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牧人

“牧人”,大约是《圣经》 和基督教里最常用的比喻了,“牧师”一词的英文:priest,在拉丁文中就是“牧羊人”。“牧人”在《圣经》中也源出多处。最具典型性的,就是《约翰福音》中耶稣的一段话:

“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我就是羊的门。凡在我以先来的、都是贼、是强盗;羊却不听他们。我就是门;凡从我进来的、必然得救、并且出入得草吃。盗贼来、无非要偷窃、杀害、毁坏;我来了、是要叫羊〔或作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若是雇工、不是牧人、羊也不是他自己的、他看见狼来、就撇下羊逃走;狼抓住羊、赶散了羊群。雇工逃走、因他是雇工、并不顾念羊。我是好牧人;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正如父认识我、我也认识父一样,并且我为羊舍命。我另外有羊、不是这圈里的;我必须领他们来、他们也要听我的声音;并且要合成一群、归一个牧人了。我父爱我、因我将命舍去、好再取回来。没有人夺我的命去、是我自己舍的。我有权柄舍了、也有权柄取回来;这是我从我父所受的命令。”

从纯文学角度来说,《圣经》绝对是一本伟大的文学作品。上面这段话就是例证:耶稣的论述丰富细致,比喻精到,包含哲理,又力如泰山压顶,无法反驳。

不过《圣经》中充斥大量的家谱段落,读起来就比较无聊了。重点应该读的,木心先生有推荐:《旧约》——“创出利民申”,即《创世纪》、《出埃及记》、《利未记》、《民数记》、《申命记》;《新约》就是“四福音”。

今天来看看在梵蒂冈庇护—基督教博物馆中的一件作品:好牧人,由早期基督教佚名艺术家完成。

早期基督教艺术家,公元3世纪晚期,好牧人,公元3世纪晚期,高:100厘米,大理石,庇护—基督教博物馆

Early Christian artist, late 3rd century The Good Shepherd, late 3rd century Height: 100 cm; Marble, Pio Christian Museum

十八世纪,这件雕塑得到高度修复,它刻画了一位肩上背着绵羊的年轻牧羊人。一七五七年,它放在当时的圣物博物馆入口处展示,当庇护—基督教博物馆建立后,该作品移至拉特兰宫。年轻人身着典型的牧羊人服饰,包括一件古罗马战袍式短裙,在臀部用带子系着;他的膝部和右肩裸露。一个羊皮袋斜跨在右肩上,带子很长,悬在他的身体左侧。牧羊人头发很长,浓密、弯曲,随意散落在肩头,尾部是螺旋形的卷。他的脸表情柔和、栩栩如生,与程式化的大片头发形成鲜明对比,似乎要开口说些什么。短裙的皱褶似乎自然形成,进一步强化了雕像的写实手法。这件雕塑杰作的出处、最初目的和地点都不清楚。证据表明:雕塑家使用了更古老的牧羊人雕塑作为自己的模型。在基督教文本中,这种雕塑可以解释为:基督装扮成“好牧人”(《圣经·约翰福音》10:11)。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译自《梵蒂冈博物馆全品珍藏画册》,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