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平 by 格拉汉姆·萨瑟兰

The Scales, Graham Sutherland, 1959, Oil on Canvas, 127 x 101.5 cm, Musee de Picardie, Amiens

天平,格拉汉姆·萨瑟兰,1959年,布面油画,127 x 101.5厘米,皮卡迪博物馆,亚眠,法国

这是一架结实的量器,来自日用商店或是百货商店,坐落在一条宽阔的红色石头底座上。这件日常用品,由几下粗犷的笔触绘制而成。这幅画借用了传统的静物画理念,正如它们一样,划出平日生活的一个切面,转换为一个有典范性的图像。

天平有一个托盘已经变形,歪向一边。这是因为它称量的东西过重?还是因为时间太长、过度使用而导致变形?经常性的重击,所有东西都曾经扔到上面,日复一日如此,会弯曲世上最坚硬的金属。一切可能从一声小小的刮擦开始,金属自己开始不断摩擦。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就算看到了也没放在心上,就像人身体上不被留意的小小病痛。但是使用的时候已经开始有些小麻烦,人们总是要这样称称、那样量量才能弄好,总得费力找到正确的平衡,费力获得完全的准确性;没人知道这个天平是怎么了,出了什么问题。最后,这架机器永远倒向一边。

天平周围的世界反映了它的问题。歪着的托盘把它那边的画面陷入一片混乱。诡异的形状出现在背景中,争夺着位置。如果天平能够执行自己的职能,墙上这场战争的胜负成败也许能得到不带偏颇的评价。可现在,完全不相干的、彼此矛盾的形状此起彼伏,以及毫无意义的碎片、彼此冲突的一堆线和轨迹,一切就像荒诞而无目的的一个游戏,它的规则我们一无所知。另一个托盘的状态十分自如,没有焦虑的重担。背后的颜色平静如水。

在画布中间,收缩变形的影子仿佛正义之手。它高过这架量器,提醒我们天平的尊严和神秘角色。这暗示了某种难以想象的存在,它五指分开,如同木乃伊的手指一般僵硬。这永恒的判决手势就那么犹疑不决地冻结在那里,迷失在阴影之海,迷失于祝福和威胁之间。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译自《How to Understand a Painting》,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