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大方方地观看人体——如何面对艺术馆中的裸体

公众号做久了,艺术君受邀在今日头条、UC 自媒体和 Flipboard 上都开了新的平台,不过,有新的内容首发,目前还是主要在微信公众号上。

不过,今天玩了下头条号为各个大号定制的“新年特刊”,里面列出了开号以来阅读量最高的三篇文章。

来找找它们有什么共同点:

 

看出来了么?

这三篇阅读量最好,艺术君宁肯相信是因为今日头条官方推荐的结果,而不是因为题图中的女性裸体。

然而,对于女性裸体的窥视和排斥,在中国这一百多年来可以说比比皆是。从民国时期美术学校中的裸体模特风波,到老首都机场的傣族泼水节壁画,再到改革开放之后的人体绘画展,总有人或真或假地大发“伤风败俗”之叹,大概当时好些这么说的“卫道士”卧室里都偷偷挂着泳装女郎挂历吧。

除了所谓的传统道德束缚之外,艺术君想知道:这种带有偷窥性质的排斥,是不是存在国民自卑性的因素?想当初,唐朝时期,咱们不光广开国门,欢迎万国来朝,而且女性的穿着也是挺大胆的,所谓“温泉水滑洗凝脂”,恐怕满大街都是吧。从这个层面来说,老谋子的《黄金甲》和范爷电影里的“马上风光”不一定是虚构……

更何况我们还能让女性当了皇帝,而且人家干的还真不错。(No pun intended…)

进入十九、二十世纪,老大中国基本上算是萎了,在男权社会全球化的世界中,中国这个国家作为男人的形象头抬不起,腰站不直,所以也就没有充分的自信去面对另一个性别了,就像鲁迅先生笔下的:

阿Q本来也是正人,我们虽然不知道他曾蒙什么明师指授过,但他对于“男女之大防”却历来非常严;也很有排斥异端——如小尼姑及假洋鬼子之类——的正气。他的学说是:凡尼姑,一定与和尚私通;一个女人在外面走,一定想引诱野男人;一男一女在那里讲话,一定要有勾当了。为惩治他们起见,所以他往往怒目而视,或者大声说几句“诛心”话,或者在冷僻处,便从后面掷一块小石头。

 

他对于以为“一定想引诱野男人”的女人,时常留心看,然而伊并不对他笑。他对于和他讲话的女人,也时常留心听,然而伊又并不提起关于什么勾当的话来。哦,这也是女人可恶之一节:伊们全都要装“假正经”的。

不说现实生活,来谈谈艺术作品中的裸体吧。摘录下艺术君翻译的《如何逛艺术馆》中的一节,希望能给大家一些启发。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裸体之所以变成问题,是因为拉近的距离和共享的经验。

麦吉女士是艺术教师,有二十五年以上教学经验,现在失业了。当她带着自己的五年级班级来到本地艺术馆时,一个学生碰上了裸体艺术。孩子的父母向校董投诉,导致麦吉女士被解雇。

虽然这看上去是个偶然,麦吉女士的遭遇背后是更大的问题:如何应对艺术馆中的裸体艺术。艺术馆里有这么多裸体,如果我们硬要追究某个人的责任,要怪古希腊人。他们相信:用布匹掩盖身体,只是遮蔽了它天然的美。从那时起,人的身体就除去了衣服,以无上荣光展现在人们面前,成为西方艺术中最长久的母题。

当然,你可能非常明白“裸体”在艺术史中的中心地位。也许在良好品位的界限之内,你对此并无异议。但是到了艺术馆,是不是就觉得有点儿不一样了?

近距离接触裸体,欣赏它,或是跟朋友——更糟糕的是跟来访的亲属——尴尬地讨论它,是造成差异的原因。裸体之所以变成问题,是因为拉近的距离和共享的经验。不仅如此,在艺术中,裸体很少仅仅为了裸体而裸体。裸体要么比现实情况更庞大,表现出怪异的外形,或是展示奇特的、更有挑战意味的体态。这才是真正让人不适的情况。和你的祖父一起,观看古斯塔夫·库尔贝那栩栩如生的、真人大小的女性骨盆油画,于你而言,这大概算不上是有收获的艺术馆之旅。

想要避开艺术馆中不穿衣服的人体,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那么应该如何面对裸体呢?

有一家享誉盛名的艺术馆曾组织过一个展览,纵览男性裸体艺术作品。在一次特别的闭馆活动中,参观者们受邀以裸体游览艺术馆。目的是化解观者和艺术品之间的障碍,让大家更深入欣赏作品。当展厅里都是裸体参观者时,裸体很快也就见怪不怪了。

重点就在于此。为了不让不适感阻碍我们欣赏艺术,我们希望艺术馆中的裸体能够变得中立,或是仅仅提供美学层面的愉悦。但是,要想更睿智地欣赏艺术中的裸体,实际上,我们应该开放接受它引入的任何情感。观看裸体雕像,面对不同作品,会引发尴尬、冲动、幽默、愤怒,甚至是变态行为。不要试图逃避裸体触发的反应。相反,应该接受它,然后,也许应该享受它。艺术连着生活,会激发真实生活中的全部情感维度。在艺术馆里,感到不舒服常常是个好兆头,说明你已经到达了舒适地带的边界。此时,也是生命中令人兴奋的事情发生的时刻。

在艺术馆里,感到不舒服常常是个好兆头。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中文文字内容,除引用部分外,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