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三位一体 by 洛伦佐·洛托

The Trinity, Lorenzo Lotto, c. 1517, Oil on Canvas, 170 x 115 cm, Diocesan Museum, Bergamo

圣三位一体,洛伦佐·洛托,约1517年,布面油画,170 x 115厘米,主教区博物馆,贝加莫

云包围了基督,他站在彩虹上,用思索的表情望着我们。他在十字架上的痛苦和死亡烟消云散,伤口几乎无法看见。圣痕只是细细的伤疤,造成它们的过去不再带来痛苦。但是故事中的每个细节必须体现:钉过手和脚的钉子、刺入基督肋部的矛、溅出来的血。他站在那里,两手伸开,继续行走,但没有向前。他是画中巍然不动的中心,但仍在自己的旅途中跋涉。那是过去,这是现在,已发生的一切丰富了永恒的含义。

云围成一圈,形成半圆形的对称背景。蓝色和粉色的小天使有圆嘟嘟的面颊,从深厚的迷雾中探出头来,仿佛刚刚降生。一些浓密的云让他们有了真实的形体,这些云的密度与天地之间漂浮的蒸汽几乎相当。

鸽子象征圣灵,在鸽子后面,浮着一个巨大的灰色形体,是悬在空中的基督的影子:它看起来仿佛海市蜃楼,就要消失在无垠的天空中。

基督,上帝之词的化身,根据定义,是造物主的人性化表现。中世纪的画家常常将圣父表现为基督的形象。但是洛托没有以此为借口,也不使用镜像。他要暗示一种神圣的存在,表现它最根本上神秘和不可目视的原则。这种避免使用象征符号惯例的手法,产生了一种暗示的影像。因此,当赏画者走到圣父画像面前,他只能通过圣子的实际存在去猜测,这不是完全相同的画像,而是一种不可触及的现实。我们对它的观看总是间接的。在洛托磅礴大气的云中,上帝表现为短暂的人形,让自己显现出来,揭示的仅仅是他的本性,而不是别的什么。

圣父两手举起,仿佛在祈祷;圣子两手冲下;二者之间,画家留下了空白,人们可以想象有一个十字架,能塞在这个空中余下的空隙里。云允许种种可能,能根据需要制造种种幻觉。

画面底部的狭小风景里,洛托在树林中散落画上几座房子,他画出了山丘,放牧的羊群,远处的山谷消失在蓝绿色的薄雾中,树丛遮蔽了路。暗淡的地平线溶入升起的迷雾,模糊了山的轮廓。凝视天空的农民们,可能只是在想着庄稼的收成。他们不知道这天空是否还隐藏了不为他们所知的神秘,或者他们是否体验了启示录中最黯淡的火花?他们如何能猜到这些云后隐藏了什么?

红尘众生这种难以确定的天真无知,初看起来毫无意义,会变得异常珍贵。当赏画者靠近画面去看细节的阴影时,他们会感到某种柔和。他们会发现:在观看绿草的堆叠时,在某一瞬间,他们会忘记上面的天空和天使。

基督周围鼓动的袍子反映出他本质的两面性:红色如同血与肉,蓝色如同上方天堂。他既是实质又是符号,是对象,又是写下的言词。他身边吹着的风要比地上任何的风都要强烈,但不会影响地面的树和人们。自然不知道这样的事实:令树梢娑娑作响的微风,来自比时间更古老的呼吸,呼吸的发出者为自然提供了一些,连地面最小的绿叶叶片的影子都包括在内。因此,画作叠加了两种天空,一种是我们看到的,一种是我们希望的。基督站在二者的连接处,站在那无名而且不可见的空间,人类的目光离开美丽的世界转而投向这个空间,投向这个朦胧的边界,在这里,精神与物质不再粘连。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译自《How to Understand a Painting》,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