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体中那销魂一吻

 

某晚,艺术君在理发,这间(正规)发廊有对外的窗子,坐在座位上,正好可以看见窗外。

被理发的时候,是最百无聊赖的时间段,不过,也是最适合思考人生的时间段。总监们的推子剪子在我们的头上招呼,还来不及告别,你就已经跟满头青丝说拜拜了。这样的道别,有的是为了改换心情,有的是为了改换门庭,有的,纯粹是为了改善温度,比如我。(当时是这么想,可现在回头看看,这次理发,也算是以特别的方式挥别一段人生、一个城市、一条街道、一套房子,房子里每天伴我午睡的沙发,傍晚时分美妙的夕阳,还有雨夜厨房窗子玻璃上模糊的霓虹、红红蓝蓝温柔而又慵懒的光。哦对了,还有风雨大作时,从阳台下望,楼下的槐树树冠随风起伏,在枝干和大风的拔河中,翠绿的树叶来回舞动,仿佛乱石滩里的浪头,回旋,颠簸,看似弱小,但却顽强。)

正是胡乱走神的时候,从这二楼的窗内,望见楼下路边有一对男女。这天没有下雨,那红红蓝蓝的霓虹映在二人身上。不知道是因为天气太热,还是怎么,那男人一把揽住女人的腰,俯身强吻下去,女人一只手推着男人的肩,也就半推半就了。彼情彼景,让人蓦然想到那张著名的二战胜利照片:凯旋的美国水兵揽吻一袭白衣的妙龄护士。

再艺术化一些,正好就是克里姆特那张著名的《吻》了。

然而,这对情侣的第一印象绝不会让人有这样的联想:那男人赤裸上身,有些发福,浅色裤子挽着裤脚,因为实在是太热了;女人的体型大概有照片中两个护士那么大。如果说他们真的是夫妇,更像是每天凌晨3点来钟就已经起床为早餐生意做准备的夫妇,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为他们的儿子打拼一个美好的未来。哦对了,当他们拥吻的时候,他们的儿子就站在旁边。

看到这一幕,艺术君十分惊讶,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 了幻觉?可当他们不断变化姿势,表达亲密感情,艺术君怀疑的就不只是自己了,而是这个世界是否真实?

他们当然有表达感情、享受幸福的权利,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是如此。从理性角度,我们对此无可否认。然而,他们体现出来的反差,的的确确在挑战我们在感性层面对世界、对人性的认知。

强烈的虚幻感,把那窗户变成了一个试验箱的观察窗,试验箱内就是黑客帝国里面的“母体”,这对夫妇就是母体在做的某个试验,真实的他们,只不过是两个人体电池,他们的感受和行为,是我们观察到的试验表象。

可谁知道呢?也许我心中对他们的刻板印象才是母体灌输的内置数据?如果他们向上看,透过观察窗看到我,又会是什么感觉?

如果我们真的都是母体的电池呢?如果我们的所思所想所感,都是母体让我们这么思这么想这么感呢?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怎样才算幸福?如何定义自由?如何定义自我?如何定义世间一切的意义?

“人类永恒的话题,那就是对知识的渴求、对美好生活的追寻、对正义的求索、对意义的追问”。这是美国哲学教育家罗伯特·所罗门在《大问题:简明哲学导论》一书中文版序中点明的。

哲学家康德认为,有些问题终究是无法回答的,因为我们人类根本没有认识这些领域的工具,我们的语言不具备表述、思考某些问题的能力。不过,艺术可以作为触角,帮助我们延伸自己的感性,触碰到这样的领域,而类似的窥探和触碰无法用理性的、逻辑的语言完全表述清楚,也许这就是艺术的意义。

哦,对了,所罗门在那句话后面还有一句话,而且是更重要的话:

这些问题在不同文化中可以有不同的进路,人们得出的答案也各不相同,但对于共同生活在这个新世纪的我们来说,对这些差异以及那些我们共有的东西进行理解是不可或缺的。

艺术君理完发,走上天桥,那对夫妇还在那儿,大声说笑,根本无视沉闷、潮湿的天气,只是小朋友四处张望着,好像要窥探出世界的奥秘。

【声明:这不是卖书的硬广,只是艺术君自己的胡思乱想。这十来天忙得后脚跟打到后脑勺,再过一两天,继续“爱欲三部曲”系列。】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上文字内容,除引用部分外,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如果你想购买艺术君夫人攻略君的诚意之作《技术人创业攻略》,请前往各大网店搜索书名:技术人创业攻略。点击这里听听艺术君告诉你这本书讲的是什么

如果你想购买艺术君翻译的《创世:梵蒂冈博物馆全品珍藏》,请点击“阅读原文”去艺术君的网店。

如果你想向艺术君提问有关艺术、翻译、或者高效工作相关工具的有关问题,请长按艺术君的“分答”二维码

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分答”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Read more

Leave a Reply