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君去哪儿了·书法·梵蒂冈

 

这一周基本上没有什么实质性更新,有些艺友在后台问是为啥。实际上,从周二开始,艺术君再次变身“中国好女婿”,一直在陪自己的岳父岳母大人到处玩耍,北京宋庄、石家庄、天津五大道,跑了好几个地方。嗯,还结识了宋庄的一位书法家,也是泰岳的宗亲——张守泽。

这位老先生虽已年届耳顺,但精神抖擞,豪气干云,有“张大侠”之称。各种书体,都不在话下。一生虽经历坎坷,命运多次变故,唯有对书法的热爱终生未改,在天命之年,毅然离开家乡天府之国,前来帝都做一个大龄北漂,这种魄力令艺术君钦佩不已。而且他还结合过去的历练和自己的美学观点融会贯通,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着实开创了一方新天地。

来给大家看几张张守泽先生的作品截图。

张守泽先生也开通了新浪博客,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阅读原文】前往关注。

书法当然是东方艺术,而梵蒂冈系列博物馆中有一间特别的民族学博物馆,其中收藏了超过两万件亚洲的文物,占该馆文物总数三分之一,亚洲文化收藏在梵蒂冈博物馆中的重要,可见一斑。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梵蒂冈的这所民族学博物馆。

梵蒂冈拥有大量欧洲以外的收藏,很多还是与基督教无关的艺术品,很多游客对此感到十分惊讶。从一九二六、一九二七年开始,该收藏就放在宗座民族学博物馆中,该博物馆由教皇庇护十一世建立,其本意是永久保留他在一九二五年发起的“传教展”。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初,很多欧洲国家建立了世俗殖民地博物馆,民族学博物馆可以视为此类博物馆的对应产物。虽然主要兴趣在异域文化上,对于外部世界,博物馆还是采取了独特的西方基督教视角。今天,民族学博物馆必须面对不断增加的全球化挑战。

博物馆中有非洲、亚洲和南美洲藏品,它们体现出当地文化在殖民开始前后的成熟、完善。早在十七世纪晚期,在万民福音传播部支持下,各位教皇发起了第一波大规模传教活动,有些藏品就是在这个阶段进入梵蒂冈收藏。其中包括枢机主教斯蒂法诺·博尔吉亚的收藏,他曾任万民福音传播部总长。不过,大部分藏品还是来自十九和二十世纪。

民族学博物馆最初安排在拉特兰宫之中。一九七三年,它成为最后一座从拉特兰宫迁到梵蒂冈的博物馆。重新布展期间,博物馆将第二次梵蒂冈大公会议决议考虑在内,该决议针对第三世界的传教工作,号召更加尊重当地文化。因此,与基督教无关的展品也得以展出。现在,博物馆存有超过六万一千件藏品,其中一万件来自非洲,一万件来自美洲,来自亚洲的有两万件,六千件来自大洋洲,此外还有一万五千件是史前文物。藏品中只有一小部分是永久展品。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部分文字译自《梵蒂冈博物馆全品珍藏画册》,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