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 by 温斯洛·荷马

Summer Night, Winslow Homer, 1890, Oil on Canvas, 74.9 x 101 cm, Musee d’Orsay, Paris.

夏夜,温斯洛·荷马,1890年,布面油画,74.9 x 101厘米,奥赛美术馆

暖风洋溢。远处,没露面的月亮用光点亮了海岸线,夜因此而变。这是令人沉醉的时刻。坐着的人们沉浸在幻想中,只能看到轮廓。他们是男人还是女人?凑近点看,好像全都是女人。女人做梦,转瞬即逝,画面捕捉了这一时刻。尽管她们的头发别得很整齐,都穿着高领外套,这些令人尊敬的女子似乎被某种奇怪的能量震撼和感动。她们陶醉于月亮,它控制潮涨潮落、四季更替,营造出现在这冷艳的光辉。

开始时只不过是一次晚间散步,夜这么亮,早早回家太可惜了。现在只剩她们。但是同伴们呢?画家创造出一个想象般的场景,不过没有女神或仙女,也没有幽灵与鬼魂。她们只是女人,穿着时下流行的款式,整齐优雅地出现。如果不是画中的此情此景,还有什么地方能让她们这样心旌摇动吗?当然,不用太久,有足够时间让她们跳几步舞,一个动作,接着另一个动作。这离奇之夜的热度,拂过她们的肌肤。

画家的手似乎在爱抚这幅画。白色颜料涂抹出闪光,消失在石头上。地面构成某种舞台效果,将画布边缘抹平。在沙滩和天空的灰色笔触之间,银色的光融在海的泡沫之中。

两个女人被安排与其他人分开,她们俩不想像平日一样,仅仅满足于用眼睛享受夜的迷离之美,这一次,她们完全臣服于夜的诱惑之魅。她们的梦汇在一起,可以在自己的脚尖上,跳着舞从画中离开。她们可以让自己忘乎所以,而其他人毫不知情,也许其他人已经看不到她们俩了。两个人转啊转啊,她们的衣服太轻,没法让她们慢下来。

画家与光影游戏,与轮廓和巨大的空白空间游戏。他掌控着它们,画中人物可以不留痕迹地旋转,练习自己的消失。颜色奶油般的密度,几乎可以让我们触碰到光线。灰和白的限制只允许沉默显现。她们听到的音乐,来自她们自己内心深处,是月光让她们听见。到了清晨,一切都将被遗忘。剩下的,只有最微弱的回响。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译自《How to Understand a Painting》,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