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故事·沟通的悲剧本质

 

收集了一些大家对于《聂隐娘》的观感,隐名去姓,在此先作揖谢过各位。 (多说一句,这个片名真是长江以南各地人民发音的噩梦啊,特别是湖南湖北四川广西等地……)

刺客聂隐娘 应该是我看过最美的古装 不华丽不造作 但细节考究 空灵生动 色调在冷暖之间自如切换 剧情娓娓道来 皆用古语 意会多于言传 隐忍决绝中要表现的却是悲悯 将近两小时的片子 却在 光影流转中转瞬即逝 画面的自然与真实感比起后期精美的制作 她能带给你震撼与久违的温暖

真是好,看着看着就睡着了,醒了接着看,还是好(艺术君 ps:这也是徐子东说侯孝贤电影的话,比如《海上花》

聂 非常写实 场景道具人物礼仪非常考究 故事自然 不煽情不刻意 如果说 贾樟柯 是现实的枪 每一幕直刺我们内心 候则是道士 世俗人情 命运起伏 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顺情顺势 云淡风轻

抱着看武侠风景片的愉快心情去看了《聂隐娘》,看完发现,它更像一部唐朝人文地理纪录片。带着唐传奇的叙事风格,寥寥数笔,人物性格跃然纸上。对话简洁,眼神流转,镜头慢切,满屏风景,真如回到了唐朝。好故事不需要长篇累牍、华丽铺陈,像足了刺客,一剑封喉。聂隐娘的选择,虽然外表冷酷,但行事却满满都是爱,如果以此为标准,我们现代人的工作和生活有多少是基于爱?我们是否浪费太多时间在无爱的事情上,甚至没有半点感情投入。虽然中途离场的人很多,但我喜欢这部片子,慢得让人回到内心。

觉得是要静下心来看才有感觉呢。有一天工作日突发奇想打开电脑看了,但却看不进去。 画面真的唯美,学艺术的真想把帧帧都截屏下来!

公主弹琴那段戏镜头与全片不同,好像是满屏。据导演说还专门拿了盘葡萄在旁边平衡琴在画面中的长度。呵呵,深刻的感言我也没有,但这片看完是享受,剧情台词情节,全是“留白”。其实不用强调这是中国古文化艺术的特点,我觉得这更是一种历史观和人生哲学。全片我安静看完,不用剧透不用科普,完全能理解情节。

聂隐娘,恬静,锋芒

我去看《聂》的那场,退场率太高,最后只剩下我和同学二人。真是哭笑不得。侯导一如既往地叙事缓慢,弱化冲突。镜头构图完美,冷静克制。每一帧都是一幅画。

喜欢。中国人应是这样优雅大气,细腻。贵族气质,勇敢。聪明敏锐而又内敛,现在的中国人不是这样了,侯导告诉我们曾经的样子,没有猥琐之人,立场不同而已。唯一有点恶的是雨季安。

下面这句是最为特别的:

聂隐娘绝对是最佳 感觉风都是带着故事的

当然也有人表示不满:

不是很喜欢。道具粗糙。技法老套,很多日本古装剧大河剧都用过,舒淇不美不诡,张震不王,倪大红搅局,人物性格表达不准。影片格局太小,想拍的如歌如泣但没跳脱出小男女的私情乱性。基本上就是,怨妇会武术谁都挡不住。很可惜把一个好题材做低了。妄言妄言

可以说看了没看懂吗?一个镜头恨不得拍摄15分钟的赶脚!

艺术君看过的最好的影评,来自绿妖,点击【阅读原文】,可以跳转到豆瓣去看。

不过艺术君想节选自己跟另外一位朋友的邮件,说说我自己对于电影及其本质的看法:

想看明白这部电影,先要弄明白一个理念——语言很多时候是苍白无力的。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人和世界之间的交流,人的本源,乃至世界的本源,是单靠语言无法表达清楚的。

沟通这件事,目的是要表达自己的意思。但由于沟通本身有诸多环节:你想说什么->你说的是什么->别人理解成什么,何况有时候“你想说的是不是真得是你想要说的”,这都是疑问。因此,想把一个理念、一件事情说清楚、明白,本身就是很难的。再说,人与人的面对面交流,有93%来自非语言层面,包括语气、语调、面部表情、身体语言等等,单纯的语言和文字,不足以达成沟通的目的。只有全部感官都调动起来,才使得有效沟通成为可能。

上面这段话中,隐藏着沟通的悲剧本质:沟通是为了交换信息,但是这个方式本身却存在诸多造成误解的可能,100%的沟通是不可能实现的。这种悲剧本质,源于人心口不能一的本性,除非像三体人一样,都是心与心的直接交流,没有谎言(你瞧,是谎“言”,要用口的)。然而,正是由于人心口不能一,才诞生了众多文学和艺术形式,包括电影,甚至有时候,误解本身,就是一种新的信息。比如话痨老头伍迪·艾伦的《好莱坞式结局》,就是艺术和误解的最有趣诠释。没看过的同学,推荐去看看,有趣极了。

说回电影,声音诉诸听觉,画面诉诸视觉,都对电影的沟通方式有所帮助。目前看来,电影是最能让人身临其境的一种媒介,(从这个角度而言,3D 电影我觉得是某种误区,陷入了西方的单一视角误区,不足以承担大任,反而在某种意义上构成干扰。所谓的4D、5D 电影,更像是一种闹剧了。)而《聂隐娘》在这方面绝对是翘楚。

然而这当然还不足够,除了听觉视觉,人还有味觉嗅觉,甚至还有触觉、感觉,这些还是电影无法提供的。

那么,虚拟现实(VR)假如将来能提供所有这些感受,直接诉诸人的感觉器官,甚至是直接刺激人的神经,那就 OK 了么?

我不觉得。

电影和电视,在麦克卢汉看来是“热媒体”,人的主动参与度并不高,一旦某一天能实现某种媒介直接刺激人的神经,很多人现在已经放弃看思考的权力,真到那一天,他们会放弃感受的权力。

P.S.:我最近一直在看 Graphic Novel,这是麦克卢汉眼中的“冷媒体”,或者叫“冷媒介”,人会参与进去,去思考,去体验,而作为绘本艺术家,可以充分发挥自己,在绘本中融合虚幻和现实,让读者参与进来,共同完成一个故事。

说到绘本,特别是最近读库刚刚出版的一本《吉米·科瑞根》,这是《滚石杂志》评选出来的,非超级英雄类Graphic Novel 的第二名,很值得琢磨,推荐给大家。

说到误解,有位名叫“误解”的艺友,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遗忘中存在”中写下了自己的观感《侯孝贤的《聂隐娘》–青鸾舞镜》,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去看看。

看来“误解”真是无处不在啊~~

至于电影的本质,艺术君虽然很愿意跟大家探讨这样的问题,但不是科班出身,胡言乱语几句,博君一哂,祝大家周末愉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除引用文字外,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