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母与圣婴、施洗者约翰 by 波提切利

Madonna and Child with St. John the Baptist, Botticelli, c. 1470, Distemper on wood, 43 x 69 cm, Louvre, Paris.

圣母与圣婴、施洗者约翰,波提切利,约1470年,木板蛋彩画,43×69厘米,卢浮宫,巴黎

圣母把基督圣子紧紧抱住,站在开满花朵的篱笆前。就站在旁边看着我们的,是小时候的圣约翰。一束温柔的、珍珠母一般的光,从圣母玛利亚的面纱中向外发射。

这幅画适于沉思。圣婴和目前交换目光,整个花园因此看起来像是封闭的空间,充满了亲密和静默。但是小圣约翰把头转向赏画者,打破了这种完美的和谐。他引入了某种紧张气氛,让画面的和谐中有些噪音。当然,真相是约翰不可能在那里:圣经告诉我们,施洗者约翰最多比他的堂弟约翰早生三个月。这个成长过快的大孩子望着我们,以确保我们在关注他。他的预言天分已经将他投射到未来。来到这个温柔的场景中,他是为了宣布未来钉上十字架的事情。他拿着芦苇做的十字架,讲出故事,他无法看到的结尾的故事。这幅画完全展示了他的话:一个母亲,她的孩子,即将到来的分离,还有死亡。

流动的布料让两个人物合为一体,并把他们置于一个古老的时刻,比时间本身还要古老。这不属于任何特定的历史文化时期,画家要展示的,是某个精神空间的完美,是充满美和理想化真实感觉的聚合体。但为了做到这一点,与他同时期的其他画家一样,波提切利认为:圣经的故事就应该发生在佛罗伦萨宫廷这样优雅的地方。我们能看到:在玛利亚华美的座椅上,有雕刻精美的金色扶手;点缀着经典花纹的石柱上,有一本价值不菲的祈祷书,书的包边由白色亚麻保护,防止其他人直接用手接触,这标志着对圣物的尊敬。

在骆驼皮衣服的外面,圣约翰穿着一件红色外衣。骆驼是一种节制、严肃的动物,像他一样,都穿过沙漠,就像他苦行僧式的生活。部分覆盖在他身上的红色看起来像要点燃,仿佛在抽血一般。上帝麾下这个高尚的愚人充满了爱意;圣约翰把自己的生命暴露在外。圣母和圣婴也是如此。圣母与圣婴的接触都隔着衣服,就像一个人拿着圣经一样,手是包起来的。圣婴靠在母亲身上,把前额抵在透明的面纱上,面纱在他们之间,把圣婴和圣母柔软的面颊隔开。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近,也就是薄薄一层纱,但是足以分开他们,这是几乎完全看不到的障碍,把世界分开,两人因此处于完全不同的空间。圣婴把手放在母亲的颈弯里,这超越了面纱象征性的边界,而且他的手势十分自然。这样一种爱抚母亲皮肤的方式,圣婴提醒我们:他是玛利亚的亲生孩子。

圣婴身上的布料十分轻盈,几乎不能称之为真正的衣服。这样的图景,主要是要公告这样一个事实:这是上帝之子化身而成的肉体,它必须标明自己是不可触碰的。圣约翰作为告诉我们故事的人,作为让故事显现在我们面前的人,无法知道所有的神圣秘密。任何传统古典艺术中的裸体,如果出现在这幅画中,就会剥夺其在可见和不可见的根本双重性。面纱既起隐蔽作用,又邀请我们去思考,思考“隐藏起来的”和“揭示出来的”这二者间永恒的对话。圣婴身上穿着精美的透明薄纱,就像一个古代的哲学家的穿衣风格,哲学家的宽袍(toga)已经磨损、破旧不堪,越来越薄而透明。

玛利亚头发中的气息几乎可以感觉到。她的面纱,就像任何饰品一样,表现出她发型的优雅,经过精致的修剪和装饰。但面纱如此之轻,几乎像不存在一样,没有任何实体的感觉。它更像是天堂仁慈的特定证明,就像一条发光的小路,或是一片飘着接近圣母的云,在圣母没有注意的时候,柔柔地落在她身上。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译自《How to Understand a Painting》,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