情绪,还是完全冷漠?这些我们都不知道。她的姿势让我们无法长久考虑这些问题:女子从上往下望着我们,因此,不管我们是否接受,我们都在她的脚下。她,是这个游戏的女主人。

她是刚摘下面具,还是正要戴上?从她的手势我们能推断出来吗?她是否要等我们转过头去才能继续?还是她在看着我们靠近?最后她会借助面具戴上新的伪装,变成新的角色吗?可这个角色会是干什么的?会在什么样的戏院里面?在当前这个时刻,人们可能会对一切都想提问,因为一无所知,而且会怀疑这个年轻女子充满谎言。也许多汁的石榴不仅仅是诱惑,还意味着别的东西——也许是带毒的礼物?这么大,又是过度成熟的水果,也许已经没有味道了,我们也许会放心品尝,因为看到它是合着的,我们才有这个胆量。很多人都知道:贪婪的人很容易对石榴失望,因为被它表皮的亮丽颜色吸引后,又被它腐烂的味道驱逐。她是不是有意在为自己简单的遮蔽加上一些欺骗和虚假的元素?她敢保证只用石榴来吸引我们注意力就足以让我们心神不宁?但是为了让画作取得成功的效果,它需要分散我们的注意力,这样我们就会迷失在其令人畏惧的简洁中,被这个女子欺骗,这个比恶魔还要强悍的女子。

面对这些彼此冲突的印象,赏画者恐怕不知所云。我们看到的图像无助于理解这其中的精妙和神秘。实际上,它们仅仅强调指出我们的无能:无法看到故事的走向,因为画作的主题没有设想出任何发展。就像把我们的头往墙上撞,画家特别用心在模特背后设置了结实的黑色背景,也强调出这个事实。这让我们直接面对诓骗。

漂亮女子的脸很光滑,没有曾经微笑的痕迹,甚至看不出眉毛最轻微的抖动。而那面具,却张开嘴,似乎要说话;女子把手指坚决地放在面具的嘴唇上,强迫它们合着,就跟她的一样。谁是谁的老师?谁是最好的说谎者?

女子的脸初看起来令人费解,但也许只是太过中立了,不过是一个抽象理念的人性化表述,某种心思的图像化展示。她的身体、血肉又是如何?这些没有实际的展现,除了她自己公开表露的掩饰之外,她也只存在于她自己引起的神秘之中。时间对她没有约束力,她的衣裙如此之蓝,没有给她任何温度。这寓言由大理石做成。

故事中最诡异的部分,是她手中似乎将要呼吸的面具。它的肤色似乎是有生命一般,这正是女子缺少的,尽管女子美丽绝伦。也许是因为:这剧场中的简单道具,是女子唯一的体会,唯一体验情感、波折、爱、恨、大笑、死亡和欲望的机会。所有能够让这幅画有生气、能够展现出某些能被认出的现实、能让我们理解的东西,要给我们传达这一切,只能通过那一只面具。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译自《How to Understand a Painting》,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

1889年,基督进入布鲁塞尔 by 詹姆斯·恩索尔

Christ’s Entry into Brussels in 1889, James Ensor, 1888, Oil on Canvas, 252.5 x 430.5 cm, Getty Museum, Los Angels.

1889年,基督进入布鲁塞尔,詹姆斯·恩索尔,1888年,布面油画,252.5 x 430.5厘米,盖蒂博物馆,洛杉矶

在画中,他们迎面走来,所有的人:哭丧着脸的人、小丑、带头的士兵、带着帽子的达官显贵、卖弄风骚的老女人、丑陋的老贵妇,甚至还有一些漂亮姑娘,谁知道呢。害羞的人也来了,还有一直处于悲戚情绪的人,常见的疯子、笼子、瞎子,在人群中假装大声喊叫,快乐的人放声大笑。死亡也在这里。

整个城市都感到不舒服,它像一个暴饮暴食的人,吞下了所有这些难以消化的人们,他们塞满了城镇的街道和它的记忆。但是,这依然是狂欢的时刻,所有人都在享乐。前进!敲起鼓来!队伍前面有些面具,后面也有。警察都不知道该注意哪里。小偷和骗子到处都是,诚实的公民也是。没有小小孩,年轻姑娘们戴上了她们的蕾丝头巾。你无法知道人群里谁是最狡猾的人。

他们把所有的面具都戴上了,一个都没有留给基督。这可不好。不过,很明显,他不会喜欢那样的东西,只是一些古老的故事,绣着各种颜色,特别是红色。城镇的人却无法这么轻易处之:基督就在那里,把自己示于人前,没有遮挡他的脸。人们是这么说的——他有上帝给予的脸,他是唯一被选中的救世主。这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啊。整个城镇都在大笑。

他也许是个不好的例子,要是每个人都开始学基督怎么办?角落里有些人已经开始这么想了,就从艺术家自己开始,他打算找些麻烦。所有的人看起来都有些相像,所以基督藏在人群中。基督认为自己是一切的中心,但是谁打算瞧他,头上的光环像皱巴巴的纸板一样的可怜家伙?如果他再走近些,等在马路当中的红鼻子士兵的剑就要把他刺穿了。某个哑剧中的吓人男小丑已经快碰到士兵了,他的脸颊被剑刃划到;相比街道而言,小丑如此之白,如此脆弱,如此洁净。某种灵魂赶到现场,试图宽慰基督。谁说狂欢节是残酷的?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译自《How to Understand a Painting》,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

伊冯·兰茨贝格夫人肖像 by 马蒂斯

Portrait of Madame Yvonne Landsberg, Henri Matisse, 1914, Oil on Canvas, 147.3 x 97.8 cm, 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 Philadephia

伊冯·兰茨贝格夫人肖像,亨利·马蒂斯,1914年,布面油画,147.3 x 97.8厘米,费城美术馆,费城

这幅画的整个画面布满温柔的灰,间或点缀着蓝。兰茨贝格夫人带着一个面具,两眼空洞,没有露出真实的脸,她的身体像一朵心状的花般开放。这绝对是她,从她头发的一部分到她长长的手指,我们都可以看出来。一切都在面前,虽然无法辨识,然而可以理解,这是最古典的安排:一位年轻女子,从近处取景,坐在扶手椅上。淡绿松石色的椅子扶手,在深灰色的背景中脱颖而出,背景就像雷声响过后的天色般阴沉。她的裙子领口略低,浅紫色如同暗影,下面是雅致纤美的身躯。她就坐在那里,她的手交叉着放在膝盖上。

马蒂斯完全尊重模特的稳重和谦逊,他没有暗示一点幕后的故事,或是给出任何有启示意义的细节。实际上,他为模特留有很多隐私,因为其他人从这幅肖像画中认出她到底是谁,除非能遇到她。但是这没关系:画家不可能毫无感情,而且永远不会满足于仅绘制外表。这个羞怯的女子将会遇到画中的某些安排,她将要被笔触轻轻推动,这些笔触会强调、切割、重构所有的东西,释放出它们碰触到的所有事物的内在能量。仅仅绘制一张脸不是总能揭示本质,把兰茨贝格夫人的脸替代以非洲面具,画作告诉我们:真实不能与外表的准确性混为一谈。

在这样的探寻中,使用这样的面具,起到一种异教徒和野蛮人式的变形效果,同时营造出视觉上的冲击力。马蒂斯将肖像从其自然的环境中移走,观赏者也是如此,他提醒我们:所有的绘画本质上都是外在的。真实世界在某种意义上会映射到内在的世界,这是另一个更为遥远的自己,与我们所熟知的可见世界毫无共同之处。

面具的脸有着傲慢的表情,这让模特呈现神秘人物具有的高贵和威严。不过也同时让直线和曲线在空气中自由发挥,就像声波。那风格化的脸,尽管有名字,但还是无人知晓,因了这脸,年轻女子的身体成为画中闪耀的中心,也变成一个模板。马蒂斯给她以自由,为她打开了新的空间以供呼吸:她的肩膀放松,她的臀部更圆润。她从未这样活力四射。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译自《How to Understand a Painting》,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