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想 by 雷尼·马格利特

The Meditation, Rene Magritte, 1936, Oil on Canvas, 50 x 65 cm, Private Collection

冥想,雷尼·马格利特,1936年,布面油画,50×65厘米,私人收藏

蜡烛们厌倦了等待。按照这个速度,一旦再有一次冥想,到时候它们就剩不下什么了。为了这些没有目的和用途的想法,多少蜡烛和蜡烛芯已经燃尽耗光?所有那些迷失的夜晚,被失眠拉长的夜晚,都在浪费好蜡烛。那些阴郁的回想,对一根诚恳的蜡烛芯来说,在很多时候都不是好伴侣。如果去照亮令人愉悦的阅读,或是家庭聚餐,或是用于驱散黑暗给人们心里带来的恐惧,这样多少还算有意义。

这幅画已经受够了忏悔,受够了烟雾缭绕、恍惚不清的火苗。这些蜡烛再也不想与迈向永恒荣耀的伟人画像、形销骨瘦的圣人同处一室。蜡烛们知道自己永远不可能走那么远,这一点它们心知肚明。那还为什么要等待不可避免的终结——融化成软塌塌的、像泥巴一样的东西,落在手指上,落在空荡荡的枝形吊灯上。它们知道:自己很可能再次白白燃尽。

蜡烛们开始逃跑了。它们不想毫无意义地白白烧光,宁肯马上淹死。那将是不错的、完全相反的命运结局。然而,这是一个美丽、清宁的夜,它们的能量开始恢复。它们能感觉到:自己在以特别的方式蜿蜒而行。它们甚至开始考虑第一次尝试以水平方式前进。之前对高度的不断追求总是令它们疲惫不堪,因为总要保持警觉状态。放弃自己生命象征意义的不可承受之重,放弃以前一直小心翼翼从事的工作,这该有多么美好。也许它们已经开始谈论自己了。它们已经耳闻目睹那么多私语、眼泪,指责、抱怨、悲叹、呻吟,举目四望,这都来自站在那里、无力而又不满的人们。烛芯在身体里燃烧,令人悲哀,最后却能放松下来,柔软的融化几乎令它们解脱,得到感官上的享受。

但是这些蜡烛刚刚到达找到自己身体的阶段。他们拖着身躯走过海滩,在沙上滑行,如蛇般前进。它们不是鱼,更不是美人鱼,倒是有点像鳗鱼。火光向着海水的方向,真是大胆而又愚蠢。它们无法逃脱神圣的诅咒。它们认为自己很狡猾,但是已经被人预测到了它们的逃亡,甚至早已被写下。人人都知道它们的故事,尽管它们刚刚开始,尽力扭动希望让人相信它们可以做到。这些逃跑的蜡烛没有释放多少诱惑,自己想到的诡计在驱使和鼓励着它们。它们享受着逃亡的每一分钟,现在正在再次经历罪与诱惑的致命时刻。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译自《How to Understand a Painting》,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