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种者 by 梵高

The Sower, Vincent Van Gogh, 1888, Oil on Canvas, Van Gogh Museum, Vincent Van Gogh Foundation, Amsterdam.

播种者,文森特·梵高,1888年,布面油画,梵高博物馆,文森特·梵高基金会,阿姆斯特丹

太阳沿着地平线滚动。在播种者黑色人形的后面,这一天似乎停止。厚重的黄色颜料看起来拖慢了时间前进的脚步。自然掉入了画中人的行动节奏。大地的沉重也停住了他的进步。

画中风景简单,拉出一个三角形,留出河流的空间。一根强健的树干切过画面,树枝弯曲尖锐,上面有一些花,延伸到画面之外。花太高,男人不会抬头去看。他可能甚至都没有看到这棵树,这棵仿佛直接从日本版画移植到他土地中央的树。画家可能喜欢什么,就参考什么;对播种者来说,不管是在他经过时朝他弯腰,还是把画面一分为二,他对这树都毫不关心。然而,如果他能注意到身旁的树皮跟他很像,他可能就不会那么孤独了。他与自己周围的世界隔离开来。远处的房子看起来很小,他不知道自己已经走了这么远。背上的袋子依旧很重,但他必须继续。

每一笔都翻腾着深厚的土地和谷物,落在潮湿的画布上。疲劳慢慢在赭色和黑色色块上留下它的印记。播种者就是自己在其中劳作的土地的一部分,他们由同样材料制成。土地磨砺着他的五官,在粘土色块构成的脸上留下刻痕。他的两颊内缩,后背低弯,把自己裹在一起,用帽子庇护。他永不会老,又或者只是忘记了他的年龄。整个轮廓被漫长的岁月打磨、塑造。他的手、还有弯曲的手指,只知道播种的姿势,已经是碗状,仿佛它自己就能完成整幅画——只要一个有力的手势,把土地全部抹掉,留下空空的画布。画家不会对此感到讶异,而且希望握住这逼近的手。播种者不会停止。

天空反射出未来庄稼的颜色。树的另一边,绿色的浓度不断增加,恰似某种承诺。太阳在等待这个坚持不懈的人完成一天的工作。梵高让他毫无选择:耶稣讲的故事不会说谎,他不会白白工作,谷物不会浪费。天空向画家的信仰鞠躬,画家反复阅读自己的圣经。无上荣耀的太阳在画作后面沉落。播种者低着头,没有发现:暮光已经在他周围画出一个光环。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译自《How to Understand a Painting》,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