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尤斯塔斯的幻象 by 皮萨内罗

The Vision of Saint Eustace, Pisanello, Mid-fifteenth century, Tempera on wood, 54 x 66 cm,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圣尤斯塔斯的幻象,皮萨内罗,15世纪中期,木板蛋彩画,54 x 66厘米,国立美术馆,伦敦

他胯下的马刚刚停下。尤斯塔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森林的中心地带,仿佛身边的一切都向自己挤压过来。突然,包围着他的黑暗被光点亮,他听到一个声音,一些正在说出的话语。说话的人就在那里,那上了十字架的人,在牡鹿的两角之间。马上的尤斯塔斯两眼直视,目瞪口呆。

阴影如此黑暗,他不确定自己看到是的是什么。犹疑不决之时,他右手抬起致敬。此前,他一直在马上兴高采烈地飞驰,身边一群狗追逐着各种动物,现在,他发现自己迷失在树丛中,面对着这个奇异无比的场面:他在捕猎的牡鹿现在向自己走来。历史改变了方向和意义,他的生活马上也要完全转变。没有其他的路可行,当他再次出发时,他必须披荆斩棘,开创新路,一条没有人预言的路。从现在开始,尤斯塔斯所做的一切都是崭新的。

然而围绕着他的,一切如常。每片叶子还在树枝上,直到最后一个末梢。鸟儿们像平常一样飞翔,其他牡鹿也在背景中喝水,躲在石头后面。皮萨内罗重现了场景中所有的细节,一丝不苟,就像肖像画家般准确。他没有遗留任何东西:尤斯塔斯在他自己熟悉的世界中,这是他知道和了解的世界。马匹奢华的套具是他选的,身边是他自己的狗,他在自己熟知的森林中骑行。现在,这整个世界完全翻了个个儿,这怎么可能?过去,这森林为最坚定的猎人提供着无比丰富的捕猎来源。不管他往哪个方向看,都是物产丰富。这片繁茂的森林从未让他失望。他总是能以疲劳而又满足的状态结束一天。在他面前,一条猎狗追着一只野兔,仿佛一切未变。但是,其他的狗嗅到了新的气味,发现自己完全没有方向。

艺术家没有认为猎人会感到害怕。他更有可能被一种深深的尊敬征服:走向他的这只动物,对他表示出最诚挚的敬意,没有猎人能否认这一点。尽管这一切非比寻常,但这幻觉中似乎有着某些几乎不可避免的东西:在这他经常出没的地方,基督出现在他面前。

皮萨内罗没有用力过猛,他不以某种特定的规则来讲述这个奇迹的故事。他不想创造令人目眩的效果,而是采用自然而然的感觉:画作中没有什么宗教逻辑,各种形象互相并列在一起,没有为比例或是求真实性而作特殊处理,只要所有空间都填上就好。猎人的转变也是以十分简单的笔法描绘的,而且完全真实,就是一个方向的简单转换。他的故事,看起来仅仅是从左边走到右边,就像写下的文字,现在被牡鹿的出现所打断:十字架停止了历史的前进。故事的讲述停下了。

惊讶的骑手和牡鹿之间的大地已经裂开。那罅隙明确表明:两种不同类型的真相在彼此面对,尤斯塔斯的游荡已经属于过去了。如果他跨过这条分界线,过去的生活将被遮蔽,如同盖上了一件沉重、而且过度装饰的外衣。这些猎狗也不再会跟随他。

光让自己出现在所有活的生物上。过去,即使是白天,却很难看见什么东西;现在夜晚已经降临,尤斯塔斯头一回能清晰看见其他东西。

在这拥挤的场景中,画家以几何般的精确性描绘了十字架,仿佛他突然决定在森林中间构筑道路或是堤坝。对尤斯塔斯来说,尽管他已经对野外骑行非常习惯,但十字架似乎让面对十字路口时的选择变得异常简单。

更多艺术堂奥,前往 ArtsHowTo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译自《How to Understand a Painting》,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