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内(或神秘) by 爱德华·维亚尔

Interior (or Mystery), Edouard Vuillard, 1896-1897, Oil on Board, 35.8 x 38.1 cm, Private Collection.

室内(或神秘),爱德华·维亚尔,1896-1897年,木板油画,35.8 x 38.1厘米,私人收藏

夜,已经降临在这空荡荡的房间;还没有人想到去点燃油灯,更不用说几乎消失在尘埃内的水晶灯了。仿佛气氛的沉重吞没了一切。画面有尘土的气味,压抑人的想法。棕色和赭石色的阴影仿佛要滑入黑暗,地板难以辨别。在这不详的沉默中,脚步声的回响显得声音很大。

被黑暗笼罩的赏画者变得很小心:这拥挤的空间中,有彼此挤压、模糊不清的形状,面对着它们,我们不敢轻易冒险进入,我们知道:即使是最轻微的碰撞也可能引起危险,比如一次笨手笨脚或是判断失误的移动、最轻微的摇晃、某件装饰品无心无害的翻倒,这些声音都会引起某些不断回响的罪过。噪音比物品的破坏还要糟糕。在这样一个狭窄、诱发幽闭恐惧症的世界里,想要体验外部世界的暴烈,轻而易举。

一束阳光射入,力所能及地照亮一些地方,散播着不合时宜的光。挨着窗户的灯自己什么都没有照亮,现在去开始发光,比它以前所做的事情更为珍贵。人们因此注意到窗帘上的精细花纹,已经很久没人注意它们了。一扇门突然打开,让人得见其容。

一圈光晕在天花板的边缘处迷失,停留在横木上,此时之前,这段横木与其他没有区别。现在,一切仿佛活跃起来:某个直角线条似乎有了某种意义。光和影组成某种古怪而又游走的形状,如同一个标志,一个大写的T,又像绞刑架,或是十字架,虽不完整,却很明显。这幽灵般的出现时并没有事先警告,也许不过是心中出现的某种忧心忡忡的游戏。但那暮光仍然侵入房间,讲述它自己对过去的看法,在这熟悉的布置中介绍自己的记忆片段。那浸润着历史的墙,开始讲述它们自己的故事。画家眯着眼,向慢慢来临的黑暗投降。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译自《How to Understand a Painting》,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