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福利:克里姆特高清手机壁纸

 

当你打开这条消息的时候,艺术君刚刚从中央广播电台回来。

受中信出版社邀请,艺术君参加了央广文艺之声晚上9点直播的《品味书香》节目,为期将近一个小时。节目中,艺术君和主持人和《如何看一幅画》系列的策划编辑刘立聊了聊这两本书,聊了聊艺术给我们带来的感悟。

艺术君很佩服主持人那种娓娓道来、自然流露的讲话感觉,深深觉得:如何把话讲好,还要讲得悦耳动听,是一门儿艺术!

所以今天更新比较晚了,再说去趟央广,回来也没啥好送的,就给大家发三张克里姆特的画吧,适合手机的比例,两张油画,一张素描,大家可以另存为壁纸使用。

不知道咋存嘛?请自行谷歌吧,艺术君跑了一天,已累崩。。。※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Scan QR Code via WeChat to follow Official Account

洛尔施福音:世上最早的福音书

 

卡洛林王朝艺术家,约800—810年,洛尔施福音:圣路加插图,810年,37 x 27厘米,手抄本插图、不透明色和黄金在小牛皮纸上书写,梵蒂冈图书馆

Carolingian artist, ca. 800-810AD, Lorsch Gospels: Illustration of St. Luke, 810 37 x 27 cm; Illuminated manuscript, body color and gold on vellum, Vatican Library

《洛尔施福音》是卡洛林书籍艺术的杰出典范。它的制作年代在公元八一零至八一五年之间,由查理曼大帝宫廷学校 完成,并于此后到达洛尔施修道院 ,可能属于卡洛林王朝帝王的捐赠。在那里,它进入了海德堡的选帝侯图书馆,并在一六二三年,与该图书馆其他珍宝一起被送到罗马。该书几乎完全用黄金写成,抄本中包含四福音,各自都有对应福音作者的肖像,还有对应的装饰页,表明某一福音的开始。在某个未知的时间点,该抄本被分为两部分。梵蒂冈这一部分中,肖像页中是圣路加和圣约翰。

画中的圣路加坐在王座上,位于一个装潢华丽的建筑圆拱之下,上面还有他的象征动物。衣服、人物、建筑元素,都极富装饰性,从而使得图像华丽非凡,这也是查理曼大帝宫廷学校的典型特质。

  • 查理曼大帝设立了宫廷学校与教会学校,并令修道士传抄古拉丁文作品,同时奖励文学与艺术。这些措施提高了法兰克人的文化水准,并带来卡洛林王朝的文艺复兴。
  • 洛尔施修道院[Lorsch Abbey],于764年奠基,1232年划归德国美因茨。是德国罗马时期后最早、保存最完整的石造建筑,一直维持卡洛林建筑风格。199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其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译自《梵蒂冈绘画大全》,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它曾经盛有真正的基督十字架碎片

 

卡洛林王朝金匠,活跃于9世纪早期,教皇帕斯加尔一世的十字架圣物匣,约817—824年,27 x 18 x 4厘米,镀金铜、珐琅圣物博物馆

Carolingian goldsmith, active early 9th century Reliquary cross of Pope Paschal I, c. 817–824 AD 27 x 18 x 4 cm; Gilt copper, enamel, The Sacred Museum

这件十字架圣物匣上,装饰着耶稣基督的生平,属于圣物博物馆中最古老、最宝贵的藏品。它曾经放置有基督真正的十字架碎片。根据上面的铭文,它是由教皇帕斯加尔一世委托制造,准备放在拉特兰宫圣中圣礼拜堂的藏宝室中。它和用来盛放的纯银首饰盒一起,属于少数逃过后续罗马之劫的中世纪珍宝。

十字架用纤细的镀金铜片制成,据推断,其背面应像正面一样有珐琅工艺,但现已佚失。正面装饰有七个场景,使用景泰蓝工艺,以白色小珍珠构成的带状物镶边。

场景来自基督生平,从受胎告知,到基督受洗。设计的观看方式是从上到下,基督诞生占据了中间位置,一起还有他第一次沐浴的故事。

其他小型场景设计富有活力,颜色通透,主要有绿、黄、红、蛋白和紫色,神圣的场景因此显得精致、珍贵、光芒耀眼。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译自《梵蒂冈绘画大全》,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梅第奇家族托斯卡纳大公设计的法袍

 

瓜斯帕里·迪巴尔托洛梅奥·帕皮尼(约1540—1621)按照亚历山德罗·阿洛里(1535—1607)的设计,刻画将钥匙托付给圣彼得场景的教士法袍,1593—1597,134 x 147厘米,蚕丝、金线、银线,圣物博物馆

Guasparri di Bartolomeo Papini, ca.1540–1621 after a design by Alessandro Allori, 1535–1607 Dalmatic Depicting the Consignment of the Keys to St. Peter, 1593–1597, 134 x 147 cm; Silk, gold, and silver thread The Sacred Museum

稀有的编织物,曾经是教堂藏宝室中的珍品。这件教士法袍(供执事或助祭穿着),由托斯卡纳大公费迪南多·德·梅第奇一世委托,并将其作为礼物赠给教皇克雷芒八世。它由丝线结合金线、银线编织而成,在其前后,装饰有刺绣的叙事场景和花样。这件法袍属于一大套用来装饰西斯廷礼拜堂的宗教仪式衣物,特别用于圣周期间。复杂的图画构成符合这个目的。画面设计可能来自于费迪南多一世自己,并由梅第奇作坊中的工匠完成。

正如西斯廷礼拜堂的系列湿壁画一样,法袍上结合了《旧约》和《新月》的场景。上部的涡形花纹中,是基督将天国的钥匙交于圣彼得(《圣经·约翰福音》21:15—17 ),该场景对于建立教廷来说有核心意义。下方的场景表现了先知以赛亚治愈希西家王的故事(《圣经·列王记下》20:1—11,《圣经·以赛亚书》38:1—22)。这个故事就像将钥匙交于圣彼得一样,被解读为象征上帝的大能。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译自《梵蒂冈绘画大全》,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一天一句]——2013-08-31

 

“Don’t be an art critic, but paint, there lies salvation.” Paul Cezanne

“不要去做艺术评论,要去画,那里有救赎。”——保罗·塞尚

微信扫一扫关注该公众号

“艺术评论界的毕加索”都说了什么?

罗伯特·修斯(Robert Hughes,1938-2012),有“艺术评论界的毕加索”之称,是艺术君十分尊敬的一位艺评家。

他的评论文辞优美,意境深远,又充满隐喻,锋芒毕露。

上世纪70年代,他受 BBC 之邀,制作关于现、当代艺术的纪录片《新的冲击》(The Shock of The New),好评如潮,后又出版同名书籍,洛阳纸贵。此书国内已经有中文版,可惜翻译得实在读不下去。

不过,看好中国艺术市场的人恐怕不会欢迎他。上世纪70年代之后,艺术和金钱资本的联姻,让他十分光火,并对此一直持批评态度,艺术君接下来会介绍他在这方面的一些见解。

今天,带来他最经典的20句话,先开开大家的胃口,有些对于我们的艺术圈现状当有所启示。

关于艺术家:

一个意志坚定的灵魂,就算只给一把锈迹斑驳的扳手;一个浪荡哥儿,给他一间配齐所有工具的修理店;两相比较,前者的成就一定超过后者。

(卡拉瓦乔)在我们的时代大受欢迎,在他的时代无人问津。被拒绝的天才,这样的刻板印象就此流传。

库尔贝笔下一条鲑鱼,其中的死亡意味,要超出鲁本斯画的一整幅基督上十字架。

怀疑也可以充满英雄气质,只要将其放入一个宏大的架构中,比如塞尚那幅老人的画像;这样的想法是我们这个世纪的精华,是现代性的试金石。

关于艺术趋势:

艺术中没有“进步”之说,只有张力的起伏变化。

你喜欢哪一种?是努力挣扎,试图改变社会规则却最后失败的艺术?还是寻求愉悦和享乐而且成功的艺术?

精湛的技术是有价值的,特别是在今天,因为它可以保护我们,免受笨拙无能产生的无聊景象。

我们的文化在1980年代丧失的东西,正是先锋派在1890年代获得的东西——热情洋溢、理想主义、自信,相信有很多领域可以探索,最重要的是 :艺术以其最公正、最高贵的方式,能够找出必要的隐喻,正在剧烈变动的文化可以把这样的隐喻解释给它的居民们。

关于展览:

一次理想的博物馆展览,应该是《故园风雨后》这样的小说和《家居与园艺》之类杂志的结合,引发人们强烈而又愉悦的怀旧之情,所念之旧,观众中无人经历过。

《故园风雨后》改编自著名作家伊夫林·沃的小说,上世纪八十年代搬上荧屏后大获成功。故事描写了伦敦近郊布赖兹赫德庄园一个天主教家庭的生活和命运,感情细腻真挚,如梦似幻。

关于艺术创作、主题、技巧和形式:

风景之于美国绘画的作用,就像性和心理分析在美国小说中的作用。

描绘鲜花的艺术家是不是起步就比较落后?十有八九。很多人以为:植物之类的主题看上去不那么严肃,只能算是某种放松的画儿,比起风景或是人物来说,只是小儿科。

素描从未死去,它坚持得很辛苦,因为它能满足一种热望,这种热望渴求与我们看到的、而且是想要了解的事物之间建立一种联系,一种积极的、入木三分的、用手完成的,而且是栩栩如生的联系;而这种热望明显永不过时。

关于新艺术:

艺术的新职能,是坐在墙头上,然后变得更贵。

我从来都不反对新艺术,有些很好,不少都是垃圾,而大部分都处于两者之间。

他们设计的任何东西,都不会阻挡艺术的道路。

关于艺术市场:

任何人都知道,拍卖大厅是维持虚构价格水平的绝佳媒介,因为在公众印象中,拍卖价格就是真实的价值。

露天开采对于自然界的影响,就是艺术市场对于文化的影响。

最后这句,是他老人家对于艺术评论的看法:

在这样的文化中,艺术评论的角色已经令人生厌了:它就像是妓院里弹钢琴的人,对于楼上发生的事情,你根本毫无控制。

怎么样?读完后各位艺友有什么想法?欢迎留言交流。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中文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罗马》:HBO 重口味版《资治通鉴》+《清明上河图》

翻译完《梵蒂冈博物馆全品珍藏画册》(没错,这是全名)之后,艺术君有了一段空窗期,利用这两周的时间,看完了十年前 HBO 的电视巨制《罗马》,两季一共22集,从恺撒战败高卢开始,讲到屋大维平定名将马克·安东尼和艳后克娄帕特拉统治下的埃及,前后十余年时间,被封神的恺撒、十三军团的普通一兵、傲气凌人却又有着卑鄙一面的罗马元老院中诸位贵族,他们身边的奴隶,直到罗马街头的黑社会、娼妓等等,种种人与人之间的勾心头角、争风吃醋、爱恨情仇、兄弟义气,全部融汇在这一幅壮丽恢弘、兼具惊险凄厉的画卷中。整部电视剧,不妨看做罗马版的《清明上河图》+《资治通鉴》。

然而,这十来年,只不过是罗马帝国两千多年历史的薄薄一页。难怪,吉本要发下宏愿著述《罗马帝国衰亡史》,难怪《罗马人的故事》在2014年红遍大江南北。艺术君手上有前者的英文版和后者的台湾版,如果各位艺友有时间,不妨找后者一看。台版译文相当好读。

剧中有两个凡人主角:恺撒麾下十三军团的沃瑞纳斯(Lucius Vorenus )和波罗(Titus Pullo)。最后一集中,两个人在埃及郊外驾车前行,说笑无间,后为保护波罗和埃及艳后的儿子(这当然应该是演义啦)与罗马士兵大打出手,突然感到这两个人简直像是古龙小说中的人物,虽然有时候也有误会,但最终还是能为彼此披肝沥胆、生死相托。那种男人与男人之间的兄弟情谊,能够表现得这么出色,也只有在《英雄本色》里面的狄龙和小马哥身上才能看到了。

全剧最后几分钟,波罗面觐屋大维,两人有一段对话。此二人之间的关系,加上这段情节设置,又非常类似《鹿鼎记》中的韦小宝和康熙。韦爵爷曾经陪着康熙摔跤,波罗也曾教授少年时期的屋大维如何搏斗。

结尾处,屋大维先问波罗:是否找到恺撒与克娄帕特拉之子,而那实际上是波罗的儿子,他当然会掩盖过去,称其已死;屋大维又问沃瑞纳斯的下落,后者一直忠于马克·安东尼(与其说他忠于安东尼,不如说是忠于一种政治和人格理想), 波罗为了兄弟,自然说下落不明。虽然屋大维对这两个回答不能完全满意,却能看到眼神中的某种狡黠,也不再追问。对于他来说,这两个回答已经足以满足他的政治需要,无法威胁他的政治地位,自然也就不必刨根问底了。波罗此时也有一种默契,和当时罗马的第一公民——权力最大的人、也可以说是当时世界上权力最大的人之间的一种默契。

不过《鹿鼎记》结尾处的韦爵爷就没有这么幸运,康熙一席话,让小宝出了不知道几身冷汗。当然,最后,屋大维和康熙还是对波罗和韦小宝网开一面了。

屋大维也算是罗马帝国两千多年中的一位明君了。在《罗马人的故事》中有记载:

公元前700年前后,第二代罗马王努马为门神兼战神雅努斯修建了修建了一座神殿,这位大神的雕像有两个脑袋,分别面向前后两个方向。神殿完工后,努马向人们展示了神殿的前后两个门。他说,这两个门要在战时打开,和平时期关闭。在努马统治罗马的43 年间,据说这扇大门始终都是关闭的。但在努马死后,这扇大门几乎都是开着的,很少关闭。公元前240 年,第一次布匿战争结束后有过短暂关闭,可没多久又被打开。在尤里乌斯• 恺撒死后的内乱中,屋大维于公元前31 年战胜安东尼和克娄帕特拉联军,终于第三次关上了这扇门。

在屋大维统治时期,罗马十分强盛。他的聪明才智、治理能力和政治手腕,在《罗马》剧中也有充分体现。

如果你对这段历史感兴趣的话,不妨有时间找来看看。艺术君赶紧去看《罗马人的故事》啦。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现代意大利

卢卡斯·霍尔斯特及其作坊,1596—1661,现代意大利,1632—1633,320 x 430厘米,湿壁画,地图长廊

Luc Holste and workshop, 1596–1661 Modern Italy, 1632-1633, 320 x 430 cm; Fresco, Gallery of Maps

在这里,“崭新的”意大利与“古老的”、古罗马时期的意大利并置。两幅地图都绘出“靴型”的意大利,不包括西西里岛,北部止于阿尔卑斯山,从萨伏伊 延伸到斯洛文尼亚的卡尔尼克山脉 ,并且跨越亚得里亚海,到达克罗地亚和阿尔巴尼亚。

一六三二到一六三三年之间,在汉堡人、地理学家卢卡斯·霍尔斯特的指导下,该地图完全重新绘制。从一六三六年起,霍尔斯特在梵蒂冈担任图书管理员。他在地图中没有描绘历史事件,范围限制在一六零零年前后的意大利。他的湿壁画表现出绘图质量的极高标准,同时具有丰富细节。文字徽饰上方,有意大利的化身,化作一个年轻女子,坐在王座之上,两边是波河与阿迪杰河 的河神,还有历史学家弗拉维奥·比翁多和拉法埃莱·马费伊·达沃尔泰拉 。

题字中赞颂了意大利,说明了地理数据,比如距离和省份,同时列出主要的历史事件。现代的意大利国家只是在十九世纪才形成,由十一个邦国统一起来,其中大部分都是独立的。所以,这里展示的意大利主要是地理概念,而不是政治上的国家。

译注:

  • 萨伏依[Savoy],法国东南阿尔卑斯山边界地区。
  • 卡尔尼克山脉[Carnic Alps],东阿尔卑斯山脉的山岭。在意大利和奥地利之间。山区风景秀丽,为旅游胜地。
  • 阿迪杰河[Adige River],意大利第二长河,发源于意、奥边境阿尔卑斯山的穆塔湖。
  • 弗拉维奥·比翁多[Flavio Biondo](1388—1463),意大利人文主义者、历史学家。从1433年开始,曾供职于罗马教廷,任教皇秘书。毕生研究罗马史以及西欧诸国兴起的历史,著有《罗马衰亡以来的千年史》,共31卷,始于公元410年西哥特人攻陷罗马城,止于1440年。
  • 拉法埃莱·马费伊·达沃尔泰拉[Raffaele Maffei da Volterra](1451—1522),意大利人文学家、学者、历史学家,生于比萨省沃尔泰拉,曾在教皇保罗二世的宫廷中研究哲学和神学。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译自《梵蒂冈绘画大全》,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无声的小夜曲,无字的诗

 

四处游荡的黑肤女子,

她会弹拨曼陀林,

躺在自己的水瓶旁边(里面有她喝的水),

疲倦让她陷入深深睡眠。

有只狮子恰巧经过,

嗅到她的气味却放她一马。

月光四射,诗意满盈。

这场景位于不毛沙漠之中,

吉普赛女人穿着东方的服饰。

在一封信中,画家亨利·卢梭(Henry Rousseau)这样描述自己的这幅画——《沉睡的吉普赛女人》。

亨利·卢梭(1844年5月21日-1910年9月2日),完全靠自学成才的后印象派、原始主义画家,本职工作是一个税务员,很早就热爱艺术,从未受过正规艺术教育,一直投入其中。直到49岁退休之后,卢梭才真正开始投入绘画事业,终于成为了一位全职的画家。

这幅《沉睡的吉普赛女人》是卢梭的代表作之一。

虽然从未离开法国,但卢梭一直善于想象异国风景,并将它们展现在自己的画笔之下、画布之上,并从中流露出难以名状的诗意,比如这幅画中:满月和星光之下,沙漠、大湖、群山,皆都寂静无声,在伴随前景中的吉普赛女子安眠。女子旁边的曼陀铃虽然没有人拨动,但它的琴弦与女子身上的七彩条纹和谐呼应,演奏出无声胜有声的小夜曲。在整体偏水平方向的构图中,前景右下角的瓶子,如同一张五线谱中的一个音符——“♪”,既是这首小夜曲的终结,又是起始,让人不愿醒来。

这幅画如同卢梭的其他作品一样,太多的文本分析都不能尽言其中妙处,很多诗人都以这幅画为题写下一首首诗篇。然而,最好的欣赏方式,还是回到作品的画面之中。

卢梭天真质朴的绘画风格,虽然起初不受大众的偏好,但评论家和艺术家却钟爱有加,特别是毕加索及其身边的艺术家们。当时,毕加索无意中见到卢梭在大街上卖的一幅画,立刻意识到他的天赋。1908年,毕加索以卢梭的名义,在自己的工作室主办了一场宴会——“卢梭之夜”。

在这样的天时地利人和之下,卢梭成为影响超现实主义的一个重要人物。说起来质朴主义、原始主义,舍他其谁。

我们现在的流行文化中也有他的影子。单以这幅画来说,就有众多恶搞、模仿之作。

比如这一幅,用蔬菜做成。

在以嘲讽流行文化和名人为能事的美国动画片《辛普森家族》中,第十季第19集中也有类似的镜头:

有位漫画家,还将那件七彩衣变成了超人的旧爱。

当然,最出名的,要数梦工厂的动画片《马达加斯加》,其中的丛林、草原、植物的色彩,从卢梭的作品中受益匪浅。你不妨再看看其中的这头狮子,是不是跟《沉睡的吉普赛女人》中的狮子有些类似?

1910年,卢梭去世之后,点彩画派画家保罗·西涅克、抽象画家罗伯特·德劳内、超现实主义雕塑家布朗库西(他有一件作品在“你来问艺术”第二期之中)都出席了他的葬礼,布朗库西也为卢梭雕刻了墓志铭,该墓志铭由毕加索的朋友、诗人阿波利纳尔为他撰写:

愿我们的行囊能自由通过天堂之门,

为您带上画笔、颜料和画布,

使您在天堂之光中,将宝贵的闲暇都用来追寻绘画之真谛。

如同曾经为我作画时一样,

那有星空、狮子、沉睡的吉普赛人。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译自《梵蒂冈绘画大全》,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米兰

伊尼亚齐·丹蒂及其作坊,1536—1586,米兰,1580—1581,320 x 430厘米,湿壁画,地图长廊

Ignazio Danti and workshop, 1536–1586 Milan, 1580–1581, 320 x 430 cm; Fresco, Gallery of Maps

米兰公国的地图中,描绘出伦巴第地区,波河 自西向东横穿此地。地图中,北部延伸到阿尔卑斯山山脚下的湖泊和瑞士边境,主要部分位于前景,点缀着一些小风景。一个涡形徽饰上有丰富的藤蔓式花纹,其中有文字说明,还标明了一些历史事件。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汉尼拔在提契诺河边战胜罗马人的战役,他在那里部署了象群,大象们背上驮着加固了防御工事的小塔。另外,还有公元七七四年查理曼大帝战胜伦巴第人的记录,伦巴第王国 因此并入法兰克帝国。还有一个稍晚的事件也进入了这幅地图:一五二七年,法国弗朗索瓦一世 的军队围困帕维亚 。前景中,还有加框的米兰城鸟瞰详视图。很容易就能看出,哪些是修建密集的中世纪老城,哪些是新加固的扩展区域,其中包括斯福尔扎城堡 ,这是米兰公爵的城堡;还能看到多所有巨大花园的修道院。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译自《梵蒂冈绘画大全》,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Scan QR Code via WeChat to follow Official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