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视画:带有弗雷德里克三世登基公告的信插 by Cornelius Gijsbrechts

 

Trompe l’oeil of a Letter Rack with Proclamation by Frederik III, Cornelius Gijsbrechts, 1672, Oil on Canvas, 145.5 x 183 cm, State Museum, Copenhagen

错视画:带有弗雷德里克三世登基公告的信插,Cornelius Gijsbrechts,1672年,布面油画,145.5 x 183,国立美术馆,哥本哈根

网上常常能看到街头艺术家们在马路上绘制的粉笔三维画,让人产生错觉,认为柏油路上竟然冒出有一池鱼,或者突然出现一个大坑,这就是所谓的“错视画(Trompe l’oeil)。

今天这幅画的作者Cornelius Gijsbrechts就是一位十七世纪的丹麦错视画大师,不过国内对他的介绍并不多,以至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中文译名。

等待回复的信件被小心地折叠起来,塞在红色带子低下,跟其他被反复阅读过的信件放在一起。有的就放在那里,诸如不再新的新闻。这是一个无足轻重而又混乱的角落,常常不让人看见。

这一次,幕帘揭示了台面上一般看不到的东西:幕后被展示给我们,让我们看到日常平凡生活的私人表演。这些小东西被放在一起,它们都是些不再需要的东西,也没有特定的地方可以放,但是也都舍不得扔。它们挂在那里,进入睡眠状态,似乎处于原有的预期用途和完全被人遗忘之间的无人地带。这个板子上的东西是记忆的线索,却又像是某种炼狱,而最终审判的时刻被无限期推迟了。

人们开始尽可能地把一些东西挂起来,它们会让口袋的外形变得难看,造成不好的印象:梳子、剪刀、另一块怀表、钢笔,还有躺着的小工作包。这幅画列出了所有人们尽量避免的错误。正式的决策、以及一个安静、富有耐心的终身仆人在最后时刻做出的改变,这些都被示于人前。一把锋利的剃刀,从它自己的袋子里面伸出来,提醒赏画者要小心。细齿梳子被压在年鉴册下面,跳蚤之类的大量寄生虫也都在那里。

这些或重要、或琐碎的东西们混杂在通告版上,可能是时候来把这些过一遍了,过过脑子,粗略把它们整理整理。

不过,还是可以说,这些混乱的东西有其自己的和谐之处,幕帘更为它们带来了优雅的欢迎信息。要把这些完美搭配在一起的记忆给扰乱,也许是种遗憾,而且要冒着把板子弄得太过清洁的风险,那就可能要面对赤裸裸的真相了。

只要轻轻抽一下那漂亮的线球,这个假的幕帘就会盖上通告板,盖上这幅画。不管怎样,那背后藏着什么东西,与其他人无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