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使·小霍尔拜因

The Ambassadors, Hans Holbein the Younger, 1533, Oil on Oak, 209.5 x 207 cm,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大使,小霍尔拜因,1533年,木板油画,209.5 x 207厘米,国立美术馆,伦敦

我们从霍尔拜因为有钱有势的成年人画的肖像中,可以看到他绘画技巧的极致。

这幅画是作为纪念品为两位博学多才的年轻权贵绘制的。左边的让·德·丹特维尔是1533年驻英格兰的法国大使。霍尔拜因画这幅画像时他年仅29岁。右边站着的是乔治·德·塞尔夫,一位杰出的学着,年仅25岁,刚刚就任主教。画这幅画的时候他还不是外交官,此后不久成为法国驻西班牙管辖下的威尼斯的大使。

这幅画符合当时描绘学者的传统——有书籍、仪器、文具为伴。两个法国人中间有一张桌子,分上下两层。

上面一层放的仪器代表对天空的研究,下面一层表示在地球上的探索。上层左边放着一个天球仪(天体图),它四周的框架可以计算天文距离。天球仪旁边是一个精巧的黄铜日晷。旁边是象限仪——航海用的仪器,用它测定某几颗星星的位置,可以计算出航行中的船的位置。右面是一个多面体的日晷仪,以及另外一个天文学仪器,它可以和象限仪仪器测量天体的位置。

这幅画的左上角,在几乎注意不到的地方,有一个银色的基督受难形象,提醒人们:即使科学高度发达,也不该忘记救赎人类的目标。

桌子下面一层,左边放着一本书,据考证:那是一本当时供商人学习的算术书。后面是一个地球仪,象征地理学方面的知识,书中间夹着一把直尺,也许代表绘制地图的技巧。诗琴是那时候宫廷里的主要乐器,放着这里意在表现对音乐的爱好。有一根琴弦断了,象征突然降临的死亡。诗琴下面、圆规旁边放着一本路德教派的赞美诗。放在旁边的长笛,是各个阶层人们都喜欢的乐器。

霍尔拜因在这幅表现一对年轻人的精美画作的前景处斜贯了一个提醒人们人终有一死的东西。从某一个角度看,我们会发现它实际上是经过巧妙变形、用所谓“投影法”画上去的人的头盖骨。

  1. 《温迪嬷嬷讲述绘画的故事》 p16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