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by 亨利·方丹-拉图尔

The Reading(La Lecture in French), Henri Fantin-Latour, 1877, Oil on Canvas, Musee des Beaux-Arts de Lyon, Lyon

阅读,亨利·方丹-拉图尔,1877年,布面油画,里昂市立美术馆,里昂

一名黑头发的年轻女子,靠在桌子边上,仿佛沉浸在自己手中的书里。她用很随意的方式捧着书,似乎她知道自己在读什么样的内容。她的姿势并不是说完全不关心,更像是不留痕迹的withdraw:她侧着的头说明,书中的文本她都已经读过,现在只是在考虑这些文字是否重要。完全看不到发现新书时的惊奇和兴奋,在她身上,连一丝几乎无法察觉的兴奋和颤动都看不到。无论如何,就算看不到书的内容,人们也能知道:那本摊开的书,由于反复阅读,已经陈旧不堪,但也许从未有人读完。也许,这本书之所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因为太多人经手,因为它来自某个家庭图书馆。它不是特别旧,只是一小本书,很快变旧了而已。

看起来,另一个年轻女子在聆听:黑发女子在大声朗读。也许大家都在评点,或者一起讨论。又或者她只是在等待一章结束,她坚定的侧影说明她在想着别的什么,占据了她心扉的某些东西。硬背的椅子不利于做白日梦。整个下午越拖越长,无聊若隐若现。不过,她衣服纤维上的暗红色反射并没有没入黑暗中,她略有些蓬乱的金发软化了衣服的古板、朴素。背后的一抹鲜红,是出人意料的能量和行动的注解,打破了下午昏昏沉沉的气氛。

这里没有手势和行动。画中的空间有限,方丹-拉图尔把装潢构建为一种僵局:一面坚固的墙、一扇关上的门,桌上一块土耳其桌毯裹住了所有声响,有些玫瑰正在渐渐死去。但是女子们的书刚刚读了一半。词句透过这些书页累积,启发思考,没有警告,就在一段结尾成型,甚至就在字里行间。所有这些,需要的就是一个短语,一个短句就可能唤醒、团结、或是打破这神秘、专横、而又无法噤止的声音。某种完整的生活可能就此而改变。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译自《How to Understand a Painting》,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